-

白荼收下喜糖袋子,就是笑著又道,“太子妃請吧,皇上已經在等著您了。”

花耀庭聽著這話,就是蹙起了眉。

皇上這個時候傳召小清遙,隻怕是跟前幾日的事情有關。

對視上外祖擔心的麵容,範清遙就是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皇上傳召,自是耽誤不得,等一會我出宮,好在時辰還早,定是能吃到哥哥的喜酒。”

這話,根本就是在說她很快就會平安出宮的。

花耀庭聽著這話,就知道小清遙心裡有了章程,便也不再多話。

賓客們看著那跟著白荼走出院子的範清遙,原本還飄忽的心就是落定了。

還走什麼走?

往哪走!

花家的喜事是辦的有些冷清,可眼下就是天塌下來他們也絕不會離開花家半步。

誰家成親能夠得皇上派人來恭賀了,這是要多大的顏麵啊!

再是想著剛剛白總管對花耀庭的態度,院子裡寥寥無幾的賓客們就覺得慶幸。

皇上既是派人來,就是認了這親事。

他們平日裡想要拍皇上的馬屁都難,冇想到今日就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

虧得他們還顧忌著往日的交情登門了,不然今兒個又去哪裡拍皇上的馬屁?

範清遙正跟著白荼往外走,就是看見和碩郡王府的馬車到了。

此和碩郡王到了,和碩郡王妃到了,就連一直冇露過麵的小世子也給抱來了。

小世子倒還記得範清遙,一看見範清遙就是咿咿呀呀地伸著手。

範清遙摸了摸他的小臉,纔是看向義父義母道,“就是擔心小世子的身邊離不開人,纔是冇有讓人給義母送去請帖,怎麼如今反倒是勞煩義父義母抱著小世子一併來了?”

和碩郡王妃往前院裡望了一眼,心裡就是有了數。

隻怕這孩子是覺得花家的賓客少,不想牽連著她跟著一併丟了人。

“你是我和碩郡王府的乾女兒,你哥哥成親我和郡王怎好缺席?”

和碩郡王剛剛出宮回來,也知道皇上傳召範清遙,便道,“你放心進宮就是,這裡有我跟你義母坐鎮。”

範清遙感激一笑,纔是坐上了馬車。

主城的訊息一向傳得快,範清遙這邊剛坐著馬車上了主街,城內的人就都知道皇上派人前去花家賀喜,以及和碩郡王前往坐鎮的訊息。

這下子,那些原本根本冇有心思去花家的大臣們就是坐不住了。

皇上認可的事情,誰敢反駁?

皇上都是派人去了花家,若他們再不去豈不是擺明瞭說他們跟皇上唱反調。

等哪日皇上心情不順拿今日之事開刀,他們就真的可以死在家裡麵不用出門了。

幾乎是同一時刻,官家府邸紛紛打開府門,在家的大臣親自上陣,大臣還在宮裡麵的府邸則是由大夫人代替坐上了馬車。

隨著一輛輛的馬車朝著西郊府邸疾馳而去,纔剛還門可羅雀的花家,直接就是變成了門庭若市。

範清遙坐在馬車裡,看著那從麵前呼嘯而過的馬車,心裡自然是明白一切的。

伸手挑起車簾,她看向跟在旁邊的白荼道,“今日的事情有勞白總管了。”

就算白荼真的是奉了皇上的命前來尋他,也大可不用如此高調。

可白荼偏偏就是做了,而且從現在看來,效果也是非常顯著的。

白荼就是謙虛一笑,“太子妃言重了,您以後是皇家的兒媳婦,便也是奴才的半個主子,奴纔給主子做事豈不是天經地義?”

白荼就是白荼,連說話都是如此的滴水不漏。

明知道她知道他是百裡鳳鳴的人,還故意如此說,分明就是在表忠心。

白荼的心是跟著太子的,既是知道太子跟太子妃私底下琴瑟和鳴,自是偏袒的。

如他們這樣侍奉君上的奴才,等君上臨終,他們想要還有機會養老,就得擦亮眼睛找對下家,不然隻怕一個不小心就隻剩下一口棺材了。

眼看著就要抵達皇宮,白荼壓低聲音語速極快地又道了一聲,“皇上對行宮太子殿下的動向突然關心備至,太子妃一會麵聖切記當心。”

範清遙隱晦地看了白荼一眼,纔是落下了手中的簾子。

其實在她聽聞皇上傳召她進宮的時候,便知道皇上終於坐不住了。

果然,那個自私的男人為了長生不老可以不顧一切。

如今皇上對百裡鳳鳴忽然關心,自是說明某些人在皇上心裡的存在感又降低了。

隻是想要讓皇上徹底鬆口讓百裡鳳鳴回城,還需添把柴纔是。

隨著馬車抵達宮門口,範清遙壓下心思下了馬車,隨著白荼一路朝著禦書房走去,不想剛進了院子,迎麵就是撞見了百裡榮澤。

百裡榮澤一看見範清遙,明顯也是驚訝了一下。

不過很快,他便是恢複了以往溫潤翩翩的樣子,主動跟範清遙說話,“聽聞今日是花家大少爺成親的好日子,冇想太子妃卻這個時候進宮。”

範清遙看著麵前衣冠楚楚的百裡榮澤,厭惡的感覺隻增不減。

這男人永遠都可以在心裡恨你不死,麵上卻又對你笑如春風。

就好像現在明明是在故意套著她的話,卻還非要裝出一副對她關心備至的樣子。

可他無論偽裝的多好,都改變不了他是個渣滓的本質!

“得皇上傳召,自是要速速進宮的。”

既然你打探,我就親口告訴你。

至於你心裡數不舒服,就不關我的事了。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怎能舒服得起來?

母妃用了多久的軟磨硬泡,纔是讓父皇消氣準許他回到了兵馬司,可這纔多久的功夫,父皇就又是開始對他冷漠了。

剛剛他特意去覲見,結果連門都是冇進去。

結果,父皇竟是在等著範清遙!

“太子妃就算是進宮也隻是奉命給軫夷國太子看病,聽聞軫夷國太子已有好轉跡象,父皇一向仁慈寬宏,定是因為軫夷國太子的事情,要嘉獎太子妃的。”

這話,仍舊是滿滿的試探之意。

範清遙淡淡一笑,“我既是承蒙了皇上的信任,自是要用心為軫夷國太子殿下診治的,可三殿下怕是忘記了,我還是皇上欽賜的太子妃。”

百裡榮澤看著範清遙,長眉微蹙。

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父皇又將目光落在了太子身上?

可是太子一直住在行宮,父皇好端端的想起太子又是要做什麼。

範清遙到底跟百裡榮澤有過一世的糾纏,如今隻要看著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裡有多焦灼和糾結。

而她要的就是讓他坐立難安,百感焦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