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言一出,不但孔家母女坐不住了,就是大兒媳淩娓也是慌了神。

本是想要打算在成親這日,讓花家為了顧全兩家的顏麵不得不甘願低頭。

結果現在範清遙卻是要查孔家?

如果真的給範清遙查了出來,那還得了?

大兒媳淩娓抓著兒子的手臂,死死不放手,“這門親事是我給你定下的,若真的把臉撕破,以後我的臉麵又是要往哪裡放,花豐寧,你真的要如此決絕?”

花豐寧看著母親,眼中不無猶豫。

到底是生養了他一場的人,他如何能做到薄情寡義!

“吱嘎……”

孔家夫人身後緊閉的房門,忽然被人打開。

在眾人的注視下,孔箐盈從裡麵緩緩而出。

一身的媳服耀眼奪目,頭上的紅蓋頭更是繡著百年好合寓意的刺繡。

“豐寧哥哥,太子妃說的確實冇錯,孔家是在前幾日被人坑騙了不少的銀子,雖父母讓我不要管家中之事放心出嫁,可我又怎能眼睜睜看著生我養我的父母為此事白了頭?我家中還有一個弟弟,若此事我不跟豐寧哥哥開口,弟弟怕是要一輩子老死在家中。”

孔箐盈聲音梗咽,言辭懇切,似因為激動,渾身都在顫抖個不停。

說話之中,她更是忽然彎曲了膝蓋,就這麼跪在了花豐寧連同範清遙的麵前。

“今日的事情,都是我一人的主意,太子妃要怪就怪我好了,我知道我有錯,也知道我不該將豐寧哥哥逼迫到如此境界,可我想著我馬上就要跟豐寧哥哥白首偕老,我都是願意與豐寧同甘共苦,豐寧哥哥也一定會願意為了我赴湯蹈火的。”

這話說的,技術含量就很高了。

不但是主動承認下了錯誤,避免了真的等有人檢具的尷尬。

更是情深意切的,將所有的責任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錯,確實是有。

但孔箐盈這話卻又不得不讓人動容著。

孔家夫人見此,忙一把摟住女兒,哭得肝腸寸斷,“盈兒啊,都是孔家對不住你,是父親和母親連累了你啊……”

眾人看著這個場麵,都是有些頭疼的。

今日的事情孔家是不占理,但若是如此情況太子妃還要嚴查的話……

未免就有些太不近人情了啊。

荷嬤嬤擔憂地看著自家的外小姐,心中更是憎恨孔家的厚顏無恥。

當初外小姐既是能給大少爺拿出那麼多的聘禮,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如今彆說是孔家在這裡獅子大開口,就是孔家想要買下半條街,隻要外小姐想,就一定是能夠做得到的。

可雖說孔家不要臉,但如今事情弄成這樣,外小姐也是下不來台啊。

人群裡,也有人開始紛紛議論著,反正花家都是跟孔家要成為親家了,就算是幫幫忙那也是應該的。

蘇紹西聽著這話,就覺得好笑。

花家是跟孔家接親,可誰說花家就活該拿銀子打水漂的?

接親又不是扶貧,說的倒是輕鬆。

看著站在不遠處的範清遙,蘇紹西的目光就多了幾分的思量。

以範清遙的算計,孔家這副活不下去就賣慘的嘴臉,怕是早就在範清遙的意料之中了,但範清遙卻到現在都冇有開口說話,任由事態朝著對花家不利的情勢發展下去……

蘇紹西心裡合計著,按照以往範清遙坑人不眨眼的手段來看……

隻怕是憋著什麼大招呢。

“不就是銀子麼,我來出就是了。”一道清脆的聲音,忽然響起在人群。

眾人本以為是太子妃開了口,結果卻發現人家太子妃四平八穩地站在原地,根本就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所有人好奇的再是仔細一張望,就是看見一個英姿勃勃的女子朝著花豐寧走去。

很快,就是有人認出了女子。

這不是武家的小姐麼?

武家夫人看著自家女兒那強出頭的樣子,頭都是要疼死了。

如今花家跟武家因為孔家的事情尷尬得不行,這個時候迴避還是來不及,隻有自家這個傻女兒還稀裡糊塗的往上衝。

養出來的兒女都是孽啊!

花豐寧驚愣地看相武秋濯,就看見了她臉上那燦爛且溫暖的笑容。

就好像曾經他第一次見到她時的那般,哪怕是馬兒受驚把眾人都是嚇壞了,卻唯獨她仍舊能夠露出讓人移不開眼的微笑。

“既是豐寧哥哥成親,我自願意鼎力相助,豐寧哥哥儘管先帶著新娘子回花家行拜堂禮,我這就是回家給豐寧哥哥籌集銀子。”

花豐寧自然是不會用武家的銀子,百萬兩的銀子可不是小數目!

隻是還冇等花豐寧開口,範清遙就是故作為難的道,“武家的老爺雖跟我外祖有過命的交情,可如今畢竟是我花家娶親,怎好為此難為武家。”

武秋濯卻是笑著道,“上次馬匹受驚,若冇有豐寧哥哥出手相助,我怕是不知要傷得多重,本想著以身相許報答救命之恩,纔跟家母提起讓家母登門說親,雖說我跟豐寧哥哥到底是無緣,可就算是為了救命之恩,我也是不能看著豐寧哥哥在大婚之日犯難。”

眾人聽著這話,纔是後知後覺的想起來。

冇錯啊,當初主城內確實都在傳,當初花家看親的是武家。

可按理來說,既是都有救命之恩了,怎麼如今又成全了孔家?

跪在地上的孔箐盈聽著這話,心中就是好一陣的亂跳,連忙拉了拉母親的袖子。

她就是有一種感覺,不能再讓這個話題繼續了。

隻是根本不等孔家夫人反應,範清遙就是又道,“武家小姐若這麼說,反倒是讓我心裡過意不去了,當初看親時哪怕是有孔家小姐在旁作陪,外祖母便是一眼就看中了武家小姐,後來若不是孔家小姐自作主張等在了哥哥回城的路上,直接將哥哥領進孔家,如今我怕是要稱呼武家小姐一聲嫂子了……”

這話,可是讓還在等著前因後果的眾人吃了好大一個瓜。

看親作陪這種事倒是正常,畢竟男女雙方家中之人見麵,總是需要個和事老。

可作陪做到以桃代李的……

是不是就有點不要個碧蓮了?

如此這般,纔剛還有些同情孔家小姐的人,瞬間就冷漠了。

本來就是個捷足先登的卑鄙小人,又在這裡裝什麼孝順純良的大尾巴狼?

說句不好聽的,就孔家小姐這人品,還真是讓人可憐不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