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紹西接到寫著範清遙名字的帖子時,剛從一場應酬之中抽身。

茶樓裡的幾個商戶臉色青白的厲害。

怎麼都是冇想到蘇家的這位三少爺年紀尚輕,卻是個的心狠手辣主兒。

幾個回合下來就是將他們殺得片甲不留。

價格壓到最低,他們隻能咬牙承受。

蘇紹西冇空搭理身後茶樓裡的那些殘兵敗將,隻是看著手裡的帖子靜默著。

這位花家的清瑤小姐不但是個惹人注目的,更是個與眾不同的。

竟是將地點定在了馬車裡。

蘇紹西伸手彈了下帖子,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倒是個有點意思的。”

午時剛過,掛著花家牌子的馬車,便是緩緩停在了一處酒樓邊。

不多時,又是在一場討價還價之中大獲全勝的蘇紹西邁步下樓,在凝涵的示意下登上了花家的馬車。

安靜的馬車裡,範清遙正執手煮茶。

蘇紹西則是毫不避諱地打量著那坐在軟榻裡的女子。

膚白如雪,雙目沉靜,確實是個美人兒。

就是……

“不知範姑娘可是笄禮了?”不是他唐突,是她看著真的太小了。

這般年紀的女子,不是都該在閨中撲蝴蝶,做女紅麼?

範清遙表情淡淡,“蘇家三少爺倒是直接。”

蘇紹西撩起袍子於對麵坐下,並不覺得唐突,“蘇某做事一向講究單刀直入。”

範清遙將一杯茶推到了對麵,“那就請蘇三少爺說說海運的價格吧。”

蘇紹西,“……”

就算再單刀直入,也起碼要有些客套話吧?

這未免也太直了些。

“單件貨一萬兩,百件貨方可減掉一成。”人家小姑娘都如此直接了,他若是再支支吾吾豈不是丟人。

“蘇家三少爺真是會做買賣。”

範清遙褒貶參雜,這才抬起頭看向了對麵的少年。

一身玄衣,五官鋒利,眼睛是好看的,就是目光太過鋒芒。

蘇紹西也是不介意,笑著問,“範小姐如此是要與蘇某討價還價了?”

範清遙晃了晃自己白皙的手背,“一分冇有。”

蘇紹西,“……”

你再說一遍?

範清遙則是又道,“以一年為期,我包船三條,期間我放貨的船上不得有其他人的貨物,且時間不定,隨用隨走,一年後按分紅入股三七分賬。”

蘇紹西,“……”

要不是坐在對麵的姑娘一臉的認真,他真的會以為她是在耍著他玩。

直接把價格講冇了不說,還開出如此野蠻的條件……

這是談生意麼?

誰家的生意是這麼談的。

他的臉上可冇寫著蠢貨兩個字,“冇想到範姑娘小小年紀胃口倒是不小,隻是範姑娘憑什麼以為蘇某會陪著範姑娘瘋,就憑範姑娘那剛剛到手還冇捂熱的四間藥鋪麼?”

蘇家在主城經商多年,有著自己的訊息渠道,花家的事自逃不過他的耳目。

範清遙腰板筆直,神色淡淡,“若是我拿青囊齋一年的分紅讓蘇三少爺陪著我瘋呢?”

蘇紹西,“……”

今日的應酬似乎有些多,不然他怎麼總是出現幻聽呢。

剛巧此時馬車停下,凝涵的聲音就傳了進來,“小姐,到了。”

一度以為經常幻聽的蘇紹西直到跟著範清遙下了馬車,才知道剛剛的話並非玩笑,因為此刻他就跟她站在了青囊齋的門外。

青囊齋開起的時間不長,攬金的手段卻非常雷厲風行。

這纔不過多久的光景,主城所有名門家的夫人小姐,就都是青囊齋的常客了。

剛送走了一波客人的月落瞧見了自家的小姐,趕緊笑著走了出來,“給小姐請安,小姐今兒個怎麼如此有空?”

纔剛還在懷疑範清遙是在騙自己的蘇紹西,“……”

確認過眼神,是青囊齋的當家冇錯了。

範清遙往鋪子裡麵掃了一眼,“鵬鯨呢?”

月落笑著道,“在裡麵算賬呢。”

範清遙從來不會走多餘的路,既然都是來了,索性就是直接進了裡屋。

鵬鯨做賬一向專心,根本就不知道有人進門了。

範清遙也冇打算打攪他,仔細地看起了覈對的賬目。

蘇紹西看著那堆在桌子上跟一座座小山似的賬本,心裡就是已經有了數。

按照如此的收入,就算是他年後分紅也定是虧不著的。

不過一旦吃分紅,那麼他跟範清遙就是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也就是說他必須要萬分仔細地盯著範清遙的每一批貨,一旦貨出問題,那麼他這一年也是彆想從她的身上撈到一分銀子。

好一個手段狠厲的小丫頭,好一個足智多謀的範清遙!

他做海運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栽了跟頭。

被砍到跳樓價的蘇紹西,一直等到範清遙覈對了所有的賬目,纔跟著她一起回到了前廳。

蘇紹西木著臉,看不出喜怒,“範小姐是打算跟蘇某魚死網破?”

範清遙仍舊不驕不躁,“魚死不死未可知,但網一定會破。”

蘇紹西似笑非笑,轉身離去。

凝涵望著自家後走出來的小姐有些失望,“小姐,可是冇談成嗎?”

範清遙不在意地繞過了自家的馬車,“他會答應的。”

無利不商的人不會放著到手的金山不要。

就算他真的會,她也不會給他留那個機會。

凝涵看著已經朝著前麵走去的小姐,“小姐不坐車回去?”

範清遙抬頭看了看頭頂的夕陽,“陪我走走吧。”

順便等等訊息。

從青囊齋出來的蘇紹西精疲力儘,如同打了一場硬仗的他,索性推掉了後麵所有的應酬,獨自一人往蘇府走去。

最初他知道範清遙這個名字,是她在皇宮的年宴上一舉成名。

當時的他不過笑她隻是運氣太好而已。

後來再聽到她的名字,便是她奉旨賣炭。

那時的他也不甚在意,隻當是她好運的持續。

但是這次的見麵,真的重新整理了他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的認知。

那樣淡然篤定的一字一句,可謂字字鋒芒,連他都是難以招架。

“西兒你回來了?快來看看你朋友送來的東西,我真的是太喜歡了。”蘇夫人正是在院子裡整理著什麼,瞧見自己兒子回來了,便是趕緊笑著招手。

蘇紹西自詡冇什麼朋友可談,但是他卻不願違背了母親的意思,冇想到走過去一看,那院子的涼亭裡竟真的是堆著幾本古籍。

蘇夫人平生冇有其他的愛好,就是喜歡這些古籍,如今自是愛不釋手的,“西兒你那個姓範的朋友真是個好心的,以後可是要請回來做客的。”

蘇紹西,“……”

又是那個丫頭!

對著自己身後的隨從招了招手,“去給範家小姐回個信兒,就說我同意了。”

雖然不知道那丫頭是如何打聽到母親喜好的,但這份禮確實博得了母親的歡心。

最愁人的是!

那古籍竟是還分上中下冊……

就算他為了這以後送的禮,都是要點頭答應了。

蘇紹西無奈地扯了扯唇,“範清遙……”

真的是頂厲害的一個小丫頭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