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間本來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尤其是在皇宮裡麵。

很快,愉貴妃痛罵皇後的話,就是傳到了鳳儀宮。

百合輕輕捏著甄昔皇後的肩膀,報不平著,“到底是主子,怎能這般的苦無遮攔。”

喝著茶的甄昔皇後反倒是淡然,“本宮倒是喜歡聽著她罵個冇完,隻有她越是罵才說明她越是生氣。”

“皇後孃娘乃是後宮之主,怎能容旁人如此踐踏汙衊!”百合仍舊氣不過,後宮裡的耳朵多了,若是長此以往,皇後孃娘豈不是要在後宮失了威嚴?

甄昔皇後笑著道,“威嚴這種東西,是做出來的,不是被人念出來的,就好像當初的李太醫,隻有疼在了他的身上他才知道害怕,如今還不是乖乖的給本宮做事。”

所以月愉宮那邊願意罵就罵好了,反正她也不會缺點什麼。

剛巧此時,白荼帶著人走了進來,“奴纔給皇後孃娘請安。”

甄昔皇後放下手中的茶杯,示意白荼起來說話,“白總管這個時辰來,可是皇上那邊有什麼吩咐?”

白荼忙恭恭敬敬地恭喜著,“皇上聽聞明日便是花家大少爺的大喜之日,特意準許皇後孃娘出宮前往花家為座上賓。”

如此天大的榮幸,可是把百合給驚喜壞了。

雖說皇後孃娘鳳體高貴,本應不該為了這些小事出宮的。

但花家可是太子妃的孃家,皇上準許了皇後孃娘前往,不但是給了花家榮耀,更是給了皇後孃娘臉麵。

說白了,這根本就是皇上主動幫皇後孃娘維繫婆媳關係。

就是以前先皇太後還是皇後的時候,先皇也是冇給過這樣的臉麵啊。

甄昔皇後麵上做出一副開心的樣子,更是吩咐百合給白荼打賞。

可是等白荼走後,甄昔皇後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個無影無蹤。

說是給她臉麵,實則還不是皇上想要借她的嘴巴去幫忙詢問小清遙,最近可是跟太子有書信往來,然後好繼續控製和監視著的太子的一舉一動。

不過這些年的經曆,早就是讓皇後孃娘淡然了。

麵對渣男若不能抬手掄巴掌,就隻能讓自己變得心平氣和。

反正對外是皇上給花家和她壯臉麵的事兒,既是如此甄昔皇後當然是要去的。

而且還要風風光光,體體麵麵的去。

花家聽聞皇後孃娘明日要來府邸的訊息,可是都虎軀一震。

雖說花家眾人都知道,自家的小清遙跟皇後孃娘關係不錯。

可到底是一國之母,總不好怠慢麼纔是。

尤其是花家的幾個兒媳,大半夜的就開始翻箱倒櫃,研究著穿什麼得體。

範清遙也是被這個訊息給嚇了一跳,不過轉念一想就什麼都明白了。

聽聞暮煙說,此番百裡鳳鳴前往淮上之前,特意從抵達行宮的隊伍裡麵,篩出了不少人先行回到了主城。

對外說,皇上愛恤民命,他身為太子自要以身作則,為了顧忌那些年邁體弱的老兵,才特許他們先行回城。

實則,百裡鳳鳴真的就不知道此番派去行宮的隊伍裡,有皇上的人嗎?

隻怕不但是知道的,更是心知肚明的連姓甚名誰都一清二楚。

如今百裡鳳鳴帶著皇上的眼線前往淮上,直接封鎖了所有的訊息。

皇上既是打探不出他的訊息,自就是要開始謀劃旁門左道了。

隻是範清遙以為,百裡鳳鳴篩選出皇上的人一併帶去淮上,並不是看著那麼簡單。

畢竟,那個黑心餡兒的男人的心思,就是連她都無法全部揣測到的。

範清遙想的冇錯,百裡鳳鳴確實是特意帶著皇上的人前往淮上的。

三皇子在淮上吃了敗仗,但是之前他卻能夠行動自如,皇上真的就不懷疑嗎?

隻怕是冇有證據,才先行壓下了懷疑纔是。

所以這次,百裡鳳鳴就是故意做給皇上看,他想要給皇上看的一切。

其實就在花家跟武家定親的當日,百裡鳳鳴就已經帶人抵達了淮上。

隻不過,皇上的人之所以冇能及時告知皇上訊息,是因為跟著百裡鳳鳴一起吃了牢飯。

父皇的心思,百裡鳳鳴自然是清楚的。

因淮上藏著礦山,所以父皇就算是恨透了占山為匪的花家人,也是不敢正麵派兵剿匪,但若花家人真的表現的太和平太強勢都會踩到父皇心裡的那個底線。

既然左右都是為難,就隻能軟硬兼施。

為了顯示出花家假扮的悍匪凶悍,連百裡鳳鳴都跟這種人一起住山牢餓肚子。

總之,該遭的罪一點都冇落下。

麵對如此假戲真做的太子殿下,花家男兒都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冇想到太子殿下看著柔柔弱弱的,竟是這般的能吃苦。

而很快,讓花家男兒更加驚訝的事情就出現了。

在百裡鳳鳴帶著眾人被關押山牢三日後,少煊悄悄找到了花家男兒,並交出了一份名單,這上麵都是兵馬司的人,但效力的卻並非是皇上而是三皇子。

花家男兒瞬間就明白了太子的意思,這是想要借他們的手斷三皇子爪牙啊。

一邊帶著皇上的人做戲,一邊還不忘想辦法剔除三皇子的眼線,真的是……

不服都不行!

百裡鳳鳴心裡很清楚,三皇兄既是身在兵馬司,自是要發展自己的人,此番父皇派人前往行宮,以三皇兄的謀算,怎會放過如此打探他訊息的好機會。

眼看著大半夜三皇子的眼線,全被花家男兒從山牢裡揪了出去,百裡鳳鳴靠坐在石壁旁斂目微笑。

既是投靠了三皇兄,便就要做好為三皇兄身先士卒的打算。

去吧,勇敢的證明你們對三皇兄究竟有多忠心吧。

花家男兒都是當兵出身,對於審訊這種事情可是拿手的很。

幾乎是不到一個晚上,就是將該審的和不該審的,一併都是給審了個清楚。

而讓花家男兒冇想到的是,這些暗著幫三皇子出謀劃策的人,不單單隻是給三皇子傳訊息那麼簡單,更是還隨身帶著毒藥,本打算在皇上派人接走紀鴻遼後,便神不知鬼不覺的給太子下毒。

如此,就算是太子中毒身亡,也可以讓人誤解成,是因為皇上的不管不顧而怒火攻心撒手人寰。

花家男兒當晚就是將新鮮出爐的訊息,同時將這些人的死訊告知給了隨行的人。

百裡鳳鳴淡然而笑,並不意外更不驚訝。

可其他人卻淡定不了的。

他們隻是奉了皇上的命,來接太子回宮的啊。

不是來組團上黃泉的好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