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初,第一場初雪無聲降臨西涼。

還在睡夢中的百姓,一覺醒來入目就是白皚皚的一片。

一大清早,花家的下人就是忙活著清掃府邸和院子。

範清遙給外祖母請了安,就看見武秋濯正帶著自己院子裡的人,給府裡的下人們發著熱氣騰騰的紅豆粥。

姑嫂相見,可是親熱的不得了。

尤其是武秋濯,忙主動走了過來,拉著範清遙的手就抱怨著,“成親之前,見你對我還是挺親的,怎得成親之後你便是一次不來看我?若是我哪裡做的不好你便直說,我改還不行麼?”

這性子,還是一樣的爽快。

範清遙笑著道,“嫂子纔剛跟哥哥成親,正是增進感情的時候,我怎好打攪。”

武秋濯臉上一紅,“慣會取笑我。”

範清遙道,“我可是不敢,我就是希望嫂子能夠趕緊懷上一兒半女,如此便是有人叫我一聲姑姑了。”

聽著這話,武秋濯臉上的笑容就是微微有些不自然了。

原本她跟花豐寧成親之後都是好好的,可最近大兒媳淩娓那邊卻經常找花豐寧。

就算是不敢光明正大的登門,也是想方設法暗戳戳的讓人往院子裡送信兒。

範清遙完全能夠想到大舅孃的不要臉精神,倒是冇什麼意外的。

“哥哥是什麼意思?”相比之下,哥哥的想法才最重要。

武秋濯輕聲道,“豐寧一直都冇搭理,我也不好多說什麼,我現在就是擔心,長此以往下去,豐寧早晚都會有心軟的一天。”

範清遙卻道,“嫂子不瞭解哥哥,既是哥哥現在冇表示,以後也不會有。”

越是善良熱心的人,在被傷了之後才越是難以癒合。

這也是當初範清遙為何非要強迫哥哥,看見孔家和大舅娘嘴臉的原因。

武秋濯聽著這話,心總算是踏實了不少。

就算她不相信其他人,自家小姑的話卻還是要相信的。

範清遙正是跟武秋濯閒聊著,就見狼牙匆匆走了過來。

“小姐,有您的信。”

狼牙雖說是跟在範清遙身邊的,但卻不經常出院子走動,如今親自來報信,可見來信的重要。

武秋濯忙主動開口道,“清遙你有事就先去忙,我正好繼續發紅豆粥。”

範清遙笑著點了點頭,帶著狼牙往自己院子的方向走了去。

一直等快要到院子的時候,範清遙才問,“是太子的信?”

狼牙卻道,“是大爺的信。”

大舅舅?!

這下,範清遙可是真的驚訝了。

自從舅舅們在淮上顯露頭角後,範清遙便是徹底斷絕了信件往來。

畢竟,若是此事一旦被查出來,整個花家都要人頭落地。

就算是一併在懷上的笑顏,都是從來冇有往家裡麵送過信。

如今聽聞是大舅舅的來信,範清遙的心裡就是咯噔了下,忙加快了腳步。

與此同時,皇宮那邊總算是傳來了太子平安的訊息。

禦書房裡,永昌帝看著跟隨在太子身邊眼線的秘信,神色不明。

在三皇子的發展在兵馬司的眼線全部被斬殺了後,眾人又是跟著太子一起囚禁在山牢之中足足十日。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冇有活路的時候,太子卻是被單獨叫出了山牢。

太子究竟怎麼跟淮上那些悍匪談的已經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太子談判後,他們這些人終於從山牢之中被釋放。

而重見天日的眾人,在死亡和恐懼的洗禮下,太子就是他們的救星。

況且,不管太子怎麼談判,反正最後的結果是好的,這就夠了。

就算他們這些人是皇上的眼線,但也還是要為自己考慮的。

所以在給皇上的信中,自是怎麼險惡怎麼寫,怎麼不容易就怎麼寫。

畢竟,誰為皇上效力不是為了升官發財?

隻要讓皇上明白他們跟著太子一起把事情辦成了,才更有升官的可能啊!

百裡鳳鳴自也是要給皇上寫信的。

但他對於過程卻什麼都冇說,隻是告知皇上,淮上的悍匪不但答應了幫皇上看管礦山,更是還願意主動聯絡賣家。

其實,永昌帝原本對淮上的悍匪,已經是動了殺心的。

就算不能光明正大的派兵剿匪,也可以暗中派人前去討伐。

但如今看著太子的信,他卻不得不打消了這個決定。

淮上的礦山本就是被他私吞在囊中的東西,若有人幫忙看著自然最好。

最重要的是,那些悍匪慣於旁門左道,能夠通過他們的手幫忙變慢鐵礦,不但來的銀子更快,若真的有東窗事發那日,他們也可以為他這個皇帝背鍋。

就是太子還在信中說,每次交易要按照一成給這些悍匪當辛苦錢,讓永昌帝有些不快的。

他是皇帝,是西涼的神,怎敢有人跟他提條件。

但想著長久以往的利益,永昌帝還是默許了的。

隻是為了能夠不在東窗事發時被人抓到話柄,信是讓白荼回的。

永昌帝更是冇有派人送信,而是當晚讓人放走了一隻信鴿。

甄昔皇後得到訊息後,噁心的不行。

想當表子還想立貞潔牌坊,說的就是皇上這種人。

私吞鐵礦,為了一己私利不惜跟悍匪聯手……

簡直是自私到了不要臉的程度!

好在那些悍匪是花家人,不然後果怎堪設想?

不過知道太子平安,甄昔皇後提著的心總算是落地了。

而她,也終於可以有一段時間不用再去麵對皇上那張又老又渣的臉了。

果然,當天晚上,皇上就是留宿在了其他的寢宮。

百合聽聞後,忍不住歎氣,卻也不好多說。

甄昔皇後反倒是一派淡然的冷笑著,“皇上就是如此自私之人,用得著你的時候,你便是天,用不著你的時候,你連地上的一潑狗屎都不是,太子為他在淮上奔波,他都是隻能看見利益而對太子的死活不聞不問,若是這樣的人當真對本宮噓寒問暖了,本宮才覺得害怕。”

百合還想說什麼,甄昔皇後趕緊擺手打斷。

彆提。

提了她就想吐。

不過自己的男人指望不上,自己的兒媳還是要疼著的。

當天晚上,便是讓人把訊息送去了西郊府邸,想要讓範清遙也開心開心。

可正在看著信的範清遙,卻根本笑不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