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礙於百裡鳳鳴在範清遙這裡前科未消,為了保證此番事情的真實性,所以百裡鳳鳴乾脆就勞煩花家老大給範清遙寫了平安信。

範清遙何嘗不知道,百裡鳳鳴這是在找機會讓舅舅們跟花家人說上句話?

那個男人就是如此,永遠都是能夠知道她的所需,並毫無底線的寵溺著。

隻是在殘酷的現實麵前,所有的溫情都捂不熱範清遙那顆冰冷的心。

此番前往淮上的隊伍裡,有皇上的眼線,範清遙並不奇怪。

原本,最開始這些人前往淮上也是冇打算接百裡鳳鳴。

皇上想在帶走紀鴻遼的同時,派人暗中觀察太子的傷勢以及態度,也是情理之中。

畢竟,對於那個自私至極的人來說,無論他做出如何過分的事情,旁人也隻有笑臉承受的份兒,而絕不可抗拒和憤怒。

甚至,就是連一絲的悲傷都是不配擁有的。

但範清遙冇想到,百裡榮澤竟也在前往行宮的人裡麵動了手腳。

百裡榮澤身在兵馬司,在其內發展自己的勢力再正常不過。

可當初皇上派人前往行宮,本就是為了從百裡鳳鳴的身邊帶走紀鴻遼,說白了,皇上那個時候已經被愉貴妃慫恿的,想要將太子繼續仍在行宮不管不問了。

可饒是如此,百裡榮澤依舊不死心,不知足。

竟是派自己的人混在隊伍裡,意圖想要對身在行宮的百裡鳳鳴下毒!

那毒藥,笑顏親自查過,其中很多藥材都不是出自主城的。

範清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隻怕這次暗殺百裡鳳鳴,連範雪凝都是插了一腳的。

雖然好訊息是,百裡鳳鳴說服皇上按照每次買賣鐵礦的一分利給舅舅們。

如此,足夠舅舅們後續在淮上發展自己的勢力。

但範清遙捏著信的手,仍舊在止不住地顫抖著。

愉貴妃陰險,百裡榮澤則更加陰險,這對母子坑人的手段簡直是層出不窮!

許嬤嬤進門時,瞧見小小姐臉色不好,到了嘴邊的話猶豫了半晌,纔是輕輕地說了出來,“小小姐,剛剛範府送來帖子,說是過幾日乃是範家小姐出嫁,三皇子姨娘請小小姐前往三皇子府邸一敘。”

範清遙聽著這話,反倒是笑了,“還冇過門就自稱三皇子姨娘,誰給她的臉?”

許嬤嬤也道,“不如小小姐乾脆不搭理就是了。”

範清遙這次卻是搖了搖頭。

上次醉伶已範家的名義給她送帖子,她當然是可以置之不理的。

但這次範雪凝倒是學聰明瞭,直接借用三皇子的名號請她上門。

雖說範雪凝是三皇子府裡小小的姨娘,就算是出嫁也輪不到她出麵作陪,但如今三皇子一黨跟太子一黨正是水深火熱,若她這次不出麵,怕三皇子一黨還不知要如何藉機做文章。

屆時,若真給百裡鳳鳴扣上個冷漠手足的名聲,那纔是真的麻煩。

範清遙纔剛給百裡鳳鳴在皇上麵前刷的好感,當然不能被人給潑了臟水。

再是看了看手中舅舅的信,範清遙反倒是淡然了。

既然範雪凝敢找,她自就是敢去的。

正好,她也是有賬要算的。

範清遙回身將凝添叫了進來,“去給大皇子妃那邊傳個話。”

凝添卻有些猶豫,“隻怕大皇子妃未必相信小姐。”

範清遙卻笑著道,“她相不相信我無所謂,但有些真相,她一想親自看一看的。”

當初她說出的那些話,不管大皇子妃相信與否,都已經在心裡落下的種子。

如今剛好是個見證奇蹟的時刻,大皇子妃又怎會不來呢。

無論是三皇子妃還是範雪凝,對於大皇子妃不是利用就是虧欠,若真的見到了大皇子妃又怎麼能自在的起來?

而看著她們不開心,範清遙就開心了。

閻涵柏收到凝涵送去的訊息時,是真的愣怔了很久。

自從她跟大皇子被貶為庶民後,無論是範雪凝還是潘雨露,都跟人間蒸發了似的。

以前她還讓人詢問過潘雨露幾次,都被潘雨露藉口忙給敷衍了。

而至於範雪凝,以前恨不得天天給她寫信的人,現在連一個字都是看不見了。

閻涵柏是看不上範清遙,但如今麵對範清遙的邀請,她卻還是猶豫了……

十月初五,是範雪凝出嫁的日子。

十月的天氣早已寒風刺骨,一大清早的街道上連個人影都是看不見的。

範雪凝既是身為姨娘,自是連大婚流程都是不配擁有的。

踩著所謂的吉時出了門,身邊除了母親外,再是冇有其他人。

範自修最近忙著巴結愉貴妃升官發財,知道愉貴妃對自己的這個孫女兒印象差,自是不會多親近的。

而範俞嶸呢,本就是個骨子裡薄情的人,忙著沾花惹草都忙不過來,又怎會在意一個給人家去當姨孃的女兒呢。

至於以前的偏愛和疼寵,彷彿根本冇發生過似的。

範雪凝就這樣在母親的注視下,坐上了一頂不起眼的小轎子,抵達了三皇子府邸。

冇有哪個女人願意跟旁人分享自己男人的,潘雨露自然也不例外。

從丫鬟口中得知範姨娘到了,直接讓人鎖死了後門。

大冷的天,範雪凝蜷縮在轎子裡被凍得瑟瑟發抖,心裡恨死了潘雨露。

可就算她再恨,潘雨露是名正言順的三皇子妃,她也是不敢正麵衝突的。

嘴唇顫抖著的範雪凝,乾脆就是走下了轎子,就這麼站在了後門口。

隻要潘雨露不嫌丟人,她又怕什麼。

潘雨露知道後,氣的摔碎了茶盞。

就算街道上的行人再少,也總是有三三兩兩路過的。

若真的給人看見三皇子姨娘被關在門外,她這個三皇子妃第一個臉上無光。

幾乎是咬著牙,潘雨露讓下人給範雪凝開了門。

範雪凝在陪嫁丫鬟的攙扶下,一路進了正廳。

早已坐在正妻之位的潘雨露,端著肩膀坐等敬範雪凝的茶。

範雪凝在看見原本該三皇子坐著的位子空空如也時,心裡好一陣失落。

潘雨露則是故意開口告知,“愉貴妃身子不爽利,三殿下理應進宮陪伴的,不過三殿下走之前也有交代,讓範姨娘進門後好好在自己的院子裡呆著就是。”

範雪凝不甘願的跪在地上,接過了丫鬟遞來茶杯敬茶,“妾身給三皇子妃敬茶。”

潘雨露身邊的丫鬟,恰到好處的走到了潘雨露的身邊輕聲說著什麼。

潘雨露則是完全被那丫鬟所吸引,跟丫鬟有說有笑的聊了起來。

跪在地上的範雪凝被迫舉著茶杯,臉色難看的很。

真當她看不出來,三皇子妃是在故意磋磨她?

看著閻涵柏臉上的得意笑容,範雪凝就恨不得將茶掀在她的臉上。

若是單獨論功勞,誰又是能比得過她?

要不是當初她為了三皇子進宮,如今這三皇子妃又怎會輪到旁人!

不過範雪凝也不怕,現在耀武揚威又如何?

等一會,看她還能不能笑的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