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聽見範清遙的聲音,嚇得嬤嬤直接就將手裡的銀子仍在了地上。

等嬤嬤再是順著門縫望去時,渾身的肥肉更是驚得一顫,忙打開後門走了出來,跪在地上行著大禮,“老奴給太子妃請安。”

今兒個太子妃可是在三皇子府邸裡,鬨騰了好大的動靜。

就是現在府裡的下人還都在傳著這件事情,這嬤嬤就是想裝作不認識都不可能。

太子妃三個字,猶如一顆炸雷炸響在了醉伶的耳邊。

醉伶當然知道範清遙成了太子妃,更知道太子把她當成什麼似的捧在手心裡寵愛著,可有些事情聽見是一回事,看見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在聽見太子妃三個字的時候,醉伶是不想回頭的。

因為隻要看見了範清遙那張臉,她就會想起她被當初這對母女比到塵埃的事實!

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就這麼看著醉伶僵硬著身體杵在原地。

醉伶,“……”

剛巧這時,天空飄起了細細的雪花。

帶著涼意的雪花落進醉伶的衣領裡,冷得她渾身一抖,隻能咬著牙回頭笑著道,“我就說這聲音這麼耳熟呢,原來是清遙啊。”

範清遙打量著麵前的醉伶,人還是那個人,但真的跟記憶之中的不大一樣了。

上一世的醉伶,可謂是風光無限。

本就是個妖豔的底子,再加上整日精心的打扮,哪怕是人過中年也是風韻猶存的。

可是現下的範府不景氣,再加上整日還有個素紅在府裡膈應著她,醉伶手中的銀子連餬口都是勉強,又哪裡還有閒錢打扮自己?

如今的醉伶素麵朝天,夾雜著白髮絲的頭髮隻是挽成了一個簡單的鬢,哪怕是為了來三皇子府邸特意穿上了體麵的衣裳,卻仍舊遮掩不住那臉上的細紋和滄桑。

醉伶見範清遙好半天都冇有說話,偷偷抬了眼,就看見範清遙正打量著她。

不知是心虛還是自愧不如,醉伶侷促地拉了拉自己的袖子,纔是又撐起了一個虛偽的笑容,“前些日子你妹妹回來了,還特意給你送了帖子讓你回來聚聚,可惜卻是冇能等到你,你妹妹為了此事鬱鬱寡歡了許久,就連今日坐上花轎的時候,都還一心想念著你這個姐姐。”

這話說的,不知道的還以為範清遙跟範雪凝的關係是要有多好呢。

範清遙當然知道,醉伶不會傻到在她的麵前滿口胡話。

但範清遙同樣也不會忘記,三皇子府邸的嬤嬤可是還在這裡跪著呢。

所以這話究竟是說給誰聽的,根本就不言而喻。

子承父,女承母。

不得不說,範雪凝那假惺惺的樣子,還真是得了醉伶的遺傳。

曾經,醉伶就是用這樣虛偽的嘴臉,在父親的麵前扮柔弱,裝可憐,讓她的母親在範府度日如年,明明是個正妻卻不得不主動退位讓賢。

上一世,醉伶也是用著同樣的手段,給她洗腦,讓她成為了她們母女的墊腳石。

“我隻知三皇子府邸新納了一個姨娘,倒是不知我還有個妹妹。”範清遙輕聲開口,聲音涼薄切淡然。

醉伶一愣,忙拉著範清遙的手又道,“清遙啊,你怎能說出如此狠心的話啊,就算你不承認,可主城誰不知道你是範府邸的孩子,當年是你孃親抱著你說走就走,又哪裡是我們能攔得住的?”

到了現在,還妄圖栽贓她孃親善妒是麼?

“醉伶姨娘怕是忘記了,我之所以離開範府,不過是拜你所賜罷了,從你挺著肚子踏進範府的大門,範府的一切就都變了,就算父親和祖父被你蠱惑,處處維護著你,但終究改變不了你出身青-樓的事實,我孃親並非是不容父親納妾,而是不忍看著範府因你而烏煙瘴氣才帶著我離去。”

提起過往,範清遙的聲音就抑製不住的字裡帶刀,鋒利又尖銳。

她以為時隔這麼久,她早就是淡忘了。

可今日舊事重提,她才發現,恨就是恨,早已融入血液,刻在了骨頭上。

跪在地上的嬤嬤都是驚呆了。

她一直都知道太子妃跟範府不合,當年花家小姐鬨和離也是沸沸揚揚的。

卻不知其中竟還有這般糾葛。

而那嬤嬤更是冇想到,範姨孃的親孃曾經也不過就是個姨娘罷了。

醉伶麵對如此伶牙俐齒的範清遙,恨得不行,“太子妃現在位高權重,自然是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這種小人物又哪裡敢跟太子妃叫板。”

這話,擺明瞭就是在說範清遙仗勢欺人。

畢竟,眼下範清遙太子妃的頭銜板上釘釘,所以如何解釋都是徒勞。

但範清遙根本就冇想著解釋,隻是看著那跪在地上嬤嬤道,“今日跟三皇子妃吃飯的時候,還聽聞三皇子妃說起了範姨孃的孃家,冇想到晚上孃家母親就是親自登門了,我想若三皇子妃知道的話,以三皇子妃的熱情好客,定是會熱情接待的,到時嬤嬤也是必有重賞。”

嬤嬤聽著這話,光是想想都能被嚇死。

自從府裡傳出三皇子要納妾,三皇子妃的臉上就再冇有過笑容。

要是讓三皇子妃知道她幫忙傳東西,重賞是啥她不知道,但重罰她定是跑不掉。

“太子妃誤會了,三皇子府邸速來規矩嚴,斷是不準許私自帶進帶出,老奴隻是想要言辭拒絕範姨孃的母親,並非是想要幫忙傳遞。”嬤嬤一下下跪在地上磕著頭,心裡把醉伶的祖宗十八代都是給罵了個遍。

醉伶聽著這話,差點冇氣的當場撅過去。

範清遙卻是仍舊看著那嬤嬤道,“若當真是如此的話,纔是最好。”

“自然是真的,太子妃放心就是,老奴定以身作則,馬上就回去告知府裡的其他下人,絕不會做出帶進帶出給三皇子府邸抹黑之事。”嬤嬤說著,便掙紮地站起了身,匆匆回到了府裡,死死關上了後門。

醉伶看著那關死的後門,眼前跟那漆黑的門漆一樣黑著。

身後傳來了馬蹄的響動,是花家的馬車去而複返。

心滿意足的範清遙也是覺得有些冷了,轉身就往馬車的方向走了去。

反應過來的醉伶看著範清遙那遙遙遠去的背影,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了,“範清遙!你自己好了,就不想讓其他人好!你怎能如此可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