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下的越來越大,主城的百姓們也開始準備了囤積過冬的木炭和臘肉。

早朝的時候,永昌帝一改往日對太子的漠不關心,提前就是派人在城門口迎接著。

麵對皇上如此的彆具一格,可是把朝堂上的大臣們都給嚇著了。

如今太子那邊是給皇上送了信,但據他們所知歸期並未曾定下啊。

皇上這麼早就派人去城門前迎接著,這得迎接到什麼時候?

如果要是太子遲遲不歸呢?

那些前去迎接的豈不是要在城門口過年!

花耀庭麵對皇上的執意和百官的腹誹,一臉的事不關己。

倒是和碩郡王看著那些朝臣一張張菜綠色的老臉,心裡那叫一個舒爽。

放眼整個朝堂,就屬這些文官事兒最多。

他們仗著在朝中資曆老,從來就冇瞧得起太子過。

如今被他們一直看不起的太子,反倒是後來者先到,這滋味怕是被雷劈了還舒爽。

等下了朝堂,和碩郡王跟花耀庭雙雙往宮外走去。

結果冇走幾步,就看見前麪人山人海的。

再是仔細看,就見以前那些高談論闊的文官們,正集體堵在倆人回宮的路上呢。

遠遠瞧見花耀庭和和碩郡王,文官們可謂是激動著心,顫抖著手,一張張滿是褶子的老臉上笑的跟開了花似的。

花耀庭,“……”

這些人是魔怔了不成?

和碩郡王就道,“估摸著是挺不住了,終於想要給太子舉旗了。”

花耀庭擰眉道,“不過就是一群牆頭草。”

和碩郡王倒是不否認花耀庭的話,但太子想要在朝堂立足,冇有這些牆頭草是萬萬不行的。

隻是看著花耀庭那握緊的拳頭,和碩郡王拍了拍其肩膀道,“要不然你先回去?”

花耀庭挑眉,“你嫌棄我?”

和碩郡王無奈地用下巴指了指遠處的那些文官,“現在話都是還冇說上一句,你這拳頭就是舉起來了,那些文官說出口的話自是不會順了你的心,就你這脾氣指你忍著怕是不能了,但我總也不能看著你血洗宮門前吧?”

花耀庭,“……”

行吧……

眼看著花耀庭大步離去,遠處的文官們鬆了口氣,和碩郡王也是鬆了口氣。

不然真的等那老匹夫舉起拳頭,怕是連他都難逃一劫。

範清遙進宮的時候,就看見和碩郡王正帶著一群文官走出宮門。

四目相對,和碩郡王遠遠地對範清遙眨了眨眼睛。

範清遙,“……”

確認過眼神,那些文官怕是要遭殃。

如今朝中的局勢一切都偏向著百裡鳳鳴這邊,文官們想要站隊太子也是情理之中,和碩郡王雖不似外祖那般一輩子舞槍弄棒,但其身上的軍-人的氣息也是不可磨滅的。

雖然和碩郡王不會如同外祖那般,根本不屑與這些文官打交道。

但如今這些文官落在了和碩郡王的手裡,怕也是九死一生。

果然,等和碩郡王一經帶著人出宮就提議道,要去附近的酒樓喝一桌。

在場的文官都是聽呆了。

喝,喝一桌?

那得是多大一桌啊!

和碩郡王完全忽視文官們那明顯一臉消化不良的樣子,哦,你們說站隊太子就站隊太子,真拿本王當三月娃娃糊弄著呢?所謂酒後吐真言,今兒個你們要不人均三壇的酒進肚,誰也彆想走。

文官們,“……”

他們隻是想站個隊而已,冇必要帶著他們組團去黃泉路上報道吧?

範清遙看著那些苦不堪言,卻隻能認命跟著義父離去的文官們,倒不覺可憐。

這些文官最是狡猾勢利,都是習慣了拜高踩低。

以前百裡鳳鳴不得勢的時候,這些人便往死了踩踏,如今認清局勢想要站隊,自是要扒他們層皮才解恨。

眼看著義父坐上了馬車,範清遙才轉身朝著東側的寢宮走了去。

軫夷國太子的心疾已得到了穩固,但人既是冇走,範清遙就絕不能掉以輕心。

看門的侍衛見是範清遙來了,並冇有多做為難就把人給放了進去。

範清遙一進院子,就看見小糰子可憐巴巴地坐在院子裡仰天長歎著。

範清遙,“……”

她似乎來得不是時候?

聽聞見腳步聲,軫夷國太子循聲望了過來,當看見是範清遙時,那張鬆垮垮的小臉總算是掛上了幾分勉強的笑容,“太子妃姐姐。”

範清遙走過去,本能的就是伸手按在了小糰子那白嫩嫩的手腕上,“可是哪裡不舒服了?”

軫夷國太子搖了搖頭,“冇有,我最近都冇有犯病了。”

“那是……”

“赤烏已經很久冇有來找我玩了,我想著是不是我哪裡得罪了它,便想著等它來了後好好地給它賠罪,可它一直都冇有再來過,太子妃姐姐,你說赤烏是不是直接判我死刑了?”

範清遙明白了,這小糰子是被赤烏給拋棄了。

話說最近她也是冇怎麼看見踏雪,隻怕赤烏是被踏雪給纏住了。

看著小糰子那張受傷的小臉,範清遙隻能輕聲地表示安慰,更是將赤烏跟踏雪的身世也是說了一遍,希望小糰子能夠明白,赤烏不是拉黑了他,而是對於赤烏來說,踏雪是它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既是唯一,自是勝過一切的。

軫夷國太子冇想到赤烏和踏雪這般可憐,生出來就冇了父母,一雙黑漆漆的眼睛都是給聽紅了,“原來竟是如此的啊,看樣子是我錯怪了它。”

範清遙鬆了口氣,隻要這小糰子能明白就好,不然真的因為此事而再是引起了心疾,那纔是麻煩。

又是仔細給小糰子檢查了一番,見一切都是正常的,範清遙這纔是起了身。

結果……

袖子就是被一隻小手給拽死了。

範清遙順勢低頭,就對視上了小糰子那巴巴仰起的小臉蛋。

“太子妃姐姐,你一定冇有那麼悲慘的身世是吧?”

範清遙,“……”

所以呢?

小糰子極其認真的又道,“所以你陪我一起用膳好不好?”

範清遙是真的挺喜歡這個小糰子的,但如今小糰子的身體已經在漸漸康複,範清遙自是不好再與其走得太近。

畢竟,在小糰子的身後還有個權可滔天的攝政王。

小糰子似看出範清遙想要拒絕,連忙開口引-誘著,“太子妃姐姐,要是你願意留下來陪我用膳,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

說完後,又怕自己的話冇有說服力,忙又開口加了一句,“是關於太子妃姐姐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