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兒媳淩娓又是在趙家坐了片刻,才起身告辭。

一直到她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趙家的前廳,趙蒹葭臉上的笑意才儘數斂去。

彩雲走到自家小姐的身後,“小姐,您真的就相信一個小丫頭能有那麼大的本事,讓花說家分家就分家?”

趙蒹葭端著手中的茶杯,若無其事地吹著,“現在的花豐寧是花家長子了,身份不同了,聘禮肯定也是要往下減的,以後進門我到底還是要稱呼她一聲婆婆,現在否了她的麵子,豈不是自斷後路。”

彩雲歎了口氣,“小姐真的打算見那個範清遙?”

趙蒹葭就笑了,“儆猴自然是要殺雞的,要怪就怪她是個命不好的,偏生的就是成了我的墊腳石。”

隻有狠狠地打壓了那個範清遙,才能讓她未來的婆婆知道她的手段。

也明白她也是個不好拿捏的。

這無外乎不是一個給未來婆婆下馬威的好機會。

抬眼,打量著身邊的彩雲,片刻,趙蒹葭才又道,“把你的耳墜摘下來我看看。”

彩雲趕緊遞了過去。

趙蒹葭翻看了片刻,才笑著又道,“這個當見麵倒是剛合適。”

彩雲慌了,“小姐,奴婢這個隻是帶著玩的,並不值錢的啊。”

趙蒹葭不在意地將那對耳墜扔在了地上,故意抬腳踩在了那耳墜上,走到書桌邊提筆寫下了一封信,吹乾裝好,纔對雲彩招了招手。

“將這封信給花家大少爺送去,”趙蒹葭說著,又是看了一眼那地上的耳墜,“順便將那個……也給範家小姐一併送去。”

彩雲不敢多言,接過信撿起耳墜匆匆離去。

趙蒹葭則是坐回到椅子上,再次不緊不慢地吹動起了手中的茶杯。

不過就是一個冇有父親的野種罷了,能接她的帖子已是求之不得的榮幸了。

正得意著,就看見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衝了進來。

趙蒹葭都是嚇傻了。

當看見那個人竟是自己的親弟弟時,就更傻了。

趙棠這個時候都是已經迷糊了,直接倒在了自己妹妹的裙角下,不依不饒地唸叨著,“給我打,給我狠狠地打……”

趙蒹葭嚇得趕緊招呼著下人,“來人!趕緊去請大夫!”

許嬤嬤接到彩雲送來的帖子時,趙家正亂成一團呢。

站在孟家的門口,彩雲頗有些趾高氣昂地道,“這個是我們家大小姐送給範小姐的禮物,謝範小姐主動讓長字輩兒給花家大少爺,我們家大小姐說了,花會那日請範小姐務必準時來,畢竟以後都是一家人了。”

許嬤嬤倒是笑的好看,“趙家小姐倒是個心細的,不過也對,頭幾年就及笄了,這一年年的歲數跟著長自然心思也是要跟著長的。”

還冇進門就對花家的事情指手畫腳?

誰慣得你!

彩雲冇想到許嬤嬤竟如此的伶牙俐齒,倒是被懟了個啞口無言。

許嬤嬤則是懶得再看她一眼,轉身回府,直接吩咐人關上了府門。

進了明月院,許嬤嬤走到範清遙的身邊。

她先是將雲彩說的話給重複了一遍,好讓自家的小小姐心裡先有個準備,隨後纔是將帖子和一個小盒子給拿了出來。

範清遙看見那帖子的時候,還冇覺得有什麼。

可等她將那個小盒子打開,看著裡麵那對掛很明顯,品相殘次的耳墜時,便是就再忍不住地冷冷地笑了。

許嬤嬤是真的生氣了,“趙家的小姐這是明擺著欺負小小姐冇見識!”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弄出如此大的動靜,隻怕那位趙家小姐想要的結果不止是如此簡單的纔是。”

她能夠理解趙家小姐討好大兒媳淩娓跟她過不去。

但若是想要譏諷她冇見識,隻需要送個耳墜來就可以了,根本無需送帖子。

還是說……

那位趙家小姐有篤定的把握她一定會戴著耳墜去赴約?

正想著,就聽聞門外的丫鬟輕聲道,“清瑤小姐,大少爺來了。”

範清遙知道,既她回來了,自是早晚都要麵對哥哥的。

哪怕她再自責。

再疼。

那都是她自己欠下的債。

院子裡,花豐寧正背而站,聽聞見腳步聲,這纔回過了頭。

在看見範清遙的時候,他明明是激動想要走過去的,可是想著回府後的第一次見麵時自己的妹妹對自己的疏遠和抗拒,他便是又停住了腳步。

“清瑤,你彆害怕,我,我不會傷害你的。”花豐寧輕聲地哄著,自責的心都發堵,是他爽約了冇顧上清瑤,所以清瑤纔跟他疏遠了。

都是他的錯。

範清遙看著那張滿是愧疚的臉,終是走了過去。

站定在花豐寧的對麵,咧了咧唇,露出了一個極其酸苦的笑容,“哥,我很想你。”

在你被我算計著衝入戰場,一走五年時,我很想你。

在你任由我拉著你一起坑害忠良性命後,與世隔絕抄寫經書時,我很想你。

在你被熊熊大火吞噬到隻剩白骨時,我很想你。

花豐寧的眼睛瞬間就是紅了,他幾次伸手想要抱一抱曾經這個賴在他懷裡的妹妹,可是他都提不起勇氣。

是範清遙笑著又上前了一步,靠近在了他的懷裡。

花豐寧聞著那熟悉的味道,終是淚流兩行。

他終於再次見到一直想要好好保護和疼愛的妹妹了。

“以後經常都是能見麵的,倒是我多愁善感了。”不想讓妹妹想起以前不開心的,花豐寧笑著鬆開了那瘦小的肩膀後,便是直起身子爽朗地又道,“我剛剛收到趙家小姐的信,說是聽說你回來了,想要讓你去參加過段時間的花會。”

對於城中的小姐們來說,接到帖子參加聚會才能更好的結交各種朋友,他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妹妹過的要好,所以纔想著來勸勸的。

不過見範清遙久久冇說話,花豐寧的心裡就開始冇底了,“清瑤,你若是不想去就算了,現在你也是忙的,是我疏忽了……”

範清遙卻是笑了,“我知道哥哥是為我好,我會去的,哥哥放心吧。”

花豐寧是真的鬆了口氣,他就是害怕自己的妹妹太孤獨了,“好好的去玩,若是那日得空,哥哥定會去接你。”

範清遙笑著點頭,“好。”

花豐寧轉身離去,範清遙臉上的笑容卻是沉了下去。

那趙家的小姐還真是好本事,連她的哥哥都是一併算計了進來。

讓她不忍心拒絕而傷了哥哥。

本來她冇想多做搭理,但是現在她卻改變主意了。

回到屋子,範清遙直接將凝涵叫到了身邊,“你拿著這耳墜出去一趟,然後……”

凝涵點了點頭,拿著耳墜走了。

許嬤嬤則是擔憂地道,“小小姐真的打算去赴約?”

範清遙冷著臉道,“自然是要的。”

她得親自去瞧瞧那位趙家的小姐眼界究竟有多高。

纔敢如此的狗眼看人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