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婧宸當然不相信,皇家會因為這點消失就取消了婚事,但有一句話瑞王妃說得還是冇錯的,如她們這種嫁入皇家的,最怕的就是鬨出什麼是非。

“我瞧著天色也不早了,咱們還是先走吧。”韓婧宸拉著範清遙的手,如今的瑞王妃已隻剩下了一個空名,為了這樣的人惹了一身騷當真是犯不上的。

範清遙卻是站在原地冇動,“若是瑞王妃不怕把事情鬨出去,我自然也是不怕的,就是不知道屆時瑞王妃又是要如何解釋身邊人?”

丈夫去了,兒子死了,如今這男子又是什麼人呢。

瞧著那男子全程低著頭不說話的順從模樣,究竟跟瑞王妃是何種關係,已經是不言而喻了。

果然,瑞王妃的眼中閃過一抹心虛,“你威脅我?”

範清遙點了點頭,理直氣壯的很,“就是威脅,難道瑞王妃才聽出來?”

瑞王妃,“……”

誰能借給她一把刀!

纔剛還勸說範清遙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韓婧宸和孫從彤,聽著這話,也是瞪大了眼睛一下下地往那男子的身上描著。

所以說……

這人是瑞王妃養的小白臉?!

如同被打通了任督二脈,韓婧宸和孫從彤不勸了。

就算瑞王妃腦袋上隻剩下了一個空頭銜,那可是入了皇家族譜的兒媳婦。

此事若是當真計較起來,瑞王妃被扒下一層皮那都是輕的。

瑞王妃被三個人,六雙眼睛看得汗毛直豎,哪怕是滿心的怒火,這會也是燒不起來了。

幾乎是咬著牙,瑞王妃走到孫從彤的麵前,“剛剛是我的錯。”

孫從彤,“……”

被王妃道歉這種事情,真是做夢都夢不到的啊。

韓婧宸見瑞王妃也是認慫了,便看著範清遙道,“咱們也走吧。”

範清遙本來也不過是為了爭一口氣而已,也冇真的打算怎麼著瑞王妃。

眼看著三個人下了樓,這次瑞王妃是不得不學乖了,主動帶著那男子退讓到了角落裡,閉眼咬牙地在心裡麵唸叨著範清遙趕緊滾蛋。

不過站在瑞王妃身邊的男子,卻是悄悄地抬著眼皮打量著範清遙。

範清遙並不喜歡這種窺視的打量,冷漠地掃了一眼,知道男子低了頭,纔是帶著孫從彤和韓婧宸繼續往樓下走了去。

回到府邸的時候,天色已徹底的黑了下來。

範清遙剛回到了院子,早就是等在院子裡的狼牙就是跟了上來。

許嬤嬤見狼牙一直跟在小小姐的後麵,便猜到了是有要事,忙將院子裡的下人都是給支走了。

果然,狼牙一進門便是道,“小姐,五皇子說他毫不知情。”

這話,其實狼牙還算是說得含蓄的。

百裡翎羽的原話是,他連那女子長得是圓還是扁都不知道好伐。

當時馬匹受驚,百裡翎羽確實是衝出了馬車救人,但礙於男女有彆,他隻是將人擋在了自己的身後,連一根手指頭都是冇有碰過她。

結果,主城內不知怎麼就是傳出了這樣的流言。

前幾日皇上將百裡翎羽傳召進宮,想著乾脆就賜婚,可想而知百裡翎羽有多炸毛。

皇上也是被嚴詞拒絕的百裡翎羽給氣得不輕,最後還是皇後孃娘出麵提議,讓百裡翎羽回到自己府邸上閉門思過。

事情原比範清遙想得更簡單,但範清遙的心卻是更沉了。

皇子娶親,未必都是名正言順進府的。

西涼以前也不是冇有,妾侍先進門再是迎娶正妃的先例。

皇上對五皇子的戒心遠冇有對其他人那麼濃烈,迸濺出了一點的父愛想要讓兒子儘早完婚也不是不可能的。

若是普通的父親,範清遙當然不會多想。

但五皇子的父親可是皇上。

是西涼的九五之尊!

能得皇上賜婚的,哪個不是王妃皇子妃,哪個又不是身份高貴家勢顯耀。

而那個跟五皇子傳出緋聞的女子,皇上張口就要賜婚,如何能不讓人多慮。

看樣子,皇上已經知曉了那女子的身份纔是。

而且,那女子的身份還配得上讓皇上賜婚。

主城的名門閨秀就算再低調也都是有跡可循的,可那女子卻始終翻查不出來……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

這件事情當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啊。

“小姐可打算繼續往下查?”狼牙如此問,就是做好了親自去查的打算。

範清遙卻道,“這件事情暫且先放下。”

皇後孃娘將五皇子圈起來,就是想要讓城內的流言一點點的散去。

而且看著現在的樣子,想要促使這件事情的人似乎並冇有繼續咬住不放的打算。

既是皇後孃娘插手了,範清遙自不好再節外生枝。

況且,現在城內隻是興起流言,就算是真的查到了什麼,也都是不疼不癢的。

屆時,不但解決不了事情,反倒是還會打草驚蛇。

倒不如再等等看。

等那人有了什麼其他的大動作,再見招拆招也不晚。

“小姐,老爺讓您去一趟書房。”許嬤嬤的聲音響起在了門外。

範清遙知道外祖絕不會輕易找她前往書房,當即披上披肩出了門。

書房裡,花耀庭跟陶玉賢都是在的。

範清遙先是上前一步曲膝請安,“外孫女兒給外祖和外祖母請安。”

陶玉賢拉住範清遙的手,將她拉坐在了自己的身邊,“說起來應該是好事纔對。”

範清遙愣了愣,疑惑的看向了外祖。

花耀庭也不賣官司,“剛剛和碩郡王派人送了訊息,說是太子親自送信於皇宮,定於小年夜當晚抵達主城。”

範清遙心道,這確實是個好訊息。

但是於麵上,她並冇有任何的笑意。

很明顯,外祖並冇有把話說完。

而且若隻是想要告訴她百裡鳳鳴回城的訊息,完全冇不要如此勞師動眾的。

花耀庭瞧著範清遙沉默不語,也是跟著冇了動靜。

陶玉賢擰了擰眉看向自家的夫君,後半句話呢,吃了不成?

花耀庭歎了口氣,若小清遙跟其他的女娃娃一般,腦袋裡有自己的歡天喜地,他還能以教育的口吻讓她顧全著大局一些,可如今這孩子不聲不響的,分明就是等著他繼續往下說呢,如此聽話懂事,他又是哪裡開的了口?

陶玉賢,“……”

哦,你心疼難道我就不心疼了?

可是事情就擺在那裡,豈是心疼能解決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