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耀庭跟和碩郡王在朝堂上的大打出手,可謂是鬨得滿城風雨。

不過也正是如此,太子因為溯北災情而拖延大婚的事情,也傳得愈演愈烈。

範清遙作為和碩郡王府的乾女兒,自是代表花家親自上門慰問的。

結果……

就看見正是被百姓們瘋傳的,本應該臥病在床安心休養著的義父,正是坐在軟榻上大口喝酒大塊吃肉。

瞧見範清遙來了,和碩郡王連忙將人留下來一併吃晚飯。

席間,和碩郡王不停地說著昨日他是跟花耀庭如何商議的等等。

和碩郡王妃,“……”

一把年紀了還如此愛炫,我都替你臉紅!

等範清遙從和碩郡王府離開時,天都是已經黑了下來。

坐在馬車裡,看著安靜的街道,範清遙疲憊的靠坐在軟榻上閉上了眼睛。

不管過程是如何的驚心動魄,隻要結局是好的就足夠了。

如今,隻要安心等著百裡鳳鳴平安回城就好了。

一刻鐘後,馬車平穩抵達了西郊府邸。

範清遙本想直接回到自己的院子,結果等進了府邸才發現,整個府邸燈火通明得厲害著,卻根本看不見任何一個下人的身影。

如此範清遙哪還能回自己的院子去,忙轉身去了主院。

結果主院空空如也。

範清遙又是連忙去了舅娘們的院子,仍舊是冇能看見舅娘們的身影。

這下子,範清遙說不慌是假的,忙又是往哥哥的院子走了去。

冇想到剛一進院子,就是瞧著裡麵站滿了人。

院子裡的下人見著了範清遙,忙一個個低頭請安,“見過外小姐。”

範清遙順著窗子見哥哥屋內人影攢動,來不及詢問下人究竟出了什麼事情,提著裙子就是邁步進了門。

雖說華豐寧成親後,並冇有擴建自己的院子,但這屋子也是足夠大的。

結果現在卻是被眾人被擁擠的嚴絲合縫,都是快要轉不過身了。

此時不單單是舅娘們和暮煙都是在的,外祖母也是在的,就連基本上不管後院事情的外祖父也是在的。

正是在眾人環繞著的武秋濯,一看見範清遙進門了,忙開口道,“清遙你快是來救救我吧,我是真的應付不來了。”

眾人聽著這話,都是冇忍住笑了出來。

坐在床榻邊的陶玉賢則是輕聲道,“咱們花家已經許久冇有添丁進口了,如今這天大的好事,自是都要過來沾沾喜氣的,你也無需太過緊張,以後這每日我都是會被你把脈的。”

添丁進口?

範清遙聽著這話才反應過來,自家的嫂子這是有了身孕啊。

“難怪一路走過來各個院子都是空蕩蕩的,確實是喜事,恭喜嫂子了。”範清遙走到外祖母的身邊,誠心實意的恭喜著。

武秋濯也是聽說範清遙被延遲大婚的事情,心裡多少是有些過意不去的,“不過就是懷孕而已,又不是手腳都是不能動彈了,況且現在孩子還小,就算是想要重視等月份大了也不遲。”

眾人聽著這話,都是默不作聲著。

那邊纔剛被延遲了大婚,這邊就懷孕了……

這事兒放在誰身上,誰都是要不好受的。

就連最不善表達的暮煙看著三姐姐,也是一臉的擔憂。

陶玉賢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但卻不能真的把實情給說出來。

花耀庭打量著眾人那擔憂的嘴臉,也是陣陣無語。

估摸著這些人想破了腦袋都想不出,延遲大婚這事兒是範清遙自己的主意。

範清遙何嘗不知家人的擔憂,可她卻不想成為眾人膽戰心驚的對象,“嫂子不學醫不懂投胎的重要,不但要時刻小心著,更是要精心照顧著自己的身體,好在家裡麵的人懂醫術的多這點倒是無需擔心,不過嫂子要真的是被府裡的人給鬨騰的煩了,我那裡可是隨時歡迎嫂子去避難的。”

半認真半開玩笑的話,可是把屋子裡麵的人都是給逗笑了。

武秋濯見範清遙臉上的笑容並非真的是強撐著的,這纔是鬆了口氣。

剛巧這個時候,華豐寧頂著一身寒風的進了門。

一下子瞧見屋子裡麵這麼多人,華豐寧也是給嚇得不輕。

眾人一看見華豐寧驚愕的樣子,又是給逗得哈哈大笑。

華豐寧,“……”

誰能給他說說這到底是怎麼了?

因為舅舅們出事的西郊府邸,因為武秋濯的懷孕而增添了難得的歡聲笑語。

眼看著愈發的接近年關,周家老夫人也是帶著周家大夫人親自登門,以親家的身份給花家送了不少的年貨。

雖說男方家屢次登門是對女方這邊的重視,按理來說是無需回禮的,但是第二天陶玉賢還是帶著四兒媳雅芙登上了周家的門。

日子一天天的冷了下去,百裡鳳鳴的歸期也是愈發將近。

永昌帝這幾日的心情很是不錯,朝上朝下也是跟著一片的祥和。

那些一直想方設法拍皇上馬屁的文官,更是主動提議藉助太子小年回城之喜氣,應在宮中設宴。

這話可是說在了永昌帝的心坎上,當即下令命人著手準備著。

如此可是苦了那些進門不久的皇子妃們,整日都是要忙著進宮幫忙操辦。

除了已經懷孕的六皇子妃韓婧宸,其他的皇子妃們每日天還不亮就進宮,等天徹底黑透了纔是能帶著一身的疲憊回到府邸。

範清遙雖然未曾大婚,但礙於禮部的禮已經全都過完了,再加上皇上以準許其改口,所以她也是要跟著其他皇子妃的大部隊不同進宮的。

礙於皇上對此番太子回城格外重視,各個寢宮的妃嬪也都是跟著小心翼翼的。

隻是如此一來,皇子妃們所需要負責的事宜就變得有些棘手了。

除了宮內的佈置外,還有當日的吃食酒水。

進口的東西,自是冇有人喜歡去觸碰的。

那日宮中設宴,不單單是皇家人都在場,就連一二品的大臣以及家眷也都是在邀請的範圍當中,一旦吃食上出了差錯,那就是誅九族的滅頂之罪。

皇子妃們都不傻,自是冇有人願意接下這個燙手的山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