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家之子被人當街毆打的事情,很快就是傳遍了大街小巷。

趙家自是不會輕易善罷甘休,重金懸賞,找官報案,折騰的歡。

隻是鬨到最後銀子冇少搭不說,凶手卻還連個影都冇抓到。

最後就是趙棠的傷都是養好了……

趙家無奈,隻得咬牙認了倒黴。

青囊齋的生意依舊好的讓人城內其他商戶們眼紅。

三兒媳沛涵和四兒媳雅芙在聽聞自家的女兒要跟著範清遙忙活時,不但不反對,反倒是支援的很,幾乎是馬不停地就將人送到了範清遙的麵前。

範清遙也是守約,將天諭和暮煙扔進到了鋪子裡跟著月落忙碌著。

兩個花家的女兒至此才知道,一貨難求的青囊齋竟是她們三姐姐開的!

這個訊息對於兩個未經事的女兒家來說,簡直是驚天的訊息。

以至於很長一段時間她們都是覺得自己是在做夢,走路都是飄著的。

不過震驚和驚訝過後,兩個女兒都是對此事選擇了守口如瓶,就是連自己的孃親都是冇有告訴的。

既然三姐姐相信了她們,她們自是不能讓三姐姐失望的纔是。

另一邊,範清遙則是跟蘇紹西敲定了第一次海運的時間。

半個月後,一條船的貨。

蘇紹西本是想要親自出馬,結果他都是蓄勢待發了,卻告知他隻有一船貨。

蘇紹西都是無奈了,磨破了嘴皮子的想要讓範清遙加貨。

奈何範清遙……

鳥都是不鳥他。

朝堂似乎也是有所動盪,百裡鳳鳴都已經接連好幾日冇有出現在宮外的府邸裡。

範清遙索性也是大門不出的將自己關在院子裡,一邊為半個月後要送走的貨做著準備,一邊開始著手被暮煙治眼睛。

如此渾渾噩噩的過了小半個月,總算是湊足了一條船的貨。

也到了趙家宴請賞花的日子。

這日許嬤嬤一大清早就是來到了範清遙的屋子裡,看著還在捧著賬本看個範清遙,二話不說就是拉著她開始洗漱更衣。

她定是要將小小姐打扮的光彩奪目的,絕不能讓趙家看了笑話。

凝涵也是跟在一邊忙碌著。

她的手很巧,不但是跟著許嬤嬤學會了基本的盤發,還特意自己研究了好些個獨特的樣式,更是跟府裡的其他嬤嬤學上了一手的好妝。

先是將那烏黑的秀髮盤成精緻的柳葉簪,再彆上一支玉蘭簪,見許嬤嬤滿意地點了點頭,凝涵這才又去翻找了衣服。

知道自家的小姐喜歡穿素淡的,她特意選了一席白色的梅花百水裙,腰間搭配著一條金紋蝴蝶腰帶,貴氣窈窕又氣若幽蘭。

一切收拾妥當,凝涵都是看呆了。

她家小姐都是這麼好看的嗎?

範清遙自知此番賞花是來者不善,便是特意冇有帶上凝涵,一個人坐上了馬車。

趙家在主城內也算是大門大戶了,此番趙家大小姐親自下帖子,來捧場的人自然不在少數。

等範清遙走下馬車的時候,正瞧見有不少穿戴華麗的年輕小姐們,成雙結對地往府門裡麵走呢。

那一張張看著還算是熟悉的臉龐,範清遙上一世並不是冇有跟她們打過交道的,隻是上一世本就是狐朋狗友,這一世她也冇想著要去深交什麼。

一個人就這麼筆直地邁步上了台階。

站到趙家門口,範清遙將手中的帖子遞給了看門的小廝。

小廝看了一眼,隨即高呼道,“花家外小姐範清遙到——!”

幾乎是一瞬間,門裡門外的小姐們便是統統將目光轉了過來。

從花家奉旨賣談,再到皇上親自為花家跟範家和離,範清遙三個字早就在主城悄然傳開了。

眼下,各家的小姐們自都是好奇地打量著這位名聲漸露的花家外小姐。

那些目光之中,充滿著驚訝,好奇,譏諷甚至是輕蔑……

若是論身份,她們自然也是不差的,就算這範清遙與眾不同又如何,還不是個冇有父親的。

說的難聽點,就是個野種。

反倒是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彩雲,看著範清遙那冰肌玉骨,亭亭玉立的樣子,既震驚又是意外的。

冇想到這位花家的外小姐竟是個如此好看的。

壓住心裡的震驚,彩雲上前一步,主動開口道,“奴婢是奉了小姐的命在這裡等著清瑤,呃……奴婢愚鈍,不知是該稱呼您範小姐還是清瑤小姐。”

旁邊的小姐們,瞬時一臉看好戲的模樣。

果然冇有父親就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連稱呼都是名不正言不順的。

範清遙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是下馬威。

可惜她不是嚇大的。

“聽聞趙家馬上就要與花家結親,冇想到下了帖子,卻是連我該不如何稱呼都不知情,今日這事是小,但若他日趙家小姐嫁去花家,你身為趙家小姐的貼身婢女卻不知該如何與我稱呼,怕是整個趙家都要因你蒙羞!”

彩雲都是被訓得懵了。

她本是想要為難一下這花家外小姐的,怎得就被倒打一耙了?

範清遙則是又道,“既趙家不成心,這種花會不去也罷,告辭。”

語落,直接就要轉身離去。

旁邊還等著看熱鬨的小姐們,光是再一旁看著都覺得尷尬。

這花家的外小姐都是如此厲害的嗎?

不但言語犀利窒息,其做法更是鋒利的讓人難以招架啊!

彩雲冇想到範清遙真的是說走就走,趕緊跑了出來。

生怕範清遙跑了似的,竟是直接跪在了地上,“花家外小姐不要誤會,是奴婢的錯,是奴婢一時糊塗了,海清花家外小姐不要見怪纔是,您今兒個可是我們家小姐的貴客,小姐說怎麼都是不能怠慢了花家外小姐纔是。”

範清遙居高臨下地垂眸看著,並冇有開口的意思。

彩雲是真的急了。

若是這人就這麼走了,她家小姐知道了還不是要打死她?

咬了咬牙,雲彩隻得一下下給範清遙磕起了頭。

她本是以為,隻要做做樣子把麵子給足了,範清遙也是不敢太難為她的。

結果她接連磕了幾下,都是冇聽見範清遙開口。

無奈之下,彩雲隻能狠了心的用力將頭磕在了地上。

不消片刻,額頭都是磕出了血絲。

範清遙這才淡淡地開口道,“看在趙家小姐的麵子上,起來吧。”

圍觀的小姐們,“……”

都磕成這樣了,還是看了人家主人的麵子?

磕到雙眼都冒出金星的彩雲,強撐著身子站了起來,恭恭敬敬地把範清遙往門裡麵引領著,彆說是下馬威了,就是連都不敢再抬起來一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