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眾人正在商議的時候,坐在愉貴妃身邊的潘雨露忽然開口道,“太子妃乃是眾妯娌之中輩分最高的,而且太子妃平日裡辦事也非常穩妥,依兒媳之建,此事交給太子妃正合適。”

這話讓愉貴妃聽得非常舒心,笑看著身邊的潘雨露就是道,“本宮剛剛好也是想到了此處,冇想到竟是讓你搶了先。”

看似玩笑的一句話,卻表明瞭立場。

八皇子妃本來是想幫著範清遙推脫的,可愉貴妃都是開口讚同了,她一個小輩兒的兒媳婦再是開口反對豈不是找死?

二皇子妃也是靜默著不說話,完全充當著木頭人。

這個場合,張淑妃和韓賢妃自也是不好說話的。

潘雨露見寢宮內無人開口反駁,便是起身想要對著範清遙盈盈一拜,“如此這般,就是要辛苦太子妃了……”

還冇等她把話說完,範清遙就是起身拉住了潘雨露的手,“三皇子妃這般相信我,我自是開心的,隻是此事還欠缺很多不妥,又哪裡能一兩句話就拍板定奪呢。”

範清遙說著,就是用力將潘雨露給拉了起來。

潘雨露哪裡想得到範清遙的力氣竟這麼大,完全就是……

掙紮不過?

以至於剛剛她的膝蓋有多彎曲,現在站的就是有多直!

看著三皇子妃那滑稽的樣子,八皇子妃差點冇笑場。

那日在三皇子府邸時,太子妃可是轉客為主的大殺四方,也不知道這三皇子妃是腦袋抽成什麼樣子,纔是敢主動跟太子妃叫板。

潘雨露當然明白範清遙的手段,她也不想主動跟範清遙為敵,可如今愉貴妃就坐在身邊眼睜睜地盯著,她無論是表孝心還是表立場,都必須得開這個口!

“一眾的妯娌之中,就屬太子妃最是穩重,辦事也異常穩妥,想三皇子納妾那日,若其他人登門,隻怕是要被怪罪個禮數不周,可太子妃卻是不同,完全彰顯了獨特的風範,讓人心服口服。”

這話,完全就是在指責範清遙的僭越。

若是細品,還能夠品出暗指範清遙仗勢欺人的味道。

愉貴妃聽著這話,狀似無意地詢問著,“這話是何意?”

潘雨露就是連忙將那日三皇子納妾那日發生的事情,都是給說了一遍。

愉貴妃細細的聽完就是笑了,“冇想到太子妃對妹妹如此關心,可若本宮冇……”

還冇等愉貴妃把話給說完呢,甄昔皇後就是直接給打斷了,“今日將眾人聚在一起,是為了商討宮中宴請事宜,愉貴妃若是想要拉家常,等商議過後再是細細閒聊也不是不可。”

愉貴妃冷冷一笑,“皇後孃娘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本宮兒子府裡麵的事情,本宮連問問的資格都是冇有了麼?”

“愉貴妃自是有詢問的資格,但本宮以為,現下更應該以大局為重,若皇上一旦詢問起來,本宮怕也是很難為愉貴妃開口說話。”甄昔皇後臉上的笑意有多濃,說出口的話就有多狠。

皇上對宴請的事情有多掛心,宮裡麪人儘皆知,你要是不怕皇上怪罪,大可以繼續拉你的家常,本宮當然願意就坐在這裡靜靜地看著你作死。

其他的妃嬪們瞧著這一幕,均是坐在一旁佯裝聾子啞巴。

愉貴妃被懟得臉色微變,卻也不敢真的繼續往下拖延時間。

潘德妃這個時候,自是要開口打圓場的,“臣妾倒是覺得,剛剛三皇子妃的提議甚是不錯,太子妃一向大氣穩重,讓太子妃掌管宴席上的吃食,臣妾也安心。”

“潘德妃這話說的還真是好笑,如今軫夷國的貴客還在皇宮之中,誰知道那日宴請會不會出席,太子妃那可是咱們西涼未來的臉麵,若皇上傳召出席,難道潘德妃希望太子妃一手拎著馬勺,一手拎著反剷的覲見麼?”

張淑妃見潘德妃都是開口了,自是不甘落後,前段時間自家的那個虎兒子給太子添了堵,這個時候她當然要豁出老命給太子妃賣好。

“張淑妃,你這根本就是強詞奪理!”

“潘德妃怎麼說話呢,哦,你說話就是合情合理,我不過是有了些許的反駁就是強詞奪理,若當真是如此的話,我瞧著以後有潘德妃在場的場合,就是連皇後孃娘怕都是要退避三舍吧?”

潘德妃,“……”

誰能借她個針線,好把這個下等胚子的嘴給縫上!

潘雨露斷冇想到,因為她的提議,寢宮裡竟是鬨到瞭如此的地步。

轉眼悄悄看向身邊的愉貴妃,見愉貴妃正在給她偷偷使著眼色,潘雨露連忙就是跪在了地上,“還請皇後孃娘,各位妃嬪娘娘息怒,都是兒媳不好,是兒媳把事情想的簡單了,兒媳一會就主動請罪跪在寢宮外,權當是賠罪了。”

愉貴妃看著跪地不起的潘雨露,似無奈地歎了口氣,“若是其他的小錯,本宮或許還能幫你跟皇後孃娘求個情,可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指使太子妃,就算你是好心又如何呢,太子妃的身份就連本宮都要高看一眼,又哪裡是你能夠提議的。”

這話說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範清遙仗著太子妃的身份要上天呢。

而在愉貴妃婆媳倆的一唱一和下,就是皇後孃娘也被牽扯在了其中。

若潘雨露真的跪去了殿外,此事很快就要傳遍皇宮,到時候,無論是皇後孃娘還是範清遙,都要背上仗著身份欺壓其他妃嬪的罪名。

甄昔皇後輕輕看了範清遙一眼,目光及其隱晦。

範清遙眉眼一轉,隨後起身道,“能得宮裡麵妃嬪娘孃的器重,和其他妯娌們的看重乃是我的福氣和榮幸,隻是我並不擅長吃食,隻怕是要出醜,既三皇子妃如此提議,想對吃食一定有著自己的見解,既是如此,不如便請三皇子妃同我一起掌管吃食可好?”

潘雨露能把姿態放低,範清遙就能把姿態放到更低。

隻要潘雨露敢拒絕,那就是不把太子妃放在眼裡。

潘雨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