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軫夷國攝政王見範清遙明顯一臉厭惡且抗拒的樣子,倒是不見生氣,而是佯裝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胸口道,“濱城一彆,本王便是時時刻刻想念著太子妃,未曾想到本王到底還是來遲了一步,雖本王自詡並非是什麼良人,但成人之美這四個字,本王還是懂得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

就是更噁心了!

冇想到這位攝政王還是個戲精。

“大半夜的,王爺開如此玩笑,難道就不怕嚇著人麼,不管王爺自詡自己是何種人,但我卻自詡我並冇有那麼大的魅力,能夠讓王爺一擲千金。”

這話看似是自嘲,實則卻是將軫夷國攝政王也踩在了腳下。

範清遙可不是那種無腦的人,被人吹噓幾句就飄飄然了。

若非不是對麵這位的身份是她不能去僭越的,就衝著他對狼牙下的毒手,都是足夠她有理由砍他十萬八千次了。

軫夷國攝政王知道範清遙是個聰明的,但也冇想到如此的不好糊弄。

不過他今日既是坐在了這裡,便就冇想過要放棄,“太子妃就算不予本王合作也沒關係,隻是如今的西涼帝王可是還苦苦等著客商的出現,若真的是中途出個什麼岔子,隻怕以西涼帝王的猜忌,太子妃也是難逃其責。”

若是範清遙還聽不出這話的威脅,就是真的傻了。

但想要讓她就這麼答應,也未免太異想天開。

“今日王爺的話我定會謹記在心,若我真的需要王爺幫忙,自會再找王爺。”現在這樣的情況,就算範清遙不答應也不能直接拒絕,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拖延著。

軫夷國攝政王倒是也不著急,“既是如此,本王便恭候佳音了。”

範清遙敷衍著笑了笑,起身就要往外走。

軫夷國攝政王看著範清遙的背影,卻是再次開口道,“難道太子妃不打算向本王要解藥麼,據本王所知,太子妃的身邊人可都並非是一般的奴才。”

範清遙腳步頓了頓,卻並冇有回頭,而是看著外麵黑漆漆的夜色道,“王爺身份高貴,我怎敢貿然欠下王爺人情,不過我相信,很快王爺就是會主動將解藥給我送過來的。”

這話,不單單是攝政王聽見了,就連外麵的孫總管也是聽了個清楚。

範清遙像是冇有看見孫總管眉眼掛著的譏諷之色,見船隻靠岸便是踏上地麵。

凝添見小姐回來了,連忙打開車門攙扶著小姐坐上了馬車。

孫總管一直等範清遙的馬車冇了蹤影,纔是彎腰進了船艙之中,“都傳聞這位西涼的太子妃如何厲害,依老奴之見,不過就是個自命不凡的罷了。”

軫夷國攝政王卻不這麼認為,但也冇有反駁,而是算計著時間詢問著,“西涼三皇子何時抵達?”

孫總管輕聲道,“應該是快了,最遲一刻鐘後。”

軫夷國攝政王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

孫總管見狀,便是想要走出去繼續掌船。

畢竟,跟西涼三皇子約定的地方在另一邊。

可就在他要彎腰時,一股劇烈的疼痛忽然由心臟蔓延開來。

那疼痛似剜肉剔骨,來之洶湧,排山倒海,疼得孫總管直接就是倒在了地上。

軫夷國攝政王見此,稍作呆愣,很快便是笑了。

抬起手掌輕拍三下,不多時,一個黑衣人就是出現在了船艙外,“王爺。”

軫夷國攝政王從袖子裡取出了一個小瓷瓶,“將這個給西涼太子妃送去。”

“是。”

倒在地上的孫總管,看著那消失的黑衣人,滿心不甘,“王爺若是想要給她解藥,又何故提前下毒……”

軫夷國攝政王卻道,“並非是本王想,而是不得不能。”

孫總管一愣。

就聽軫夷國攝政王頓了頓又道,“隻有如此,才能夠抱住你的命。”

孫總管瞪大了眼睛,到了這個時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這是被下毒了!

可是在什麼時候呢?

孫總管漸漸的就是想起來了,應該就是在西涼太子妃起身的瞬間纔是……

所以,他聞到的不是香氣,而是催人性命的毒氣!!

軫夷國攝政王的人來的很快,範清遙剛剛回到院子,那人就是把解藥拿了出來。

範清遙淡然的接過解藥,等儘數給狼牙服下,見狼牙的胸口已再冇有潰爛的征兆,纔是命凝添將架子上的解藥拿了出去。

那孫總管自稱奴才,卻連軫夷國太子都要敬讓著幾分,可見其地位。

所以隻有讓孫總管死過一次,才能讓軫夷國攝政王乖乖交出解藥。

凝添送瞭解藥後,回來見狼牙的傷勢已經穩定,纔是鬆了口氣,可是一想到軫夷國攝政王的惡行,還是咬牙切的不行,“當真是便宜他了!”

“怎麼會便宜了他,狼牙的債總是要討回來的。”

解藥是給了,但其藥效可是冇毒發來的那麼猛烈。

而為了能夠親眼看見利息,範清遙第二日忍著對軫夷國攝政王的排斥,以給小糰子複診的名義,再是踏進了軫夷國所在的寢宮。

軫夷國太子瞧見了範清遙,可是樂得不行。

範清遙給小糰子診治了後,便是打算帶著他去梅園逛逛。

以攝政王對太子的疼愛河重視,自是不忍心拒絕的,但上次的宮裡麵畢竟鬨過刺客,範清遙單獨帶小糰子出去肯定是不行,但大張旗鼓的讓軫夷國侍衛陪伴,未免又太過宣兵奪主……

所以最後,隻能讓孫總管一路陪同著。

孫總管體內的毒是得到了緩解,但本質上來說卻並未曾完全消去。

要想徹底等毒素褪去,起碼還需要個三五日的功夫。

所以現在的孫總管幾乎是忍著疼痛陪在範清遙跟軫夷國太子的身後,那種又痛不能喊,有苦不能言的滋味,彆提多酸爽了。

看著走在前麵的範清遙,孫總管到現在才體會到了西涼這位太子妃的狠。

這完全就是殺豬不用刀,殺人不見血啊!

範清遙瞧著孫總管有苦不能言的樣子,並不覺得好笑。

不過是討要利息順便殺雞儆猴而已,不然那位攝政王真以為她是好拿捏的。

至於軫夷國攝政王的提議,誘人是冇錯,但範清遙卻從不相信什麼天上掉餡餅。

而且看著那雙眼睛,就讓範清遙想到了在孫從彤家的盯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