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事與你有何關係,快起來纔是。”甄昔皇後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的。

雲月卻是跪在地上冇有起身,“母後對我的好,我明白,既是如此,我又怎能讓母後因為我而受到父皇的遷怒?”

嚴謙進門的時候,就看見雲月公主哭得情深義重著。

隻是瞧著雲月公主那哭紅的眼睛,嚴謙說不厭惡是假的。

剛剛皇後孃娘三番兩次提起外麵的皇子妃,是雲月公主故意一次次打斷。

現在倒是想起來裝好人了?

如此想著,嚴謙走到甄昔皇後身邊時,故意把嗓子抬高了幾個度,“剛剛奴纔出去看了看,院子裡竟是空無一人。”

雲月愣了愣,“人都是去哪了?”

嚴謙不緊不慢地笑著,“是啊,奴才也納悶,所以特意派人去查了查。”

雲月被嚴謙吊著胃口,脖子都是仰酸了,可哪怕是心裡早已將嚴謙罵了個遍,麵上卻還是保持著原本的姿勢焦急的等著答案。

甄昔皇後可是不能這個時候跟雲月鬨翻了臉,看著嚴謙道,“你這奴才這年紀大了,說話也是不利索了,快些告訴本宮究竟出了什麼事兒?”

嚴謙如何不知皇後孃孃的提醒,忙轉回頭笑著道,“奴才仔細一打聽才得知,原來是太子妃見院子裡的皇子妃們凍得厲害著,便將人都請去了偏殿,更是還讓人給皇子妃們準備了薑湯。”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就笑了,果然啊,小清遙那孩子從來就不會讓她失望。

隻是還跪在地上的雲月,聽著這話卻是笑不出來了。

本來是想給皇後抹黑的,現在卻反倒是讓皇後拉攏了人心……

麵對如此事宜願為的結局,她能笑出來纔是怪的!

甄昔皇後纔不管雲月心裡怎麼想的,總算是把話題引到了這個上麵,便索性趁熱打鐵,“剛剛光顧著跟雲月敘舊,倒是冷落了外麵的幾個人,讓她們過來吧,正好也讓雲月見見小清遙。”

甄昔皇後把話直接給說成這樣,雲月就是想要找藉口繼續拖延都不行了。

嚴謙也是個撒冷的,不等雲月的反應就連忙出去請人了。

“雲月啊,你也趕緊起來吧,到底是冬天地上涼,若是凍壞了,你母妃和你父皇怕都是要來找本宮算賬的。”甄昔皇後笑眯眯地伸出手,不過是一句話,就是挑明瞭自己跟雲月的立場。

到底不是從本宮的肚皮裡麵蹦躂出來的,就算再怎麼裝孝心那也是個外人。

雲月見此還能說什麼,隻能訕訕地坐回到了椅子上。

嚴謙走進偏殿的時候,八皇子妃和潘雨露都是已經緩過來了,聽聞皇後孃娘召見,兩個人都是連忙站了起來,恨不得瞬移到皇後孃孃的麵前。

早召見早脫身啊。

如今的嚴謙看範清遙可是怎麼看怎麼順眼,不但親自走到了範清遙的身邊,更是全程都護著範清遙走路,不停地提醒著,“太子妃您當心些,這裡路滑,那邊是立冬前剛修的路,怕是不穩,您跟著奴才往這邊走。”

麵對嚴謙如此熱絡恭敬的態度,就是連八皇子妃都是羨慕得不行。

想她每次去張淑妃寢宮時,那些個奴才哪個不是都對她冷冰冰的。

再是看看同樣是兒媳婦的範清遙……

想想都能抹下一把辛酸淚。

寢宮裡,雲月已是恢複了常態。

隻是範清遙進門時,還是看出了雲月那微微泛紅的眼睛。

不過所謂的同情心,範清遙卻是完全冇有的。

雲月故意拖延著皇後孃娘讓皇子妃們在外麵受凍,可見其居心叵測。

這天寒地凍的,皇子妃們又都是養尊處優慣了的,當真凍昏過去也是正常的。

而若當真如此,不但能沖淡了太子回來的隆重,更是還能讓皇上遷怒皇後孃娘。

上一世,範清遙被愉貴妃和百裡榮澤拿捏的那麼死,或許其中就有雲月的獻計,可從始至終,範清遙也隻是草草的見過雲月幾次,而每一個雲月都是能在她麵前裝儘好人,足以見雲月的心機之深。

“給母後請安。”

八皇子妃連同潘雨露,都是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請著安。

甄昔皇後知道這倆人在鳳儀宮拖延的時間本就是有些長了,便草草的囑咐了幾句,就讓百合將人給送了出去。

等到八皇子妃跟潘雨露一經離開,範清遙纔是上前一步,“兒媳見過母後。”

甄昔皇後瞧著範清遙就樂得合不攏嘴,忙伸手道,“自家人哪來那麼多繁瑣的東西,快是過來給本宮瞧瞧可是又瘦了?”

範清遙順勢握住那伸到麵前手緩緩起身,走到皇後孃孃的麵前任由打量著。

看著兩個人交握在一起的手,雲月不禁蹙了下眉。

放眼這後宮裡的女子,哪個混到最後還不都是給人家當兒媳的命?

就連她的母妃都是皇家的兒媳。

曆來婆媳就是難以相處的,說是水火不容都不為過。

如今看著皇後孃娘是真的發自內心喜歡著範清遙,雲月的心裡說不羨慕那是假的,因為她知道,以後她未必會有範清遙這樣的福氣。

“對了,這位就是雲月公主,論年紀比你大了幾歲,但太子卻是比雲月大幾歲的,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既是要嫁給太子的,便是雲月的嫂子。”甄昔皇後笑容滿臉引薦的同時,還不忘告訴範清遙,就算雲月是公主,但身為太子妃的範清遙也無需跟其用尊稱。

範清遙如何聽不懂皇後孃孃的意思,未曾行禮隻是笑著點頭,“雲月公主。”

雲月忙從手上退下了一個鐲子,塞進了範清遙的手中,“都是我的疏忽,可是忘記鳳鳴就要大婚了,這鐲子雖不是什麼價值連城的東西,但也是跟了我數年,皇嫂不要嫌棄纔是。”

範清遙笑著收下,“雲月公主的東西,便就是價值連城的。”

雲月,“……”

這嘴巴,當真是個會說的。

甄昔皇後可不想讓自己的兒媳婦久站,忙笑著把人拉到自己的身邊坐下,“宮門前還冇有動靜,想來太子還需一段時間,眼下各個寢宮也都是熱鬨著,你就在這裡嘮嘮家常,也算是陪著本宮打發時間了。”

為啥各個寢宮都熱鬨,還不是因為皇子妃們都是忙著給妃嬪請安去了?

很明顯,甄昔皇後也是在催促著雲月,趕緊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吧。

這話說的,是個傻子都聽明白了。

但雲月卻是笑著握住了甄昔皇後的手,“原本我想著隻有我自己陪母後,自是有些寡淡的,好在皇嫂來的及時,如今有我跟皇嫂一同陪伴著母後,母後這鳳儀宮就是想不熱鬨都難。”

甄昔皇後,“……”

這臉皮厚的可以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