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局麵,可是讓眾人都有些傻眼了。

雖然永昌帝是為了顧忌著自己的顏麵,纔將八皇子餵了板子,但在其他眼裡看來,這就是明晃晃的在偏心太子和太子妃啊!

而皇上為什麼要向著太子妃,還不是更加重視太子的表現?

這下子,眾人看太子跟太子妃,就是不想高看都得高看了。

尤其是那些前幾日拚了老命討好和碩郡王的文官們,心裡更是暗暗發誓,願望尚未達成,他們還需努力,等過了今晚他們還得繼續堵在和碩郡王回家的路上。

如此一來,三皇子一黨的大臣們臉色就彆提多難看了。

百裡榮澤和愉貴妃就更不用說了,頭頂上烏雲密佈的都是快要打雷了。

百裡榮澤隻是想要讓八皇子出麵吸引了旁人的注意力,如此眾人纔不會將視線都落在太子的身上。

誰想到,被他推出去當槍的八皇子,反倒是將太子推上了最高點!

甄昔皇後如何不明白皇上的試探?

她更清楚,皇上是在顧忌著自己那張老臉,纔打了八皇子。

想人家分彆已久的小兩口,哪個見麵不是你儂我儂的?

結果輪到自己兒子和小清遙的身上,卻還要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做戲。

好在,眼下的結局是好的。

眾人的目光釘在百裡鳳鳴的身上遲遲不肯散去,百裡鳳鳴乾脆就拉著範清遙的手,將她送回到了席位上。

他是不能抗拒父皇的猜測和試探,但他卻完全可以順水推舟讓人知道自己對範清遙的重視。

範清遙,“……”

果然是黑心的狐狸,順水推舟這種事情就是做的信手拈來。

愉貴妃當然不能任由太子牽動著宴席的節奏,忙對著身邊的雲月使了個眼色。

雲月起身,順勢將麵前的一壺酒托在了掌心之中,“女兒想著今日父皇心情大好定是要喝酒的,奈何酒醉傷身,可女兒又不想父皇掃了興致,昨夜特意調配出了這壺藥酒,雖滋味比不得宮中美酒,但卻對父皇的身體是有著很大益處的。”

永昌帝聽著這話,自是開心的。

可就在白荼下來接過雲月那壺酒的時候,永昌帝卻是看向了範清遙。

白荼多聰明,當即就是托著酒來到了範清遙的麵前。

雲月見此,說不驚訝是假的。

父皇現在竟如此信中範清遙了麼?

連她釀的酒,都是要去範清遙的麵前過一遍?!

範清遙接過酒打開,先行倒出了一些放在鼻息前聞了聞,再是輕抿了一口,才起身看向皇上道,“白茯苓,甘菊花,石菖蒲,天門冬……均搗成細末用酒浸之,待藥物徹底與酒融合,常人引下可起到潤肌膚,壯力氣之功效。”

雲月,“……”

她似乎知道父皇相信範清遙的理由了。

永昌帝聽聞後,開懷一笑,纔是看著雲月道,“到底是女兒,就是比兒子細心呐。”

雲月尷尬的笑了笑,心裡彆提是什麼滋味了。

這養眼酒乃是藥師門的獨傳,她也是學了幾個月才掌握到了精髓。

結果範清遙不過是一問一品,便知曉了其中門道。

愉貴妃看出了女兒的不開心,低聲安慰著,“何必為了一個野種不開心,如今你父皇重視太子,那野種自也是跟著水漲船高。”

雲月看著母妃那永遠高高在上的嘴臉,沉默著冇有說話。

她確實是驚訝父皇對範清遙的器重,但她更心驚的是範清遙醫術上的造詣。

都說陶家醫女不出廢材,看來果然不假。

隻是這番話,雲月知道跟母妃說了也是無用的。

母妃身份顯赫,乃是家中嫡女,從小就是養尊處優的過活著,嫁給了父皇後,母妃更是一直得寵到了現在。

這樣一個從小就高人一等的母妃,從身份上評判他人存在的價值,早已是刻在骨頭縫裡的習慣。

但雲月不同,在藥師閣的這一年,她明白了實力纔是說明一切的根本。

雲月再是看向不遠處的範清遙,微微攥緊著手中的帕子。

母妃不懂不要緊,她明白就可以了。

這次回來,她勢必要斷掉範清遙的翅膀。

甄昔皇後一向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瞧著愉貴妃跟雲月一直竊竊私語著,便是小聲對著身邊的皇上道,“雲月昨兒個晚上纔回宮,又是連夜給皇上釀酒,就算是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皇上可不好冷落了孩子的一份心意纔是。”

永昌帝聽著這話,自然而然的就是將目光轉向了雲月。

結果,同樣就是看見了愉貴妃跟雲月低聲說著什麼。

永昌帝眯起眼睛,似笑非笑,“你們母女聊得倒是歡快,不知在聊些什麼?”

麵對皇上突然的詢問,可是把愉貴妃和雲月給驚了一跳。

到底是愉貴妃反應迅速,忙笑著道,“這不是雲月的寶嫣表妹來了麼,雲月好奇怎麼冇看見人。”

永昌帝提前就知道愉貴妃的外甥女進宮了,如今冇瞧見人便道,“今兒個是家宴,倒冇那麼多講究,人既是來了,應該讓其一併出席的。”

這話,算是給足了愉貴妃的麵子。

說到底就是愉貴妃的外甥女,無名無分的,根本冇資格參加皇家宴席的。

愉貴妃忙起身笑著道,“皇上寬宏臣妾知道,可臣妾那個外甥女兒一慣是個羞澀怕生的,臣妾過來前便是讓人陪著她在宮裡麵四處走走,也算是不負皇上恩澤。”

永昌帝點了點頭,便冇再說話。

宴席還在繼續,眾人見皇上心情大好,殿內便愈發的熱鬨了起來。

等到歌姬退下,早已守候在門外的宮女們便是魚貫湧入,給各位主子上菜。

皇家設宴,一向都是分主次的,就連飯菜亦是如此。

皇上是最為豐盛的,足有六十六道菜,次為皇後,取之皇上的一半。

再來就是皇子們和位高權重的大臣們,各位二十道,葷素對半。

置於其他的女眷們,則就是能簡則簡,基本上也就是梁三道菜而已。

妃嬪們雖能比其他的女眷好些,但最多也就五道菜。

精緻的,可口的,都先可著皇上皇後以及愉貴妃和皇子,大臣們。

剩下的那些,再是分給在場的妃嬪們。

等輪到皇子妃和女眷這裡,有的菜甚至就是明顯的邊角料拚湊而成。

可大家對於這樣的規矩早就是默認了的,如今也是見怪不怪的。

範清遙身為冇過門的太子妃,但到底是皇上下旨改口了的,待遇雖是太子妃的待遇,但也是跟身邊的和碩郡王妃菜色基本上。

和碩郡王妃生怕範清遙不習慣,便是想要小聲勸上幾句。

結果她剛要開口,就瞧見又有宮女端著托盤走了過來。

那托盤上的菜有葷有素,香氣四溢,看著品相,應當是皇子那邊的纔是啊。

而就在宮女將托盤裡的菜,一一擺放在範清遙麵前時,身後的女眷們也是紛紛朝著範清遙的方向看了過來。

她們當然知道,這樣的場合應該聽不聞,見不驚的。

可是麵對如此刺激人的場麵,誰又能真頂得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