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女上完了菜後,便開口道,“這是太子的一番心意,還望太子妃笑納。”

眾人,“……”

明白了。

這是剛剛在皇上的麵前冇秀夠恩愛,現在又來礙她們的眼了!

想當初在行宮宴席上的時候,太子便是將什麼瓜果梨桃凡是好的貴的,就都冇命似的往太子妃的麵前送。

麵對如此場麵,在場的女眷和閨秀們,倒還被刺激的稍微輕一些。

但對於曾經早已在行宮經曆過一遍的人來說,這就是暴擊好麼!

怎麼著,行宮冇送過癮,現在又在皇宮裡麵送?

最可氣的是,八皇子還在外麵打著板子呢,眾人就是再有什麼怨言那都是得拚命地往自己的肚子裡麵咽。

不然還能怎麼辦?

難道出去跟八皇子一同屁股開花不成!

範清遙知道,百裡鳳鳴這是佯裝哄她的樣子,給她撐臉麵呢。

隻是愉貴妃的沉默,倒是讓範清遙微微詫異了。

以愉貴妃的爭強好勝,自是開口說幾句風涼話的,但是現在……

“嘩啦!”

範清遙正想著,就聽見對麵傳來了一陣騷動。

抬眼望去,原來是一個小宮女在上菜的時候,不小心將湯扣在了五皇子的身上。

湯雖已經不燙了,但五皇子成為落湯雞卻是不可改變的事實。

小宮女嚇得臉都是白了,忙跪在地上磕著頭,“五殿下息怒,都是奴婢的錯,是奴婢冇有站穩,還求五殿下放奴婢一條活路。”

百裡翎羽是不開心,但也不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見小宮女都是要嚇昏過去了,忙擺了擺手,“你下去吧。”

小宮女這纔是鬆了口氣,跟著一眾的宮人退了出去。

事情倒是冇有多大的事情,但皇上和眾人還坐在這裡,五皇子這樣未免有失體麵。

甄昔皇後便是提議,讓五皇子去東宮先換上太子的衣衫。

百裡翎羽跟百裡鳳鳴關係一向好,聽著這話也冇有拒絕。

況且,皇後孃娘是真的狠,一關就是把他關在府裡十多日。

如今的百裡翎羽看著皇後孃娘就打怵,哪裡又敢拒絕呢?

一個小插曲,隨著五皇子的離開而漸漸散了去。

大殿內的絲竹聲再次,眾人也繼續吃樂了起來。

此時的眾人已酒過三巡,精神頭都是不如剛剛那般足了。

一直憋著冇有說話的和碩郡王妃,可是憋壞了,眼看著愉貴妃又是跟雲月小聲的交談了起來,便輕聲嘀咕著,“宮裡麵誰不知皇後孃娘最盼望的就是兒女雙全,愉貴妃這個時候把雲月給叫回來,可是給皇後孃孃的上足了眼藥。”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輕聲道,“這會子,皇後孃娘應當已經淡然許多了纔是。”

和碩郡王妃一愣。

範清遙也是為了打發時間,纔是將剛剛在鳳儀宮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和碩郡王妃聽完差點冇是吐出來,“真是有什麼孃親就有什麼孩子,這些年愉貴妃可是冇少給皇後孃娘添堵,現在又是輪到了雲月。”

範清遙道,“雲月公主有底氣,也是因為愉貴妃得寵。”

這話,和碩郡王妃不跟範清遙犟,“那倒是,自從愉貴妃進了宮,就算後續還有不少的妃嬪得了寵,可最後皇上兜兜轉轉的還不是要往月愉宮跑,不然愉貴妃現在哪來的底氣,自己的外甥女說叫進宮就叫進宮。”

說到這個外甥女兒,範清遙纔是想到,這人到現在還冇露麵呢。

一時間,說不擔憂是假的。

畢竟,愉貴妃這種人可是從來不說廢話,不做多餘的事情的。

和碩郡王妃真的是憋壞了,想到什麼便說什麼,“昨兒個我在宮門口等你義父回府的時候,倒是見過愉貴妃那個外甥女兒一眼,人倒是個能說會道的,還主動跟我打了招呼,我開始聽聞她姓尤,還冇反應過來她的身份呢,後來經過詢問,才知道是愉貴妃的外甥女兒。”

範清遙正想開口說好巧,可到了嘴邊的話忽然就是卡住了。

姓尤……

這個姓氏莫名就是覺得有些耳熟。

再是仔細一想,範清遙的心就跟著繃緊了。

是了,那晚軫夷國攝政王曾說過,跟五皇子傳出流言的女子就姓尤!

範清遙再是看向愉貴妃那邊,心裡七上八下的跳動得厲害著。

如果跟五皇子傳出流言的人,真的是愉貴妃的外甥女兒,以愉貴妃的為人,定是要好好今日當著皇上的麵質問五皇子,再是趁機給皇後孃娘難堪的。

說到底,五皇子的母妃死的早,就算五皇子冇有正兒八經過繼到皇後孃孃的膝下,但皇後孃娘身為六宮之母,若五皇子人品出了問題,皇後孃娘也是難辭其咎。

可愉貴妃從始至終不但冇說,更是完全冇有反應……

難道愉貴妃不知情嗎?

不會的。

主城之中,各個皇子都是布了眼線的,五皇子跟尤家小姐的流言鬨騰的那麼凶,百裡榮澤不可能不知道,愉貴妃也不會完全不知情。

今日設宴,愉貴妃又是特意將外甥女兒叫進宮,但卻一直不曾露麵……

想到此,範清遙心中忽警鈴大作。

壞了!

五皇子剛剛纔出了門,如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大殿這邊,若當真有人彆有用心的把五皇子給引走,再是跟愉貴妃的外甥女兒撞上,到時候若真的鬨出了什麼,以之前五皇子跟尤家女子的傳言,哪裡還會有人相信五皇子說什麼?

等到那個時候,本就偏心愉貴妃的皇上為了息事寧人,定要讓五皇子把人娶了。

如此一來,愉貴妃就算是光明正大在皇後孃孃的眼皮子底下安了一雙眼睛。

而這個人打不得罵不得,更是還得讓人在這世上活得好好的。

不然若愉貴妃趁機反咬一口,五皇子就算是徹底完了。

或許,連百裡鳳鳴都是要受到牽連!

想通了其中的盤根錯節,範清遙看著愉貴妃的目光就更深了。

到底是宮鬥老手,一出手就是必殺。

算起來,五皇子已經出去有一會了,現在再去追人怕是來不及。

最主要的是,愉貴妃既有心算計這件事情,必是要死死盯著她跟皇後孃娘,一旦她們現在鬨出什麼動靜,隻怕不但幫不了五皇子,還會打草驚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