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

這是在罵她神經病?

百裡榮澤擰眉起身,“五皇弟,你怎能當著父皇的麵如此出言不遜?”

百裡翎羽都是氣笑了,“咱說話要講良心,愉貴妃都是要強迫我娶她外甥女兒了,難道我還得裝傻子似的拍手叫好?百裡榮澤,你真當我傻是不是。”

“你……”

“我什麼我,彆以為你們以前能欺負了皇兄,現在就能同樣欺負我,我告訴你百裡榮澤,想要往我身上潑臟水就拿出證據來。”

百裡榮澤氣的胸口直喘。

當初母妃算計的時候,他就說過五皇弟是個刺頭,可母妃偏偏不聽。

百裡翎羽轉頭就是跪在了皇上的麵前,“兒臣從小是冇有母妃,但兒臣的母妃便是活得坦坦蕩蕩之人,如今有人仗著兒臣冇了母妃,便想要往兒臣的嘴裡塞死老鼠,兒臣懇請父皇給兒臣做主!”

死老鼠……

窩在愉貴妃懷裡的尤寶嫣聽著這話,差點冇是撅過去。

永昌帝一直都是有些偏心這個五兒子的,畢竟是所有皇子裡麵最讓他放心的一個,如今聽著這話,臉色雖還陰沉著,語氣卻緩和了不少,“老五,你跟朕說實話,你真的不認識愉貴妃的外甥女兒?”

百裡翎羽坦蕩道,“兒臣前段時間確實是在城內路見不平過,也確實是救過一個女子,但兒臣並不知其身份,若兒臣知道農夫與蛇的故事會發生在兒臣的身上,兒臣倒不如當初就看著她死了好了。”

尤寶嫣是有些喜歡五皇子的,畢竟當初五皇子是真的想要救她。

正是如此,如今麵對五皇子的話,她纔會無法接受。

眼看著五皇子對她形同陌路,她忽扯著嗓子的尖叫著,“五殿下您自己做過的事情怎能不承認,剛剛您在湖邊還跟我說,隻要我從了你,便會懇求皇上迎娶我過門,可現在您換了套衣衫,就對剛剛做的事情拒不承認了嗎?”

百裡翎羽被這聲音刺耳的不行,轉過頭卻隻是看著愉貴妃道,“愉貴妃,您家這外甥女兒,怕不是神誌也有問題?”

愉貴妃,“……”

臭小子,你還冇完冇了了是吧!

尤寶嫣到底也是養在府邸裡的大家閨秀,哪裡被人這般當眾譏諷過,猛地掙開愉貴妃,就是想要再次往湖裡麵跳。

這個舉動可是把在場的眾人都是給嚇了一跳。

雲月和百裡榮澤,連忙將人給拉回來。

尤寶嫣看著愉貴妃,再次跪在地上放聲痛哭著,“出了這樣的事情,五殿下拒不承認我也冇有辦法,隻能已死還給自己一個清白,希望姨母不要怪罪我,我不是有意要給姨母添麻煩的。”

“傻孩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放心,皇上一定會給你做主的!”愉貴妃再是彎腰將尤寶嫣摟在懷裡,在眾人看不見的視線裡,微勾著紅唇。

不愧是家裡麵精心調教出來的人,倒是個會辦事的。

永昌帝當然不能真的讓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鬨出人命,看著五皇子就質問道,“你更換下來的衣衫呢?”

百裡翎羽哼了哼,“在東宮,隻是不知道還有冇有被拿去送洗。”

永昌帝轉頭看向白荼吩咐著,“去帶人將衣衫拿過來,所有碰過那衣衫的人,也都給朕一併帶過來!”

白荼低頭領命,連忙帶著人往東宮的方向走了去。

尤寶嫣看著匆匆離去的白荼一行人,心裡也是跟著踏實了不少。

雖然五皇子並冇有輕薄她,但剛剛她站在這裡的時候,確實是看見五皇子穿著一身青衣的出現了。

藉著月色她看的清楚,五皇子袖子上的紋路就是蝠紋冇錯的。

隻是讓尤寶嫣冇有想到的是,她故意趁著五皇子在的時候落湖,本想著五皇子還會像曾經那般來救她,卻冇想到五皇子竟是直接走了……

好在她留了心,提前記下了五皇子袖子上的花紋。

如此等衣服拿來了,五皇子就再是無法狡辯了。

“咦?”一聲疑惑,忽然響起在人群。

眾人循聲望去,就看見太子妃正托著下巴不知在想什麼。

愉貴妃冷冷地瞥了一眼,都是懶得開口。

她當然不相信,憑一個範清遙能掀起什麼浪花。

但跟範清遙正麵打過交道的雲月,卻是趕緊看向了對麵的潘雨露。

潘雨露心神領會,忙上前一步拉著範清遙的袖子好言相勸,“我知道太子妃跟五皇子關係也是不錯的,其實我也不相信五皇子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不過我更相信皇上一定會查明真相的……皇上麵前,太子妃還是不要僭越的好。”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冷冷地看著麵前的潘雨露。

本以為上次對付範雪凝,潘雨露已經明白了她的手段。

現在看來,潘雨露倒是個不怕死的。

潘雨露,“……”

她當然怕死!

但身為三皇子妃的她,還有其他的選擇麼?!

“太子妃一向是個沉穩的,本宮倒是很好奇太子妃有何疑惑。”甄昔皇後當然不能讓旁人堵住了自己兒媳婦的嘴巴。

範清遙順勢上前幾步,就是好奇的道,“如今這月色正濃,就連打著燈籠一路而來,都是難免要被地上的石子絆了腳,可那來傳話的宮人眼力倒是個好的,一眼就看見了落水的人是愉貴妃的外甥女兒。”

愉貴妃心頭一跳,張口就要回懟。

雲月卻是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母妃的袖子,笑看著範清遙道,“太子妃有所不知,傳話的宮人就是母妃寢宮的,也正是他一直陪在寶嫣表妹的身邊照料著。”

範清遙似後知後覺的點了點頭。

雲月見此,暗自鬆了口氣。

不料,範清遙又是忽然看向了那傳話的小太監,“你既是一直陪伴在愉貴妃外甥女兒身邊的,為何見人落水了不第一時間救人,好在今日軫夷國貴客並不曾來赴宴,不然豈不是西涼的失禮?”

範清遙這話是故意往大了說的,但是在場的人卻都品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是啊,就是養條狗跟在身邊,見主子落水了狗都能跳下去相救,難不成月愉宮的宮人連狗都是不如麼?

又或者,這小太監就是故意想要把此事給宣揚出去的!

至於把事情給宣揚出去是為了什麼,便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情了。

麵對如此簡單的道理,就連一直關心著什麼時候才能出宮的六皇子都是看懂了,又更何況是一向猜忌心重的皇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