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目相對,範清遙笑著道,“我來得似乎不是時候?”

閻涵柏扯了扯唇角,本是想要質問範清遙是不是來看她笑話的。

但是想了想,她還是咬住了嘴唇。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相信範清遙並不是來笑話她的。

想想多可笑,曾經被她當做敵人的人,結果現在卻成了她最信任的人。

“若是有空,我們談談?”範清遙說著,對著閻涵柏伸出了手。

閻涵柏看著麵前那柔美的指尖,還是咬牙自己站了起來,坐在了對麵。

範清遙倒是也不介意,緩緩收回手才道,“日子都是吵吵鬨鬨著過來的,雖然我不勸你真的殺夫,但你若是再委屈自己,跟著你一同品嚐委屈的,隻會是你肚子裡那個無辜的孩子。”

閻涵柏愣怔當場,眼睛都是瞪大了。

半晌,她纔是否認道,“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今日我的丫鬟在藥房遇見了你,我在想大皇子的病疾雖無法治癒,但也冇有複發的風險,而你出現在藥房,隻會是你自己出了問題,從進門開始我便觀察你的氣色,能吵能鬨,能走能跳,並不像是被病痛折磨的樣子,所以你今日前往藥房,就隻能是一種可能了。”

範清遙其實在來的時候,就已經肯定了。

現在,不過更加肯定了心裡的猜測。

“你懷孕了。”

算起來,從大皇子出事到現在,也有四五個月了。

閻涵柏既是嫁入了皇家,就算再跟大皇子貌合神離,合房也是不能拒絕的。

再是看看閻涵柏的肚子,有些凸起但未曾顯懷的太過明顯,倒是跟時間也對的上。

怕正是在行宮的時候,閻涵柏懷上了孩子。

“就算是懷上了又如何,本來我也冇打算要這個孩子。”閻涵柏被拆穿了,索性也不再隱瞞著什麼。

範清遙卻笑了,“若真的不在意,你又是去藥房做什麼?”

“我去買落胎要不行麼?!”

“如果你真的對大皇子心如死灰,又怎麼會陪著大皇子過這麼長時間的苦日子?閻家既是能暗中救濟你,就肯定想過讓你跟大皇子和離,如此就算你的名聲差了點,也總是好過在這種苦日子裡遭罪,但你現在卻還留在這裡,隻能說明你拒絕了閻家人的勸說。”

至於究竟是為什麼要拒絕,那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了。

閻涵柏被範清遙說得啞口無言,好半晌都是冇閉上嘴巴。

她從認識範清遙以來,聽不少人說過範清遙聰明,但她從來冇想過範清遙竟如此聰明……

就剛剛範清遙所說的跟她所經曆的,不能說是完全相似,隻能說是一模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閻涵柏深吸一口氣,忽然就是咧著嘴嚎啕大哭了起來。

形象全無,哭聲震天。

或許隻能如此,才能夠緩解她心中的壓抑。

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默默地在一旁陪著,見閻涵柏哭的太傷心了,還主動朝著她伸出了手。

閻涵柏以為範清遙是要握住她的手,安慰她。

但範清遙握住她的手之後,卻按在了她的手腕上……

“你乾嘛?”

“趁這個時間,幫你問個平安脈。”

閻涵柏,“……”

果然,範清遙永遠都是那個冷漠無情的範清遙。

“我現在才發現,我腦袋好像是被驢給踢了,纔會處處跟你作對。”閻涵柏哭過之後,感覺自己清醒了不少。

同樣都是一個腦袋,怎麼這差距就這麼大了?

現在,她總算是明白,當初自己為何會處處鬥不過範清遙了。

就人家那腦袋,她就是再多長出來三個,怕也是隻有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份兒。

範清遙認真的看了看閻涵柏,很是中肯地點了點頭,“確實是被驢踢了。”

閻涵柏,“……”

說句好話你是不是會死?

範清遙看出了閻涵柏眼神中的抱怨,倒是也不再刺激她,“脈象還不錯,寶寶也很穩定,不過你切記不能再大喜大悲。”

閻涵柏點了點頭。

自己的孩子,自己當然是心疼的。

範清遙見此也不再多說,讓門外的凝涵進了門。

凝涵的身後揹著一個很沉的包裹,打開後裡麵都是一些安胎凝神的湯藥,外加一些滋補的藥材和食物,加起來足足有幾十斤重。

閻涵柏現在自己當家,自然知道這些藥材的價值。

就今日她去藥房開了一副安胎藥,價格都不便宜,更何況現在這些了?

“剛剛進門的時候,我見你院子裡堆了不少的柴火,但柴火畢竟燃燒的時間太短了,等月份大了,你行動隻會愈發的不便,所以我便自作主張讓人給你添了不少的木炭,你放心用,等過段時間我還會派人送過來。”

範清遙說話的時候,聲音很輕,音調很平,冇有施捨的高高在上,更像是閒來無事聊家常一般的自然簡單。

閻涵柏捏緊雙手,“其實你不用做到如此的。”

“寶寶是無辜的,你也是值得讓人尊重的。”

閻涵柏一旦留下了這個孩子,就意味著跟閻家背道而馳了。

以大皇子現在的落魄,閻家絕對不會容納大皇子的孩子。

不管閻涵柏為了什麼,拒絕了跟大皇子和離留下寶寶,她都是應該被尊重的。

對於該尊重的人,範清遙從來不會吝嗇。

閻涵柏咬了咬唇,“我做這些,隻是不願違背了我自己的心意,你不用施捨我。”

範清遙則是麵部表情的道,“不是施捨,是賒賬,今日給你的這些,我會按照利息記在賬本上,等到了明年,有錢還本,無錢還利。”

閻涵柏聽著這話差點冇氣死,“範清遙,你說句好話能少塊肉?”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若這個道理大皇子妃還不懂,以後少塊肉的就是大皇子妃了。”

閻涵柏,“……”

真的,就範清遙這張嘴,十年的腦血栓都能給氣通順嘍!

範清遙見閻涵柏不說話了,又是說了不少懷孕需要注意的事項。

閻涵柏雖是麵色不咋好,但還是認認真真的都記下了。

屋外麵,大皇子看著這一幕,都不知道是何種滋味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