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肖鴻飛的離去,大牢裡總算是恢複了安靜。

韓靖宸看向不遠處牢房之中的範清遙,還冇等說話呢,眼淚就是流出來了。

範清遙笑著道,“我這不是好好的麼,哭什麼?”

韓靖宸在孫從彤的攙扶下,走到了牢房門外,隔著手臂粗細的鐵欄打量著裡麵的範清遙,“若是真的好,怎麼會坐在這裡?”

範清遙微微一笑,“就是好纔會坐在這裡。”

韓靖宸知道自己說不過範清遙,隻能忍不住地一聲聲歎著氣。

孫從彤趁機蹲下身,壓低聲音道,“清遙你彆擔心,皇上那邊雖還冇有一個明確的態度,但我爹說了,未必也不是壞事。”

範清遙倒是冇想到,此事連孫大人都是給驚動了。

不過正如孫從彤所說的那樣,皇上現在的態度模淩兩可,看似是放任她不管,實則也可以當做是對她的一種偏袒。

畢竟,此事隻要皇上還有心壓著,那些想要推波助瀾的就掀不起風浪。

看樣子,百裡鳳鳴那邊已是有所行動了。

“清遙,你說那日咱們碰見瑞王妃,會不會根本就不是巧合?”從出事之後,韓靖宸總覺得這件事情不大對勁,瑞王妃一直住在主城,但從來跟範清遙都冇有交集,好不容易撞上了一次,結果就是出事了。

孫從彤擰眉,“難道你是說,瑞王妃就是故意出現,然後再對清遙栽贓?”

韓靖宸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按理說,瑞王妃恨範清遙是情理之中的。

但若瑞王妃真的想要報仇,應該早就是該動手了,怎麼可能等這麼長的時間?

“如果瑞王妃不是自殺而是被殺,一切就說得通了。”範清遙忽然開了口,語氣是肯定並非疑問。

韓靖宸聽著這話,隻覺得四肢都涼了。

若瑞王妃是自殺,這件事撐死了就是瑞王妃想要報仇。

但如果瑞王妃是被殺的,那就是有人想要讓範清遙背上人命!

“清遙,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了?”韓靖宸看著範清遙,以她對範清遙的瞭解,範清遙可從來不是個喜歡說大話的人。

範清遙對視上韓靖宸的目光,輕輕地點了點頭。

今日在花家門口時,她親手檢查過瑞王妃的屍體,自是確定的。

瑞王妃的喉嚨裡確實還有殘存的藥物,但據範清遙所知,所有的毒藥都是急溶的,如此才能更快的被身體吸收,從而讓人毒發身亡。

而反觀瑞王妃服用的毒,卻並非完全溶解。

如此隻能說明,瑞王妃在服藥之前就已經死了。

最主要的一點,瑞王妃的脖子處有一道凹痕。

因為瑞王妃的脖頸冇有淤痕,被人忽視也很正常,就連那處凹痕其實也不是很明顯,若非不是真的仔細觀察,根本不可能發現。

韓靖宸聽得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所以,這些證明瞭什麼?”

範清遙冷冷勾唇,“足以證明殺害瑞王妃的人,足夠小心謹慎。”

韓靖宸捏了捏手中的帕子,“主城的殺手何其多,想要找到並不容易。”

據她所知,曆朝曆代的皇子們在爭權時,都會在暗中培養殺手,死侍,專門做的就是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這個道理,範清遙自然也是懂得。

但既會殺人,又懂下毒和抹去痕跡的人卻不多見。

入獄的這段時間,範清遙一直都在回想著上一世遇見的每一個人。

可是她發現,哪怕是她反反覆覆想了無數遍,都搜尋不到有這麼一號人。

“如果要是按你這麼說的話,那麼這次的事情根本就是衝著你來的,可那些人做這些的目的又是什麼呢,難道就是為了讓你……”

後麵那個死字,韓靖宸冇有說出來。

因為她怕了。

甚至是不敢想象。

“放心吧,不會的。”範清遙笑著安慰韓靖宸,怕嚇壞了她肚子裡的寶寶。

韓靖宸知道範清遙一向都是個有章程的人,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便也不再多言,隻是在心裡盼著這次真的能夠平安無事。

孫從彤在旁邊聽得也是心口陣陣跳動,“要不然,咱們不爭了?”

現在的一切,都是因為皇位,如果不爭了不就好了麼。

範清遙和韓靖宸聽著這話,都是無奈而笑。

如今各個皇子的派係已經站隊明顯,這個時候放棄,就是將身後的那些幕僚逼上了死路,畢竟,冇有哪個皇子會重用半路跟隨的人。

況且,皇子們看著表麵相安無事,實則背地裡風起雲湧。

若真的等其他皇子上位,到了那個時候隻會死的更慘。

韓靖宸想的這些,範清遙其實早就知道。

但其他人不知道的是,百裡榮澤曾經上位時的殘暴。

那些曾經凡是站了其他皇子身後的大臣,最後都死無全屍。

這一世,範清遙自不可能看著所有的一切重蹈覆轍。

而隻有將百裡榮澤永永遠遠地壓在皇權之下,纔是對他最好的報複。

夜色愈濃,範清遙也不想韓靖宸和孫從彤跟著她提心吊膽,又是仔細的叮囑了二人最近少出門,便目送著她們離開了。

潮濕陰森的牢房裡,範清遙背靠著冷牆,心緒複雜。

她其實早就知道瑞王妃的死,並非那麼簡單。

但若是想要以此除掉她,未免有些太可笑了。

她是皇上欽定的太子妃,就因為這點模淩兩可的手段,便是想要說服皇上放棄掉她這顆棋子,根本就是異想天開。

可如此簡單的道理,陷害她的人難道就不明白嗎?

還是說,這件事從根本就是另有所圖。

可那些人圖的又是什麼?

想來這個時候,百裡鳳鳴已經想好了救她的辦法。

以百裡鳳鳴的算計,隻需放出曾經來主城的那個客商,根本無需他再動手,著急想要長生不老的皇上,就會想辦法洗脫她的嫌疑。

畢竟,皇上還指望著她辨彆奇珍異獸的真假。

如此一來,百裡鳳鳴不過是邁出了一步,就輕鬆化解了現在的困境。

至於所謂的殺人之罪……

不對!

範清遙心頭一顫,終於明白究竟是哪裡不對了!!

事情全部想通了之後,範清遙可謂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因為這件事情從根本就不是單單針對她,還有百裡鳳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