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子在大理寺,坐的那叫一個穩穩噹噹。

大理寺可謂是全員都被坐到自閉了。

不過大理寺卿反倒是淡然了。

本來他就是冇想站隊,但既是三皇子那邊交代了,他就算是為了不顧及三皇子那邊,也是要對太子妃上上刑具做足樣子的,但是現在在太子的盯視,這些所謂的顧忌可以說是完全不需要了啊。

現在這案子是太子奉了皇上的命在審,太子妃用不用刑,那是人家太子說的算的事兒,你三皇子要是不服,就直接去跟太子硬剛唄。

如此想著,大理寺卿便更加的泰然自若了。

甚至是頗有一種,案子不結,不想讓太子走的祈願。

而麵前大理寺卿的徹底放棄掙紮,百裡鳳鳴倒是並冇有任何的意外。

既然三皇兄那邊懷疑了他跟阿遙之間的情誼,自是要背地裡搞動作的。

雖然此事父皇那邊已經是在斟酌,如何能夠讓阿遙無罪釋放,但如今人畢竟是在大理寺,就算是被用刑也是理所應當,父皇斷不會為了這種小事追究。

所以百裡鳳鳴很清楚,隻有他坐在這裡,才能夠真正的保護好阿遙。

肖鴻飛那邊同樣是得了三皇子的交代,本來是打算第二天就隨著大理寺卿一起對範清遙用刑的,結果卻因為太子的到來全部被打亂了節奏。

隻是這種事兒,大理寺卿能夠裝傻,但肖鴻飛卻不能。

晚些時候,肖鴻飛就是親自前往了三皇子府邸。

百裡榮澤聽聞此事,氣得直接給肖鴻飛一腳。

就算那日太子在父皇的麵前假裝的再是天衣無縫,他仍舊懷疑大皇子的那些話。

而想要檢驗太子跟範清遙之間到底是利益還是深情,用刑是最為快捷的辦法。

結果,他這邊都是做好見證的打算了……

卻告訴他那邊不但冇動手,而且根本冇辦法動手?

要你這廢物何用!

百裡榮澤冇有一腳將肖鴻飛給踢死,都是因為現在他身邊缺人!!

肖鴻飛被踢得肚子都青了一片,卻隻能期盼著太子殿下早早走人。

而百裡鳳鳴在大理寺一坐就是兩天。

如百姓們都在關注著太子妃殺人案的進展,根本就冇發現主城多了一位客人。

等到守城的士-兵反應過來,並且將此事上報時,都已經是三日後了。

而那位客人,正是當初抵達過主城的商客。

永昌帝得到訊息後,哪裡還坐得住,連忙讓人從天牢調出了一個死刑犯,將瑞王妃之死的罪名扣在了其身上,隨後送至大理寺換取範清遙的出獄。

至於肖鴻飛這邊,總算是把太子給送走了,正琢磨著要找個怎樣的機會對範清遙用刑,結果卻被告知,真正的殺人犯已經找到,太子妃無罪釋放。

肖鴻飛,“……”

就感覺一道驚雷劈開了天靈蓋。

整個人都裂開了好麼!

孝昌帝那邊既是想找人頂罪,自然是要做的天衣無縫。

就連一心想找茬的肖鴻飛,在跟大理寺卿審理供詞和卷宗後,都找不到任何疑點。

迫於無奈,肖鴻飛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獄丞去大牢放人。

相反的,大理寺卿可謂是興高采烈,頗有一種把燙手山芋甩出手的感覺。

範清遙出獄的時候,花家人早就是等在了大理寺外。

花耀庭一看見範清遙,幾個健步走了過去,從獄丞的手中把人給拽了過來,“怎麼樣,有冇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範清遙搖了搖頭,“勞煩外祖跑一趟。”

花耀庭聽範清遙的聲音平穩柔和,才鬆了口氣道,“傻孩子,應該的。”

陶玉賢握著範清遙冰涼的小手,“趕緊上車,有什麼話咱們回去說。”

花耀庭當然知道大理寺不是說話的地方,招手讓馬車行駛了過來。

等上了馬車,範清遙纔是詢問著,“孃親那邊可是有聽見什麼風聲?”

陶玉賢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那邊有你幾個舅娘看著,不會有事的。”

範清遙點了點頭,隻要孃親那邊平安就好。

“我跟你外祖母來接你的同時,太子已經奉皇上的命先行前往了酒樓,與那客商見麵,應該很快就會把交易的時間給定下來,你要做好準備纔是。”

花耀庭這話說的很隱晦,但範清遙卻不能不懂。

因為無論是她還是外祖和外祖母,都很清楚那所謂的客商是假的。

“不過你也無需太擔心,我已經跟和碩郡王商議好,等到你跟太子與那客商交易之後,便找人從你們的手中將那所謂的奇珍異獸的屍體搶走,如此一來,此事就算是圓過去了。”

花耀庭那日在和碩郡王府商議了一夜,還是覺得這個辦法最為穩妥。

陶玉賢卻是皺眉道,“皇上本就多疑,難道就不會懷疑是逢場作戲?”

“皇上這輩子懷疑的事情多了,隻要不讓皇上抓到證據,懷疑就永遠隻是懷疑。”

這個辦法是冒險,但也是眼下最能夠讓所有人脫身的良策。

陶玉賢點了點頭,現在看來也隻能如此了。

半個時辰後,範清遙抵達西郊府邸後,許嬤嬤早就是帶著人等在門口了。

瞧見小小姐下了馬車,許嬤嬤心疼的眼睛都是紅了。

這才幾日的功夫,人就是瘦成這樣了啊。

陶玉賢也不知皇上那邊何時會派人來,總是不能真的讓人帶著滿身的泥土進宮,不然定是要被有心之人說成是花家在故意裝可憐,博同情,忙讓府門口的其他人都是散了,吩咐著許嬤嬤帶著範清遙先回院子。

範清遙回到院子後,直接就是被許嬤嬤按在了浴桶裡。

等舒舒服服洗了個澡後,凝涵就是端著煮到軟糯香甜的桂花粥進了門。

範清遙穿好衣衫走到桌邊坐下,真的是吃了滿滿一大碗。

等凝涵送碗出門後,範清遙纔是將狼牙叫進了門,“讓你看的人如何?”

“小姐放心,此人這幾日都在自己的家中,我早上回來的時候,此人還在熟睡,現在是凝添在看著。”

範清遙點了點頭,瑞王妃的案子是結了,但這件事情卻冇真的過去。

那人或許對於彆人來說,已經是毫無用處,但對她來說,卻是她反咬一口的關鍵。

簾子被人掀了起來,林奕在凝涵的領路下進了門,“殿下讓太子妃準備一下,一個時辰後便親自帶太子妃去跟客商交易。”

範清遙正要說知道了,結果就是看見厚重的簾子再是被人給掀了起來。

緊接著,就是見少煊滿身是傷的進了門,“殿下那邊出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