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鳳鳴是真的有些冷了,見範清遙在軟榻上坐的舒服,便再是側了側身,湊到她的身邊,摟著她一同靠在了身後的軟墊上。

紫述香的香味,瞬間籠罩全身。

看著範清遙那滿臉的厭惡,百裡鳳鳴笑著道,“看樣子,這位軫夷國攝政王當真是把你給得罪的不輕啊。”

範清遙依偎在百裡鳳鳴的懷裡,輕輕擰眉,“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既然軫夷國攝政王誠意十足,倒不如試試。”

範清遙點了點頭,對於百裡鳳鳴的回答並不意外。

軫夷國攝政王看似是在以請求的態度,實則卻姿態強硬。

殺客商,根本就是不想跟她們任何猶豫的退路。

雖然範清遙有的是辦法,再是找其他人充當客商,但現在軫夷國攝政王態度不明確,若是真的撕破臉,誰不知道又會惹出怎樣的事端。

況且,範清遙總覺得軫夷國攝政王並非他自己口中說的那麼無辜。

百裡鳳鳴想的跟範清遙差不多,隻是現在還有很多冇有捋順,他也不想多說。

察覺到懷裡的人兒沉了沉,百裡鳳鳴側過臉,就看見原本依偎在身邊的範清遙,竟是就這麼閉著眼睛的睡著了。

看著她那恬靜的睡顏,百裡鳳鳴幾不可聞的歎了口氣。

這幾日,當真是把她給折騰壞了。

範清遙是真的冇想到自己就這麼睡死了過去,等睜開眼睛時,天都是黑透了。

凝涵聽聞見屋子裡的動靜,連忙掀起簾子進了門,一看見自家小姐,便是笑的合不攏嘴,“小姐可是餓了?”

範清遙看著空空蕩蕩的軟榻,詢問著,“太子何時走的?”

“半個時辰前,太子殿下特意交代無需叫醒小姐,說是讓小姐再多睡一會,哦,太子殿下還說了,宮裡麵還有很多事情冇有辦完,所以才急著動身,等過幾日得了空閒,便來府裡陪小姐睡個夠。”

範清遙,“……”

不要臉這種事兒難道是會傳染?

荷嬤嬤的動作很快,等範清遙下了軟榻,飯菜就是已經都擺上了桌。

範清遙這邊剛要動筷子,暮煙就是掀著簾子進了門。

“可是打攪到三姐姐吃飯了?”

“怎麼會,既是來了就陪我吃一些再走。”範清遙連忙讓凝涵添筷子。

暮煙捧著飯碗,一雙黑溜溜的眼睛卻始終看著範清遙。

看著看著,眼睛就是開始紅了。

範清遙趕緊拿出帕子,擦拭著她的眼角,“好端端的這是怎麼了?”

暮煙梗嚥著道,“我就是感覺自己很冇用,幫不到三姐姐任何,不如其他人那般,都是能夠為家裡麵分擔的。”

聽見三姐姐入獄,她都是嚇得慌了神的。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周仁檢,結果周仁檢卻如同哄孩子似的,告訴他無需她擔心,太子殿下那邊已經在想辦法了。

若是以前,暮煙自不會多想。

畢竟,女子本就是該在後院的,不拋頭露麵也是本分。

可如今在她的前麵,不但有三姐姐,更是還有天諭和笑顏,一想到所有人都能夠為這個家分擔,她這心裡就充滿了負罪感。

範清遙看著暮煙委屈的模樣,就是笑了,“可是覺得虧欠了?”

暮煙含淚點了點頭。

“既是覺得虧欠,就好好的在府裡養著,然後等著風風光光的嫁入周家。”

暮煙,“……”

和嫁去周家有啥關係?

範清遙就知道,這丫頭又是鑽牛角尖了。

“以周家的勢力,足以幫花家在主城站穩腳跟,一旦你嫁給周仁檢,花家跟周家就是親家,以前花家單打獨鬥的時候,旁人自是可以毫無顧忌的下手,因為在那些看來,花家出事,隻是花家倒下了,但若是因為你而將周家和花家綁在一起,那麼以後就算有人再是想要打花家的主意,也是要好好思量的。”

範清遙並冇有指名道姓,但暮煙也知道,三姐姐口中的旁人正是當今聖上。

畢竟,當初花家遭遇的衝擊太大了。

就是現在,她們的父親,還都為此而在外麵苟延殘喘。

但暮煙可不覺得,自己真的那麼重要,“三姐姐何須安慰我?”

“不是安慰,是事實!”

一根筷子很容易被折斷但十根筷子卻足以牢牢抱成團。

暮煙,“……”

“隻要你能夠好好的融入周家,便是花家最大的依仗,暮煙,人活在世都有自己存在的意義,與其在自己的短處上糾結,倒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才能將自己的長處發揮到最大。”

“三姐姐當真是如此想的?”

“暮煙,花家曾遭遇的重創你也是親眼看見的,若想要在狂風暴雨之中屹立不倒,就要想辦法通過長處讓自己變得更強。”

上一世的經曆,範清遙不想再重複一次。

可是她卻不能永遠陪伴在姊妹們的身邊,唯一能做的就是讓她們獨立起來。

暮煙真的冇想到,原來她的婚姻還維繫著如此重要的東西,等真的把事情給想通了,就是連目光都變得堅定了,“三姐姐放心,我知道該如何做的。”

範清遙笑著給暮煙夾了一筷子的爆炒臘肉,“我家的妹妹,自是一點即通的。”

暮煙的心裡又是暖,又是酸。

她發現,三姐姐真的是很會安慰人,更知道如何才能讓一個人走的更遠。

“對了,剛剛我孃親她們回來了,特意讓我來告訴三姐姐一聲,姑母並不知道三姐姐入獄的事情,孫叔叔那邊也是封住了府裡所有人的嘴巴,三姐姐放心就是。”光顧著聊天,差點把正事兒給忘了。

這對於範清遙來說,確實是個好訊息。

就算百裡鳳鳴打算跟軫夷國攝政王聯手,其中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範清遙本打算抽空去看看孃親,不過現在看來倒是不用了。

反正孃親生產的日子要在年後,等她徹底無事一身輕再去探望也是不遲。

等跟暮煙吃過了飯,範清遙又是跟暮煙一起去了哥哥那邊。

花豐寧前段時間跑了一趟附近的押運,纔將將回來,就是從妻子的口中聽聞範清遙出事的訊息,正打算去範清遙的院子呢,結果就見範清遙進門了。

“快點給我瞧瞧!”花豐寧一個健步就是衝到了範清遙的麵前,藉著燭光仔細的打量來打量去的,不知道的還以為範清遙身上是開花了。

範清遙都是被看的無奈了,卻也不好開口說什麼。

好在武秋濯笑著道,“清遙都是要出嫁的人了,你就算是當哥哥的也得有個分寸。”

花豐寧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拉著範清遙和暮煙一同坐下,又是仔細詢問著究竟出了什麼事情,等知道是瑞王妃死了後,那兩道劍眉就擰緊在了一起。

範清遙不想哥哥擔心,便安慰著,“凶手都是已經找到了,哥哥無需再擔憂。”

花豐寧當然知道事情絕對冇有範清遙說的那麼輕鬆,不過見範清遙不想多說,他便是也不再多問,隻是仔細叮囑著,“小清遙,以後的路怕是要愈發險惡,你切記要照顧好自己。”

範清遙甜甜一笑,“哥哥放心就是。”

花豐寧知道自己一個男子不該如此墨跡,但不把話說出來就是不放心,拉著範清遙前前後後的說了好一通,說完還不忘詢問自己媳婦兒的意見。

“秋濯,你說是不是?”

“……”

“秋濯?”

花豐寧接連喊了好幾聲,都是冇得到迴應。

等武秋濯回神的時候,就看見屋子裡的人都在看著她。

武秋濯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忙笑著道,“你說的啥都對。”

花豐寧到底是個男子,並冇有那麼細膩的心思。

但範清遙明顯看出,嫂子這是有心事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