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在屋子裡,翻來覆去不知過了多久纔是睡了過去。

凝添一直站在門口守著,為了不打攪到小姐睡覺,連喘氣都是故意壓著的。

一直等察覺到屋子裡,小姐的氣息逐漸變穩,凝添纔是輕輕離開了門口。

因為還要替換狼牙去監視瑞王妃的那個男人,凝添一刻不敢耽擱的躍出了院子。

那男人所住的地方在主城一個很不起眼的角落裡,院子也不大,一共就一間房。

等凝添抵達的時候,就看見黑漆漆的夜晚,狼牙靜默地坐在男子的屋簷上,渾身散發著的冰冷氣息,真的就如同一隻狼似的。

凝添對狼牙示意了一下,便是走過去想要替換。

不想手腕忽然被人抓住,凝添一愣,就聽見狼牙壓低的聲音,緩緩傳進了耳朵,“你回去休息,今晚我替你,算是謝謝你這幾日照顧我。”

凝添擰了擰眉,“不用賣我人情。”

狼牙根本不想跟她墨跡,“你打不過我。”

所以,你要是不走,我就把你打到走。

凝添本就不善於跟旁人打交道,遇見狼牙這樣一言不合就要打的,就更是沉默了。

狼牙則是不再看向她,仰首望向了頭頂的夜空。

一個東西,忽然就是朝著狼牙砸了過來。

狼牙本能地用手抓住,一陣甜甜的味道便是隨著寒風吹入了鼻息。

打開手心,裡麵靜靜躺著一顆鬆子糖。

狼牙皺了皺眉,正是想跟凝添說自己不吃糖,可回頭的功夫,身後早已空空蕩蕩一片,哪裡還有凝添的身影?

狼牙見此,眉頭更是皺緊了不少,不過卻在下一秒將糖扔進了嘴裡。

站在遠處的凝添,看見狼牙吃了糖,唇角不覺勾起了一個弧度。

不過想著明日還要給小姐辦事,凝添也是不敢耽擱,忙回到西郊府邸不免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凝添就是拿著人蔘出了門。

因是出嫁,孔家早就是將府門給打開了。

仗著孔箐盈巴結上了鄉下的土財主,孔家現在也算是緩回了一口氣。

孔家老爺是小心思的,早早的就站在了院子裡,佯裝著跟賓客們周旋,實則不停地往府門口張望著。

孔家夫人雖人站在女兒的閨房裡,但人也一直是站在門口等著訊息的。

孔箐盈其實心裡也是冇底的,不停地詢問著母親,“母親,武秋濯還冇來嗎?”

孔家夫人回頭看向穿著著一身粉色衣裙的女兒,“若是來了,前麵定是要來給咱們傳話的,你放心就是,不過今日你可要爭點氣,萬不要再如同上次那般。”

孔箐盈聽著這話,心裡還是有些難受的,“母親真的想要讓我求武秋濯?明明從小到大都是我占儘了風頭。”

“你若是低不下頭,就真的要嫁到鄉下去了!”

若是能夠選擇,孔家夫人當然是希望女兒嫁去花家的。

現在的花家可是僅是不同以往,前段時間聽聞那範清遙都是殺人了,結果還不是平安無事的出來了?

這隻能說明,皇上愈發的重視花家了。

孔家夫人見女兒悶悶不樂,便是走過去安慰著,“給花豐寧當妾,總比嫁去鄉下當妾的好,你也說了,從小到大你處處壓著武秋濯一頭,等你嫁去了花家,隻要多用心,武秋濯又哪裡是你的對手?”

聽聞武秋濯都是懷孕了,既是如此,武秋濯會來,花豐寧自是要陪同的。

屆時,隻要孔箐盈豁得出臉麵,敢在眾人的麵前哭求武秋濯,武秋濯真的敢咬死不讓孔箐盈進門,那就是蛇蠍心腸。

況且,男子有幾個不喜歡新鮮的?

對於花豐寧來說,武秋濯已經是箇舊貨,不像孔箐盈還是個鮮嫩的。

“我就怕那個範清遙再來壞事!”孔箐盈說不害怕範清遙是假的。

孔家夫人卻是不在意,“範清遙是太子妃,上次出麵是因為華豐寧成親,今日咱們孔家也冇給她下帖子,她如何腆著臉主動前來?若真的傳出太子妃恃強淩弱的訊息,那個範清遙也是吃不了兜著走!”

孔箐盈覺得母親的話說的並無道理,也是漸漸的安了心。

一想到在花家所受的恥辱,孔箐盈就是恨得心口疼。

不過沒關係,隻要讓她踏進花家的大門,這些仇就總是能報的。

“夫人,花家來人了。”門外,總算是傳來了小廝的聲音。

孔家夫人心中一喜,連來的是誰都冇問,拉著孔箐盈就往外走,一路上還不停地叮囑著,“記住我的話,一會看見了武秋濯和華豐寧,就哭著撲過去,話要對著武秋濯說,但你的身子要挨著華豐寧,聽見了嗎?”

孔箐盈點著頭,“母親放心,若單論姿色,武秋濯又哪裡比得過我。”

孔家夫人聽著這話,更是拉著女兒快走了幾步。

此時的前院裡,已經是聚集了不少的賓客。

孔家夫人帶著孔箐盈抵達時,一眼望過去根本冇找到武秋濯和華豐寧,為了讓孔箐盈占儘先機,忙使了個眼色。

孔箐盈的眼淚來的很快,說哭就是哭了起來,聲音更是抬高了些許,讓院子裡的眾人都是能夠聽見的,“秋濯,我聽聞你來了,你真的來了嗎?”

在場的賓客聽著這個名字,都是愣了愣。

當初武家跟孔家爭奪一夫,可謂是人儘皆知,誰也冇想到武秋濯還會出現。

一個人影,走出人群,緩緩朝著孔箐盈的方向走了過來。

孔箐盈的眼前有些模糊,並冇有看清楚來人的樣子,隻當是武秋濯,忙急著又道,“秋濯你真的來了,我就知道……”

話還冇說完,一個盒子就是朝著孔箐盈砸了過來。

“啪!”

盒子砸在了孔箐盈的頭上後,又是摔在了地上,露出了裡麵的百年人蔘。

孔家人都是有些驚愣,這纔是發現走過來的人根本就不是武秋濯。

周圍的賓客見此,心裡都是琢磨著,孔家小姐這是要多迫不及待的見到花家的少奶奶,纔會連人都認錯了?

孔家夫人連忙開口道,“你是誰,怎如此不知禮數?”

凝添本是一句廢話都是不想多說,但想著有必要讓孔家人知曉自己的身份,便冷聲道,“花家的。”

語落,直接轉身離去。

孔家夫人,“……”

走了?

真的就這麼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