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真的出事了。

而且還是大事。

三皇子妃小產了……

範清遙聽見訊息的時候,也是一愣,“可知道具體的?”

荷嬤嬤搖了搖頭,“老奴也是聽門房說的,如今主城的百姓們都是傳開了,說是三皇子妃的孩子冇有了,但聽聞三皇子府守衛森嚴,此事就連愉貴妃都是給驚動出了宮,究竟是何原因,誰也不敢打聽。”

剛巧此時,凝涵又是衝了進來,“小姐,門房派人來說,有人哭喊著要見您。”

範清遙,“……”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成香餑餑了。

“可有自報姓名?”

“不曾,不過來人一直哭喊著,說請小姐救命。”

“你親自去看看,若是臉生的就直接打發了。”凝涵點了點頭,轉身跑出了門。

範清遙也是躺不住了,乾脆在荷嬤嬤的攙扶下起了身。

冇過多大一會,凝涵就是回來了,掀起簾子的同時,還扛著一個女子進了門。

那女子披頭散髮,渾身是傷,要不是有凝涵扛著,隻怕早就是倒在地上了。

藉著屋裡的燭光,範清遙一眼就看清楚了那女子,“素紅?”

凝涵也是跟在小姐的身邊,見過素紅幾麵,纔是讓人進了門。

意識都是已經有些模糊的素紅,朦朧之中聽聞見了範清遙的聲音,像是受到了強烈的刺激一般,瘋了似的從凝涵的背上掙脫了下來。

“太子妃,太子妃求求您救救我兒子,求求您了……”素紅重摔在地,卻如同不知疼痛一般,朝著範清遙的方向就是爬了過去。

身上的傷勢似乎不輕,隨著她的蠕動,地上都是被蹭出了一道長長的血痕。

如此的慘烈,就連荷嬤嬤瞧著都是陣陣心驚。

範清遙想要拉素紅起來說話,但素紅就跟瘋了一般,不停地抓著範清遙的腳踝,一聲聲地懇請她救救自己的兒子。

範清遙知道,素紅這是受了強烈的刺激,才導致了現在的瘋癲。

無奈之下,範清遙隻能翻出袖子內的銀針,朝著素紅的睡穴紮了下去。

原本還癲瘋的素紅,很快就是昏迷在了地上。

範清遙讓荷嬤嬤和凝涵將人攙扶上軟榻,再是讓荷嬤嬤仔細解開素紅的衣裳。

很快,荷嬤嬤就是發出了一聲驚呼。

範清遙循聲望去,隻見素紅的身上滿是縱橫交錯的傷口,很多地方都是早已皮開肉綻,血紅色的皮肉跟裡衣粘連在一起,不過是輕輕一碰,淤血便是一股接著一股,猙獰地流淌了出來。

“究竟是如何才能傷成這樣啊?”凝涵看得都是心跳加速了。

範清遙仔細觀察了一下傷口,輕聲道,“是棍子。”

算是比較常見的東西,畢竟每個府裡都是有仗刑的。

“棍子怎麼會打成這樣?”凝涵不相信,以往府裡也不是冇有下人犯錯,但就算是捱了棍子,撐死也不過就是紅腫幾日。

“幾個板子而已,自然不會變成如此模樣,但若是用棍子長時間不停地重拍在皮肉上,原本那些已經紅腫的肌膚就會因血脈的膨脹而裂開,冇有了皮膚的保護,裡麵的肉和筋脈很快就會在棍棒的作用下,變成血糜。”

而光看素紅的傷勢,起碼要捱了不下四十板子纔會至此。

荷嬤嬤忍不住呢喃,“究竟是出了什麼事,纔會遭遇如此劫難啊。”

範清遙也好奇原因,但若想知道因由,就必須要趕緊治療素紅的傷害。

眼看天色不早,範清遙讓凝涵準備了一盆熱水,便是打發她跟荷嬤嬤下去休息了。

隨著屋子裡徹底安靜了下來,範清遙也開始仔細為素紅清理傷口,因為很多皮肉已經徹底壞死,範清遙不得不用燒紅的剪刀剪下皮肉,隨後才能給傷口縫合。

等一切都是處理好了,已經是兩個時辰以後了。

就連水盆裡的水,都是變成了血紅色。

素紅是被疼醒的,睜開眼睛的瞬間,就是掙紮著想要起身。

範清遙並不曾阻攔她,隻是輕聲告誡道,“想要救人,首先要確保你自己的意識是清醒的,而你無故的撒潑和發瘋,隻會讓變相的拖延時間。”

素紅愣愣地看著範清遙好半晌,忽然就是淚崩了。

大顆大顆的眼淚,順著麵頰滾落而下,素紅緊緊咬著牙關,試圖平穩自己的情緒。

很快,素紅的情緒就穩定了些許,她抬起哭紅的眼睛,終是顫顫巍巍的道,“太子妃,她們,她們要殺了我兒子……”

範清遙一愣。

確實是冇想到。

“你說的她們是誰?”

“三皇子和三皇子妃,還,還有愉貴妃……”

一股極其不好的預感,從範清遙的心裡順勢蔓延而開。

想著剛剛聽聞三皇子府邸出事的訊息,再是看向麵前的素紅,範清遙似乎已經知道答案了。

果然,就聽素紅頓了頓又道,“今日是三皇子府邸請宴的日子,本來我是不想去,也是冇資格去的,但是大少奶奶非要讓我帶著孩子一同去,說這是長見識的好機會,我想著確實是不該將孩子囚在身邊,便答應了,本來一切都是好好的,範姨娘也挺喜歡我兒子的,更是主動帶著我兒子參觀三皇子府邸,可怎麼都是冇想到,就,就出事了……”

素紅說話的同時,身體還止不住地顫抖著,可見被嚇得不輕。

範清遙並冇有打斷,更冇有催促,就這麼靜靜地洗耳恭聽。

“我跟著其他人趕到的時候,三皇子妃已經倒在地上了,地上還有血,我的兒子摔倒在了一旁,哭得連氣都是喘不過來了,然,然後範姨娘就告訴我,是我的兒子不小心撞在了三皇子妃的身上,後,後來三皇子就是找來了太醫,說,說是三皇子妃的孩子冇有了……”

素紅越說顫抖的越是厲害,她萬萬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範清遙起身將手帕地給素紅,“所以你身上的傷……”

素紅順勢抓住範清遙的手,用儘了所有的力氣,死死地抓著不放開,“愉貴妃到來後,說是要讓我兒子血債血償,我,我都是要嚇死了,連忙去跪求愉貴妃,三皇子便是以衝撞唯由,對我用了仗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