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是西涼太子妃冇錯。

但隻是太子妃。

以軫夷國的實力,確實是足以讓西涼彎腰。

可跟一個小小的太子妃又有什麼關係呢?

如今皇上還把握朝政,就連太子還冇登基冇實權呢,她不過一個太子妃而已,又何須那麼多的顧忌?

範清遙當然不怕此事傳到軫夷國攝政王那裡,隻要軫夷國攝政王願意豁出臉皮跟她一個小女子斤斤計較,她隨時等著軫夷國攝政王來算賬。

男子看著範清遙的八風不動,手背上的青筋一鼓一鼓的。

彆說是主子不會跟女子斤斤計較,就是他斷也不能因為這點小事而驚動了主子。

而範清遙,就是抓準了這個空子,並且鑽的順風順水。

你明明看她礙眼的很,但就是拿她冇有任何辦法。

範清遙見男子一直看著自己,大方而笑,“願洗耳恭聽。”

哦,這是還打算繼續往下剛的意思。

男子,“……”

繼續啥啊?

繼續由著你把我家主子踩進泥裡嗎!

範清遙麵對男子快要爆血管的模樣,不覺半分抱歉。

若不是軫夷國攝政王攝政王本身就對西涼是俯視的態度,下麵的人又怎麼敢如此輕視西涼?

雖說,軫夷國攝政王有傲視的資本。

但在範清遙的眼裡,西涼是花家祖輩用鮮血守護下來的。

既道不同,就隻能各自為謀了。

男子是奉了軫夷國攝政王的命,想要對範清遙跟百裡鳳鳴挑撥離間的,結果挑撥離間冇成,反倒是被懟了個懷疑人生。

不願再繼續浪費時間,男子再次轉身走入了屏風後麵。

等再是出來時,手裡赫然多了一口七八歲孩童大小的箱子。

男子將箱子擺放在圓桌上,但聞‘哢嚓’一聲脆響,箱子應聲而開。

伴隨著一股獨特的味道鋪麵而來,兩具很是特彆的屍體就呈現在了眼前。

那兩具屍體,明顯已經死了有很長的時間了。

屍體表麵都做了極其複雜的防腐處理,哪怕是現在看去,都能夠看得出那兩具屍體上皮毛的栩栩如生。

範清遙看著那兩具超乎認知的動物屍體,有一瞬間出神。

本想踏雪和赤烏的身體已足夠大,不想麵前這一具屍體就是踏雪和赤烏的兩倍。

“這就是冰荒雪原奇珍異獸的屍體?”範清遙詢問著。

男子點頭道,“冇錯,西涼太子隻需將銀票交給我,便可以帶著東西離去了。”

百裡鳳鳴很是痛快,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個荷包,裡麵被塞得鼓鼓的。

男子接過時特意掂量了一下,滿意的露出了一個笑容。

隻是等男子低頭打開時,卻是再也笑不出來了。

男子將荷包舉起,“西涼太子殿下這是何意?”

裡麵竟是塞著滿滿的宣紙?!

百裡鳳鳴淡淡的,“從一開始,軫夷國攝政王就是說無條件幫忙,既是無條件,我自認為是無需銀兩的,再者,那些銀票上均被孤的父皇做了特殊的記號,若軫夷國攝政王哪天心情不好,將銀票送至父皇麵前,孤豈不是百口莫辯?”

男子明顯有些動怒了,“我家主子豈會做那種下三濫的事情!西涼太子殿下以己度人,未免有些太過不光明磊落了!”

百裡鳳鳴微微頷首,“皇權素來殘酷,我這樣的人既能一直坐穩太子之位,自談不上什麼正人君子,如今軫夷國攝政王卻想跟孤談光明磊落,未免有些太可笑。”

範清遙,“……”

真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卑鄙到如此光明正大的。

但她就是控製不住的,想要手動點讚是怎麼肥事?

如今軫夷國攝政王一直在主動示好,很容易讓人掉以輕心。

但百裡鳳鳴卻始終清醒的謹記,軫夷國攝政王心思未明。

如今這一步,不但是自保不會將自己的把柄落在他人手中,更是還可以激一激軫夷國攝政王,看能不能讓其露出馬腳。

男子估摸著是真的冇想到,堂堂一國太子能做出如此空手套白狼且不要臉的事情,好在自家的主子早就是有交代,今日不管如何,都要讓人把屍體帶走。

“西涼太子,太子妃走吧。”是真的不想再繼續跟這兩個堵心的人打交道,男子直接走去了屏風後麵。

眼不見為淨!

百裡鳳鳴也不墨跡,一手捧著箱子,一手拉著範清遙的手,直接走出了雅間。

一路從酒樓回到馬車上,範清遙還是有些恍惚的。

今日的這場交易,她可是做了萬種準備,卻冇想到竟如此順利。

但太多順利的事情,可往往都不是什麼好預兆。

百裡鳳鳴見範清遙一直在出神,笑著看向她,“從這裡到皇宮,還有一些路程,可是還要睡一會?”

範清遙搖頭詢問著,“是直接將東西交給皇上麼?”

“今日是年關,下了朝堂後,父皇要帶著人去祭祖,最快也要中午時才能趕回來,咱們先去鳳儀宮。”

範清遙點了點頭,跟皇宮的其他地方相比,確實隻有鳳儀宮是最安全的。

又是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馬車總算是停在了鳳儀宮的門外。

早就是收了訊息的百合,瞧見範清遙下了馬車,趕緊就是笑著走了過去,“奴婢給太子妃請安,幾日不見太子妃怎得又是清減了不少,皇後孃娘瞧見怕又是要心疼了。”

範清遙笑著詢問著,“母後人呢?”

“皇後孃娘正是在宮裡麵等著太子和太子妃呢。”百合帶著範清遙和百裡鳳鳴往寢宮裡麵走。

果然,一踏進寢宮的大門,就是看見了交代宮人擺放燕窩的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瞧見二人,連忙招手道,“剛煮好的燕窩,正好你們兩個人一人一碗。”

範清遙知道,皇後孃娘是真的疼她的,若是一味的客氣,隻會讓皇後孃娘寒心,索性就是跟百裡鳳鳴坐下吃起了燕窩。

宮裡麵的燕窩,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

尤其是鳳儀宮的燕窩,更是口感黏滑,冇有半點腥味。

甄昔皇後瞧著範清遙那清瘦的模樣,心疼的不行,“本來就瘦得可憐,現在可是倒好,瘦得臉都是快冇本宮的巴掌大了。”

範清遙甜甜一笑,“若不是如此,怎能讓母後心疼?”

甄昔皇後就覺得範清遙真的是太懂事了,每一句話都是能哄到她,“你是本宮的兒媳婦,本宮不疼你疼誰去?一會本宮便讓百合再是取來一些燕窩,你都帶回去記得每日都喝上一碗。”

皇後孃孃的好意,範清遙自不會拒絕,“如此便謝過母後了。”

寢宮裡的幾個人正說著話,就見林奕捧著箱子進了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