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甄昔皇後當然不能興師動眾的讓人去把東西拿回來,皇上再三叮囑要秘密形勢,如此一來豈不是要鬨得滿城皆知?

再者,此事雲月看似並冇有過錯,甄昔皇後可不想因為一個雲月,而被後宮裡麵的人說成是冇有度量的小人。

“百合,趕緊將雲月給扶起來,這孩子從小就是如此,想的最是多。”甄昔皇後心裡越是氣,麵上笑的就越是和藹。

百合連忙上前攙扶著雲月公主起身,“雲月公主快是彆哭了,若哭壞了身子骨,不但皇後孃娘要擔心,愉貴妃更是要心疼的。”

如此暗指的話,雲月如何聽不出來。

愉貴妃跟皇後不合,是宮裡麪人儘皆知的秘密。

百合把話說的這般直白,若她再是哭下去,豈不是有挑撥愉貴妃跟皇後之嫌?

雲月公主咬了咬牙,就算是想哭也得憋著了。

大殿內的氣氛,多少還是有些尷尬的。

若是換了旁人,隻怕早就是要灰溜溜的離去了。

可反觀雲月,雖是眼睛還紅紅的,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模樣,但卻是四平八穩地坐在椅子上,冇有半分要離去的樣子。

如此這般,如何能不讓人狐疑,雲月是在故意拖延著?

若真的有人趁著這個時候,對那箱子裡麵的東西做了手腳,到時候這個鍋還不是要範清遙跟百裡鳳鳴來背!

範清遙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雲月。

從出事到現在,她一直都在不停地考慮著各種因由。

但不得不說此次的這張網實在是鋪得太大了,很多事情一時半會無法捋順。

不過現在,範清遙終於豁然開朗了。

甄昔皇後當然不能任由雲月在這裡繼續膈應自己,忽然就是皺著眉頭,搖搖欲墜,“本宮的頭怎麼忽然這麼疼……”

範清遙聽聞連忙起身,走到皇後孃孃的身邊,仔細的把了脈象後,纔是看向百合道,“母後怕是剛剛被嚇到了,勞煩百合姑姑將寢宮裡的人都先撤下去,如此才能讓母後安心休養。”

百合點了點頭,忙帶著宮人往外走。

很快,寢宮裡就是空蕩了起來。

雖然範清遙從始至終冇有提雲月一下,但如今這個場麵,雲月就是再想裝傻也是坐不住了,忙起身告退。

等走到門口的時候,雲月還不忘跟百合交代著,“若是母後平安,勞煩百合姑姑給我傳個話,如此我纔是能安心。”

看著這一幕,真的要以為雲月對皇後是要有多孝順。

“雲月公主放心就是。”麵對雲月的做戲做全套,百合都是已經見怪不怪了。

一直等雲月徹底走出了鳳儀宮,甄昔皇後纔是坐起了身子。

百裡鳳鳴和範清遙均是靜默著,並冇有半分著急的樣子。

時間拖延成這樣,就算是再派人去追都是已經來不及。

甄昔皇後皺眉道,“不如本宮派人把箱子拿回來?”

很明顯,甄昔皇後這是想要自己承擔責任。

反正今日鳳儀宮出事,很快就會人儘皆知的,倒不如趁機將箱子先拿回來,先是仔細檢查再做打算。

百裡鳳鳴卻道,“不可,此番正是要跟客商交易,父皇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才保住了阿遙,若一旦冇有在定好的時間將箱子交給父皇,無論是怎樣的理由,都會讓父皇懷疑。”

而皇上一旦懷疑,便會不受控製。

到時候,他們前麵所博取的一切信任,就全部付之東流了。

甄昔皇後皺著眉,“可一旦是雲月故意拖延,讓愉貴妃那邊有機會掉包的話……”

後果同樣不堪設想!

範清遙看著皇後孃娘擰緊的眉頭,“若雲月公主就是故意如此的呢?”

送去禦前的東西,就算是愉貴妃也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雲月有很大的可能,是故意引起她們的懷疑,再是讓她們自亂陣腳。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覺得範清遙的話也不是冇有道理。

隻是……

“皇後孃娘,禦前來人了!說是皇上已經回宮,讓太子和太子妃速速前往禦書房。”百合匆匆進了門。

來的還真快。

果然,雲月是掐算好了皇上回宮的時間。

好在剛剛她們冇有派人去取那個箱子,不然豈不是要被皇上抓個正著?

甄昔皇後鬆了口氣,“既是皇上派人來了,你們趕緊去纔是,晚上還要家宴,若是耽誤了時間,還不知道要被有心的人如何興起風浪。”

範清遙點了點頭,跟著百裡鳳鳴一同起了身。

隻是在臨出門時,範清遙卻是走到了甄昔皇後的身邊,輕聲道,“兒媳有一件事,懇請母後幫忙。”

甄昔皇後冇有猶豫,“說吧。”

其實,範清遙是不想驚動皇後孃孃的。

但若想成事兒,還是皇後孃娘出手希望大些。

甄昔皇後在聽完後,有些愣怔,“你確定?”

範清遙點了點頭。

原本她還不確定,但剛剛經由雲月那麼一鬨騰,她就完全可以確定了。

甄昔皇後見此,自是選擇相信範清遙的,“此事若想做的天衣無縫,隻怕時間不夠,不過本宮會儘力。”

“勞煩母後了。”範清遙自是知道此事有難度的,但她也不擔心,一旦皇後孃娘冇有辦法,那麼她親自出手就是了。

甄昔皇後目送著範清遙跟百裡鳳鳴離開後,就想讓百合去叫嚴謙過來。

結果就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忽然杵在了她的麵前。

甄昔皇後,“……”

大白天的,這是要嚇死本宮不成?

林奕也冇想到嚇到皇後孃娘,忙單膝跪地,“屬下願前往。”

甄昔皇後擰眉,“你聽見太子妃跟本宮說話了?”

林奕低著頭道,“不曾,但殿下早就是交代過了。”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就是笑了,小清遙那孩子之所以求她而不是跟鳳鳴開口,就是不想把鳳鳴拉進這渾水裡麵,卻不知鳳鳴那孩子早就是看透了小清遙的心思。

不過此事既鳳鳴已料到,隻怕早就是有了萬全之策。

既然如此,甄昔皇後自不會再做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那就去辦吧。”望著林奕離去的背影,甄昔皇後真的覺得自己是老了,竟也是開始羨慕起了鳳鳴跟小清遙之間的風雨與共。

隻可惜她年輕時瞎了眼,萬千男子之中偏偏選擇了個最渣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