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聽這話,直接就是看向了一旁的百裡榮澤。

禦書房裡一共就這麼幾個人,出了百裡榮澤還能有誰?

百裡榮澤似是察覺到了範清遙的目光,但他看向的卻是百裡鳳鳴,“太子既是幫父皇辦事,怎能如此粗心?”

永昌帝捏著一雙拳頭,盯視著的則是範清遙。

當初他之所以找人給範清遙替罪,為的就是在交易時,讓範清遙分辨真假。

可如今卻有人告訴他還是假的?

如此,永昌帝怎能不懷疑百裡鳳鳴的居心!

範清遙自然感受的到皇上的猜忌。

但百裡榮澤既是來打假的,自就是要有證據的。

這個時候與其主動解釋什麼,倒不如先打探清楚百裡榮澤底細。

“我竟是不知,三殿下何時懂醫術了?”範清遙不輕不重地詢問著。

“在醫術上,就是宮裡麵的太醫都是不敢跟太子妃相提並論的,我又哪裡有那個資格,是雲月回到月愉宮的時候,跟母妃說起了此事。”百裡榮澤滿臉歉意和謙虛的樣子,真可謂是無辜到讓人不忍心怪罪。

可偏偏就是這句話,將範清遙給推上了風口浪尖。

陶家醫女的醫術,乃是各國聞名。

範清遙更是小小年紀時,便是得到了皇上的稱讚。

如今竟是在範清遙的眼皮子底下鬨出了假貨,如何能不讓人懷疑?

永昌帝的臉色愈發陰沉,“太子妃,此事你還有何話說?”

範清遙知道,皇上已經在懷疑,這是她跟百裡鳳鳴設的局,目的就是為了讓皇上將她從大理寺裡麵撈出來。

可若單單隻是如此還好,當初範清遙正是用這個理由,讓永昌帝派人將百裡鳳鳴從行宮給接回了皇宮。

如果此事證明是假的,那麼等待範清遙和百裡鳳鳴的,就算不是死罪,隻怕也是再無翻身的可能!

永昌帝手背青筋暴起,明顯已是快要剋製不住內心的怒火。

百裡鳳鳴忽不經心道,“雲月學醫不過一年有餘,冇想到竟精湛到如此地步了。”

永昌帝的目光,閃爍了一下,半晌,看向門口的白荼道,“將雲月叫過來。”

百裡榮澤眸色一暗淡,知道父皇這是懷疑了雲月的醫術。

畢竟從任何人的角度來看,雲月的醫術是

不比範清遙的。

既範清遙冇認出是假的,雲月又是如何看出倪端的?

皇上自是需要一個滿意的答案的。

況且,打心裡麵講,永昌帝期待瞭如此之久,自希望麵前的東西是真的。

很快,雲月就是進了禦書房。

不過她冇有先去檢查那兩隻動物的真假,而是走到範清遙的麵前道,“我真不是有意要說出來的,可欺君是大罪,我隻是希望太子妃不要一錯再錯,若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完全可以跟父皇明說,犯不著如此啊!”筆趣庫

東西還是冇看呢,就是先把欺君之罪扣在了範清遙的腦袋上。

這個帽子,範清遙自然是不能接的,“冰荒雪原離西涼甚遠,就算雲月公主所在的藥師閣,也是距離冰荒雪原有一年的路程,就算雲月公主真的偶然抵達了那裡,想要見到傳聞中的奇珍異獸,機率也應該很渺茫纔是。”

永昌帝思量著,倒也覺得範清遙說的有道理。

如果奇珍異獸真的那麼容易見到,這世上的人豈不是都要長生不老了?

雲月公主眉眼一轉,這次不得不看向皇上道,“兒臣也是偶然聽聞師兄說過,奇珍異獸的樣貌特征,若父皇不信兒臣,兒臣懇請父皇準許兒臣的師兄過來麵聖。”

永昌帝一驚,“你說藥師閣的人,就在宮中?”

雲月點了點頭,“說來也是巧了,師兄今日正好進宮拜見母妃。”

藥師閣,可算得上是學醫人的最高學府。

想要進入那裡的人數不勝數,可最後能被招收的卻寥寥無幾。

永昌帝本就對醫術造詣高的人著重賞識,如今聽著這話,自是準許了雲月的請求。

雲月得了準許,忙讓人傳話回月愉宮,讓母妃派人去請自己的師兄。

很快,雲月的師兄就是被帶進了禦書房。

來人二十五六的年紀,一身長衫儒雅飄逸。

“草民楚玉之,叩見皇上!”

永昌帝打量著麵前的長衫男子,確實頗有仙風道骨之氣,“聽聞雲月說,你曾經見過冰荒雪原的奇珍異獸?”

楚玉之跪在地上,一字一頓,“確實是曾親眼所見,故記憶猶新。”

永昌帝聽聞也不再賣官司,示意白荼將麵前的箱子送去楚玉之的麵前。

楚玉之起身

看著被白荼捧至麵前的箱子,仔細辨彆打量著。

禦書房內,氣氛漸漸緊張且凝固。

似都在等著楚玉之的答案。

範清遙看著百裡榮澤和雲月那故作緊張的樣子,心裡就是好笑的很。

其實,這個答案已經很明顯了吧。

如果真能從楚玉之的口中說出是真的,百裡榮澤和雲月又何必費心費力的折騰?

所以,範清遙幾乎不用等楚玉之開口,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可一路走到禦前,都是皇上的人,明的暗的處處都是。

就算是雲月和百裡榮澤想要找人掉包,隻怕也是難以下手。

而且範清遙抵達鳳儀宮後,特意在那箱子上撒了一把藥粉。

彆人看不出,但範清遙卻是看得仔細。

在箱子明鎖的周圍,並冇有被打開的痕跡。

也就是說,從鳳儀宮到禦書房,皇上是第一個打開的。

但雲月既是找人來作證這是假貨,就一定是有確鑿的證據纔是……

如此隻能說明,這箱子裡的屍體,從一開始就是假的!

也就是說,軫夷國攝政王從一開始就是在幫著百裡榮澤陷害百裡鳳鳴!

再是仔細一想,雲月回宮的時間,正是範清遙第一次跟軫夷國攝政王後。

原來,打從一開始,就算計著在這裡等著她呢!

一直觀察著屍體的楚玉之緩緩抬起頭,看向皇上道,“當初我見到的是活生生的,所以也不太確定它們死後的模樣,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冰荒雪原上的奇珍異獸因特殊的環境,從小便生得兩顆心臟,若這兩具屍體內並非兩顆心臟,那就足以說明它們是冒充的。”

永昌帝看著擺回到麵前的箱子,沉默地對身邊的白荼伸了手。

白荼哪怕是心裡再是不願,麵上卻還是走了出去,從侍衛的手中要來了匕首。

永昌帝再是看了看箱子裡的屍體,忽然握緊手裡的匕首,就是朝著那屍體的腹部豁了去。

這一刻,所有人都在看著那箱子。

站在皇上身邊的白荼,更是手心都捏出了汗。

結果下一秒,白荼的臉色就是白了下去。

緊接著,永昌帝再是忍不住暴怒一聲,起身將麵前的箱子朝著範清遙的方向砸了去,“混賬!這就是朕信任你們的結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