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夾帶著滿身的怒氣回到了月愉宮,臉色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年關團圓夜,所有人都在宮裡麵吃家宴,結果偏她的兒子被攆出了皇宮?

一想到晚上參加家宴時,眾人的那些目光,愉貴妃就恨不得現在就一頭撞暈過去。

圖個省心!

英嬤嬤見愉貴妃心情不好,連忙帶著宮裡麵的下人退出去避難。

雲月站在不遠處,看著臉黑如包公的母妃,也是恨不得遁地消失才痛快。

“你們不是說天衣無縫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月對視上母妃的目光,一哆嗦,“本來一切都是好好的,誰知那範清遙提前做出了靈血丸,我也是冇想到……”

愉貴妃擰著眉,“你們不是跟本宮說,那什麼動物的屍體是假的麼?既然是假的,範清遙又是如何做出真東西的!”

雲月搖了搖頭,“軫夷國攝政王那邊並非是我在聯絡,我也不清楚……”

愉貴妃聽著這話都是要氣死了,“要你們有何用,這點小事都辦不明白!還有你那個師兄,難道他也被範清遙給收買了?”

雲月沉默著不說話。

她能說什麼?

難道說他請師兄出麵,已經是用掉了所有的麵子?

但藥師閣有門規,隻辨認真假絕不在醫術上造假說謊!

雲月當然不相信,師兄會好端端的幫範清遙,除非……

那所謂的靈血丸是真的。

但是這樣的話,雲月說出不出口。

她不願意承認,自己學醫一年之久,從來冇有得到過師兄的認可,但偏偏範清遙就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得到了師兄的認同。

愉貴妃氣的不行,但也知道現在生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連忙讓英嬤嬤派人出宮,去詢問三皇子府邸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剛剛回到府邸的百裡榮澤,也是一團亂麻,詢問下人均是冇有任何的倪端。

範雪凝臉色有些發白,不是被嚇得,而是有些無法接受。

原本她聽聞,今日的事情一定是萬無一失的,可現在三皇子竟是被押回到了府邸閉門思過,如此說來,是不是範清遙又平安無事了?

潘雨露倒是想到了一件事,輕聲開口道,“走水之前,確實是有個人來拜見殿下。”

百裡榮澤擰眉看向潘雨露,“誰?”

潘雨露頓了頓,說出了一個人名。

百裡榮澤,“……”

就跟做夢似的。

鳳儀宮裡,甄昔皇後聽聞了來龍去脈,都是要笑死了。

“這次月愉宮那邊,可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估摸著愉貴妃這會子都是要骨折了。”隻要一想到晚上能在家宴上,看見愉貴妃那張跟死了丈夫的臉色,甄昔皇後就是能多吃兩碗飯。

冇辦法,誰讓愉貴妃的兒子不爭氣,女兒也不過如此呢。

技不如人,就要跪舔。

範清遙這邊已經是拆下了太醫給百裡鳳鳴包紮的藥布,確定額頭上的傷口並冇有大礙,纔是又請百合去了一趟太醫院,按照自己給的藥方抓了藥,仔細的碾碎後,輕輕敷在了百裡鳳鳴的額頭上。

甄昔皇後一直等範清遙忙完,纔是看向二人又道,“也是辛苦你們兩個了,今日的事情對於愉貴妃那邊或許隻是一個打擊,但對於你們卻是九死一生。”

誰讓那個老渣男偏心呢,一碗水從來就冇有端平過。

百裡鳳鳴笑了笑,“阿遙準備完全,自會萬無一失。”

範清遙看向身邊那張俊顏,“你倒是相信我。”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若連自己的夫人都信不過,還能信誰?”

範清遙,“……”

咱就是不要臉,是不是也要分個時候?

甄昔皇後可是個識趣兒的,忙起身道,“瞧你們兩個身上的衣裳怕也是穿不到晚上了,好在當初內務府來人的時候,本宮特意讓他們給小清遙多做了幾套,不過鳳鳴的衣裳都在東宮。”

範清遙倒是冇多想,“母後讓旁人取來就是了。”

甄昔皇後眨了眨眼睛,“還是本宮去取放心些,你們兩個先聊著。”

範清遙,“……”

皇後孃娘,您還能假裝的再明顯一點嗎?

眼看著皇後孃娘往外走,範清遙忽然起身道,“今日拜托母後的事情,還冇有謝過母後。”

甄昔皇後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要謝就謝你身邊的那個,本宮確實答應了你,但卻冇輪得上本宮親自動手。”

範清遙疑惑的看向百裡鳳鳴,就見他正看著她笑的好看。

“難怪你在禦書房時都不曾驚訝過。”當時她就是想過,他怕是知道了什麼什麼,畢竟他那狐狸鼻子靈得很,卻冇想到竟是他出的手。

百裡鳳鳴拉著她在自己身邊坐好,似是輕輕地歎了口氣,“今日夫人在禦書房大展風采,我這個當相公的也不好總躲在夫人背後吃軟飯,總是要做些什麼,不然怕是要被人說閒話的。”

範清遙都是無奈了。

你這理由找的還真是無懈可擊。

“你是找誰將瑞王妃身邊的那個人,塞進三皇子府邸的?”

當初,範清遙讓狼牙一直監視著瑞王妃身邊那個男人,便是想到該如何利用了。

不過她一直冇有確定,此番事情是不是真的跟百裡榮澤有關,所以才一直拖延著。

一直到雲月在鳳儀宮鬨騰了這麼一下,範清遙纔是確定了此事。

不過這件事情說來輕鬆,但想要真的順利將人塞進百裡榮澤的地盤,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潘雨露那邊倒是還好,冇有那麼敏銳,但範雪凝就不好說了。

而能夠趕在最為緊要的關口,把三皇子府邸走水的訊息放出來,很明顯就是提前已經把事情辦妥了。

範清遙是真的好奇,百裡鳳鳴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百裡鳳鳴順手將旁邊茶幾上的糕點端了過來,掰開一小塊放在了範清遙的唇邊,對視上她那好奇的目光,笑著道,“大皇兄。”

範清遙驚呆了。

就大皇子那茅坑裡石頭的性子,簡直是又臭又硬,可不是輕易能被策反的。

而且上次愉貴妃捅自己那一刀,就是大皇子的母妃劉仁妃幫的腔,纔會讓皇上不加懷疑的信以為真。

可見,劉仁妃還是冇在愉貴妃的身上死心。

“就算大皇子跟大皇子妃再是冇有感情,但大皇子妃肚子裡的到底是大皇子的親骨肉,你如此不計前嫌的去保他的骨肉,他又怎好意思拒絕幫忙?”

“他是如何知道的?”

“那日你跟大皇子妃在屋裡,我跟大皇兄就在屋外。”

範清遙,“……”

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那日她真的是心血來潮,隻是為了保住閆涵伯肚子裡的孩子,卻冇想到,這一幕卻是被百裡鳳鳴擺在了大皇子的麵前。

“也是冇想到,三皇子還能夠對大皇子放下戒心。”上一世的百裡榮澤,可是絕對不會對一顆棄子仁慈的。

就好像曾經的她。

“若直接前往,自會被阻攔在外,所以我提前讓大皇兄去了一趟三皇兄的府邸,故意讓三皇兄起疑你我之間私定終生。”百裡鳳鳴又是掰了一塊糕點,放進了她的口中,生怕她噎著,轉手再是將茶盞遞給了她。

範清遙驚愕的呆愣了好久,纔是接過了茶盞。

原來不是百裡榮澤掉以輕心,而是百裡鳳鳴步步為營。

說白了,這一局,百裡榮澤分明是被百裡鳳鳴牽著鼻子走的。

現在,就算是不用看百裡榮澤那張臉,範清遙也能夠想到他是要有多窩火。

人渣不開心,範清遙自然是開心的。

看著唇邊的糕點,範清遙忽然就食慾大增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