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鳳鳴見範清遙吃的歡快,便一直耐心在一旁投喂著。

晚上雖說是家宴,可禦膳房的人為了能夠保持出菜一致,很多菜基本早在一兩個時辰前就是做出來了,所以等到晚上再端上桌,早就是已經涼透了。

等範清遙吃完了,百裡鳳鳴纔是就著範清遙剩下的東西,又是墊了墊肚子。

範清遙皺了皺眉,“我讓百合幫你準備點飯菜吧。”

百裡鳳鳴笑著搖了搖頭,“已經習慣了。”

簡單的五個字,其中包含著的是旁人無法理解的心酸。

範清遙的心冇由來的疼了疼,正是想說什麼,卻聽百裡鳳鳴忽然詢問著,“你早就猜到軫夷國攝政王跟三皇兄聯手了?”

他所走的每一步路,都是自己的選擇。

既是走了,便不談什麼後悔。

而他,更不希望被她所同情。

他隻想能夠有資格站在她的身邊,陪著她一直走下去。

“不算是吧。”範清遙見百裡鳳鳴故意岔開話題,便是順著他的話說了下去。

早在軫夷國攝政王第一次找她的時候,她就懷疑過他的動機。

但那個時候還冇有確切的證據證明什麼,範清遙也不願浪費精力去揣測。

直到這一次,軫夷國攝政王再是硬生生想要插進來,範清遙就不得不多想了。

不管軫夷國攝政王以什麼樣的理由,都不會隨意插手其他國家的內事。

幫好了冇有報答,幫不好或許還要惹自己一身騷。

如軫夷國攝政王那種滿身透著算計的人,怎麼可能想不到這一點?

至於軫夷國攝政王說的,是為了對她的喜愛才如此的,範清遙覺得更是扯淡。

首先,範清遙可不覺得,自己救過他一次,就值得他以身相許。

就算退一萬步講,軫夷國攝政王真的是鬼迷心竅了,如那種坐著王爺之位,卻操控著兩朝大全的主兒,又怎麼會是個情種?

所以,趁著那五日的時間,範清遙提前在府裡做了所謂的靈血丸。

為的,就是以備不時之需。

其實,百裡榮澤那邊之所以會輸,是因為他們忽略了很重要的一個點。

當初皇上之所以上鉤,正是因為她做的丹藥在皇後孃娘那裡得到了顯著的效果。

所以,從一開始,範清遙就冇指望過什麼奇珍異獸……

至於軫夷國攝政王那邊,現在還不是她能夠去算賬的時候。

隻希望,此人能夠知難而退纔是。

百裡鳳鳴其實也想到了這其中的偶然,所以再聽聞範清遙讓林奕給他帶話,偶然的偶然就是必然,便更加確定了之間的關係。

正是如此,他剛剛在禦書房才一直冇有說話。

為的,就是將主要的部分交給範清遙,自己從中附和,方不會自亂陣腳。

百裡鳳鳴見範清遙的目光有些睏倦,便知道她是真的累了。

伸手摟在她的肩膀上,帶著她一起倒在了軟榻上,“睡吧,離晚上的家宴還有一些的時間。”

範清遙這次倒是冇有掙紮,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

不得不說,這次的事情百裡榮澤那邊真的是織了好大一張網,若一步走錯,必定是要滿盤皆輸。

好在,這一世在她的身邊,始終有相信她的他。

如此,她才能夠放心大膽的去做,想做的任何事情。

範清遙這麼一睡,真的就是睡了足足兩個時辰。

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外麵的天都是黑了下去。

估摸是皇後孃娘那已經提前有所交代,寢宮外的宮人來回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

安靜的寢宮內,身邊輕輕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範清遙這纔是想到,她是依偎在百裡鳳鳴身邊睡著的。

甚至是哪怕到現在,她都會能夠感受得到,被他摟在懷裡的溫暖。

這人也是跟她一直睡到了現在?

範清遙微微側過眼,就著門外透過來的細微燈光,能夠模糊看見身邊人如玉的麵龐,精緻的五官,尤其是那高挺卻不顯突兀的鼻梁,將整張臉凸顯的更加立體生動。

“睡醒了?”正是閉著眼睛的百裡鳳鳴,忽然就是開了口。

範清遙被唬了一跳,這人醒來都是不先睜開眼睛的嗎?

腰間一緊,隨即人都是跟著騰空了起來。

要不是範清遙重活了兩世,心早就沉穩成了一潭死水,這會怕是早就尖叫出聲了。

很快,範清遙就是發現身下硬硬的,還有心臟跳動的震動。

範清遙這才發現,自己這是被抱起在了某人的身上,再是抬頭一看,就見某人的某張俊臉,都是貼進她的眼睛裡去了。

“如此看的才更加仔細一些。”百裡鳳鳴輕輕動唇,有些低沉的聲音,柔柔的,暖暖的,吹拂在了範清遙的麵頰上。

範清遙,“……”

咱就是說,挺大個人了,能不能不這麼幼稚?

忽然,腰間的手臂再是箍筋了一些,範清遙正是想要掙紮抗議,後腦卻是被按了下去,瞬間,溫熱的唇畔就是貼上了她的雙唇。

無論是氣息還是觸感,都是範清遙所熟悉的。

可如今在察覺到唇上的騷動時,她還是止不住的臉紅心跳。

寢殿裡,氣溫在不斷的攀升,似是熱得人有些窒息。

不知道過了多久,範清遙的一雙唇纔是得到了自由。

“原來,成熟穩重的人也是會臉紅的啊。”百裡鳳鳴低低地笑著,低沉的聲音渲染上了一層沙啞,語落,似察覺到唇角還有些濕濕的,不忘深出舌尖,將屬於範清遙的味道,全部吸食回自己的口中。

果然,這是一隻小肚雞腸,睚眥必報,且還騷騷的狐狸。

範清遙真心覺得,自己不能再繼續跟某隻狐狸這樣自甘墮落下去了,瞧著外麵的天色已是黑的差不多,便是掙紮著坐起了身。

這次,百裡鳳鳴倒是冇有阻攔著她。

百裡鳳鳴也是察覺出快要到開宴的時間了,趁著範清遙整理儀容的時候,先行起身繞過了屏風,等再回來時,手中赫然多了兩件衣裳。

一看就是皇後孃娘提前讓人送進來的。

百裡鳳鳴將範清遙的衣衫放在了軟榻上,自己便繞去了屏風的另一邊。

範清遙順著鏡子看向他,“我出去,你在這裡換就是。”

百裡鳳鳴循聲回眸,淡淡一笑,“雖說一直燒著炭盆,但母後的寢殿還是太大,外麵挨著門窗的地方,多少會有些涼,你身子單薄不比我。”

語落,便是先行繞出了屏風。

範清遙看著鏡子裡,那說走就走的欣長身影,心裡說不暖是假的。

原來,隻要一個人真的可以做好事無钜細,隻要他是在乎著你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