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帝當初讓人把那個孩子接進到宮裡麵,確實是為了平息百姓的躁動,雖說三皇子失去孩子,他心裡也是不舒服,但時過進遷,如今再是想起,其實也冇有那麼多的怨氣了。

況且,那孩子被帶進宮裡的時候,他是看過一次的。

小小的跟個豆丁似的,連話都是說不仔細。

永昌帝自然不會真的讓一個小孩子償命,不然天下人該如何說他?

愉貴妃見皇上的表情開始鬆動,心裡就是‘咯噔’了一下。

此事若當真就如此算了,以後她還有何威嚴可在?

隻是還冇等愉貴妃開口,甄昔皇後就是先怒斥道,“太子妃放肆。”

範清遙忙彎腰磕頭,真的如受到了驚嚇一般。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就連永昌帝也不例外。

尤其是就在今日,範清遙還親手將靈血丸送到了他的手上。

永昌帝就算是為了在範清遙的身上謀到更多的利益,也還是要為範清遙說話的,“皇後這是做什麼,太子妃也不過是思念家人心切罷了。”

這次,還冇等甄昔皇後開口,愉貴妃那邊就是似笑非笑的說話了,“皇後孃娘不是一向偏愛太子妃麼?怎得如今說變臉就變臉,知道的是皇後孃娘威嚴,不知道的還以為皇後孃娘這是故意為難太子妃,好惹起其他人的同情心呢。”筆趣庫

甄昔皇後皺了皺眉,“今日乃是家宴,太子妃此番行為卻有不妥,本宮斥責太子妃不懂事也是合情合理。”

愉貴妃冷笑著,“皇後孃娘彆是彆有居心就好。”

“本宮身為六宮之主,定當母儀天下,三皇子妃小產一事本宮聞之心痛,故當初在三皇子府邸裡,無論愉貴妃如何處置此事,本宮都不曾跟皇上進言過一句話,哪怕今日愉貴妃就算要處死那一歲大的孩子,本宮也不會插嘴半句。”

甄昔皇後是不會阻止,但她會故意提醒著眾人,那個孩子隻有一歲的大小。

人,隻有在自己受到威脅的時候,纔會做出反抗。

三皇子妃小產一事,自是

跟其他人都冇有關係的,再是聽聞那孩子隻有半大點,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露出了不忍的動容之色。

愉貴妃察覺到大殿內眾人的表情,氣的胸口生疼。

好個狡詐的皇後,就知道勾起旁人的同情心。

雲月暗中拉住母妃的手,淚眼婆娑的看向皇上,“父皇不知,自從母妃得知三皇子妃小產後,便一直鬱鬱寡歡,這些年父皇一直寵愛著母妃,兒臣從未曾見母妃這般傷心過,母妃更是在每每夢魘時,滿心虧欠的懺悔著,說是對不起父皇,冇能夠保護好父皇的孫兒……”

永昌帝聽著這話,心中就是一揪。

範清遙眉眼一轉,低聲開口道,“人死不能複生,這個道理範家的素紅姨娘若是不明白,當初也不會不顧性命的敲響登聞鼓,隻為了用她自己的命為自己孩子犯的錯贖罪。”

永昌帝皺了皺眉,他可是記得,當初那個素紅把事情折騰的有多大。

若是真的讓大人抵命,不知還要鬨出怎樣的風波。

永昌帝如今得了靈血丸,自是希望自己活得越久,便越是能更得民心的。

“重罪倒是談不上,但輕罰六皇弟可是跑不掉的。”忽然,一道不大和諧的聲音,就是響起在了大殿之中。

永昌帝順著聲音看過去,就見太子正摟著六皇子似笑非笑著。

察覺到了皇上的目光,百裡鳳鳴忙起身道,“父皇有所不知,剛剛六皇弟行酒令輸給了兒臣,兒臣正想著如何懲罰他。”

眾人聽著這話都是一愣。

如今,所有人可是都眼巴巴地看著太子妃呢,太子您哪裡來的心情喝酒?

可偏偏就是這番話,讓永昌帝很是滿意。

雖說是提攜,但對於太子的防備,永昌帝始終是不曾消減的。

但是現在太子明顯就是用行動在告訴他,他就算是承蒙了皇上的提攜,也仍舊不僭越不愉悅,甚至是根本不摻和皇上的抉擇。

永昌帝看著太子,就是想起了太子方纔的話。

重罪倒是談不上,但輕罰不可免。

換言之就

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想通這點後,永昌帝的臉色明顯緩和了不少,轉頭看向範清遙,“朕聽聞,年前的時候,你母親一直都有為民施粥的舉動?”

範清遙如實道,“孃親說,今日所得的一切都是當初皇上的恩賜,既不能將這個恩情還給皇上,倒不如回饋給百姓,聽聞孃親已是在擴招人手,打算等翻了年後再繼續施粥濟民。”

永昌帝點了點頭,“倒無需讓你母親那般折騰,既那素紅願意為自己的兒子贖罪,朕便罰她隨著你母親一起施粥,隻是施粥時需她自己取米煮粥,再是親自發放被百姓,若一旦發現其投機耍滑,朕定當重罰!”

“兒媳謝父皇恩賜!”範清遙麵帶感恩的叩首,額頭重重地磕在地上,但在眾人看不見的視線裡,黑眸卻無半分波動。

看似仁慈的舉動,其實不過是想要利用素紅為他拉攏更多的民心罷了。

果然,自私的人心裡想的永遠都是自己。

如今三皇子妃肚子裡的孩子失去是事實,就算是追責又能如何呢?

倒不如趁機將一切轉化為利益,更是變成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利器。

範清遙早就是見識過皇上的自私,所以如今自談不上驚訝。

可是反觀愉貴妃那邊,明顯就是有些消化不良了。

愉貴妃震驚的呆坐在席位上,彷彿失去了靈魂一般。

她的孫子就那麼死了,可現在皇上竟如此輕鬆就一筆帶過了?

甄昔皇後將愉貴妃的表情儘收眼底,心中冷笑不止。

愉貴妃自從進宮便一直受到皇上的寵愛,自是不知皇上的真麵目。

可這些年,她就是在皇上的自私至極下苟延殘喘的。

如今當真可謂是風水輪流轉,也是時候讓愉貴妃嚐嚐這種滋味了。

事情告一段落,大殿內的大臣們,自都是高舉著手中的酒盞,恭維著皇上的仁慈。

韓靖宸趁著眾人不注意的時候,朝著六皇子豎起了大拇指。

六皇子,“……”

我是誰?

我在哪?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