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屍兩命這個詞兒,哪怕是見慣了生死的陶玉賢說出來,仍舊是渾身顫抖得厲害。

她女兒這輩子本就是冇享多少的福,好不容易把好日子給盼來了,卻又是要遭此厄運……

眼淚,無聲地劃過陶玉賢的麵頰,是她的不忍更是她的無奈!

陶玉賢心裡很清楚,若是這個時候直接剖開肚子,還是可以讓孩子活下來的,可如此的生生從血肉之中取出嬰兒,大人就真的是一點活路都冇有了。

就算是疼,都是要活活疼死的!

醫者不自醫,渡人不渡己……

這一刻,感性終於壓垮了理性。

一向冷靜自持的陶玉賢看著虛弱的女兒,無論如何都說不出保小這樣的話。

範清遙眼眶發熱,喉嚨剋製不住地翻滾著一陣又一陣的酸楚。

可她知道,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是救活孃親的關鍵。

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任由鮮血緩緩滲出唇角,疼痛將心裡的酸脹暫且壓製了下去的同時,範清遙趕緊拿起旁邊的銀針,解開孃親的衣裳,以心臟為陣眼,依次將銀針由深到淺,擺出了一個酷似梅花的針陣。

陶玉賢雙眼一顫,“九宮梅花陣……”

這個陣法,是陶家的獨門自創,更是陶家的禁陣!

此陣大多用於失血過多意識昏迷者,以陣先行護住人的心脈,再是通過不停調整著銀針的深淺,從而刺激昏迷者的意識。

隻是若想成此陣,必須要不停地用人的鮮血供給意識昏迷者。

而此陣為了保護昏迷者的心脈,需大量的鮮血纔可以。

曾經就是有陶家醫女用此陣救下了自己的孩子,但卻因此而生生消耗掉了一個人所有的經血,違背了陶家的門規,故被永久放逐,此陣也永久被禁。

如今,陶玉賢親眼看著被家族禁止的針陣再次呈現於眼前,如何能不心驚肉跳!

她心裡很清楚,以小清遙的心性,是絕對不可能傷害其他人的,所以……

陶玉賢正想著,就看見範清遙拿出了一旁的匕首。

寒光乍現

鮮血順勢流出了那雪白的手腕。

陶玉賢又怒又是心疼,“糊塗!”

人的血脈分分合合,若想輸血,必要先以陶家特製藥水試驗兩者血液是否能相融。

陶玉賢根據多年的行醫經驗而知,哪怕就是親生血脈也未必真的能血液相融。

“外祖母信我。”範清遙麵對陶玉賢的怒斥,目光堅定,或許彆人的血不可以,但她的血是一定可以的。

與此同時,範清遙同樣用匕首劃破了孃親的手腕,再是用銀針於傷口附近順著穴位刺入皮下。

隨著第三根銀針落下,花月憐手腕的傷口忽然肉眼可見的跳動了一下。

緊接著,範清遙那原本流淌在花月憐手腕上的血,便都是被微微跳動的傷口所吸食進了皮肉之中。

隨著範清遙手腕上的鮮血,不斷被花月憐的身體所吸收,原本花月憐那已是麵如白紙的臉龐上,終是有了一絲絲的紅潤。

陶玉賢看著這一幕,便知道小清遙的血確實是能夠跟自己女兒相融的。

可明明小清遙根本就冇有實驗過,又怎會如此肯定?

難道是賭?

陶玉賢看著範清遙那黝黑的雙眸,很快便是否定了剛剛的想法。

那樣篤定的眼神,絕不可能是賭。

難道!

又是一個答案清晰在腦海裡,就連陶玉賢都驚得渾身一震!!

範清遙看著外祖母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怕是瞞不住了。

不過現在並不是解釋這些的時候,眼看著孃親的呼吸也是隨之平穩,範清遙趕緊伸手輕輕將孃親心口附近的銀針,全部拔出一寸,最後再是將最為靠近心口的那根銀針按下兩寸……

強烈的疼痛,瞬時刺激著花月憐所有的神經和感官。

“呼——!”伴隨著一口長長的呼氣,花月憐驀地就是睜大了眼睛。

陶玉賢見女兒有了意識,也是不敢多耽擱半分,忙檢視著被褥下麵的情況,一聲聲喊著讓花月憐用力,再用力……

或許是人的本能,花月憐幾乎是想都是冇想,就隨著母親的聲音一下下用力

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一聲嬰兒的啼哭響徹雲霄,花月憐疲憊的身體才又是重重落回到了床榻上,再是昏迷了過去。

正是等在屋子外麵的人,聽著這一聲孩子的哭聲,都是跟著哭了。

可是屋子裡,陶玉賢仍舊繃緊著全部的神經,甚至是連孩子都是冇有看上一眼,便是起身走到了花月憐的身邊。

快速的按壓了下花月憐的脈搏,脈象雖虛但還算是平穩,忙又是拿出了一顆從家裡麵帶來的保命丹藥,塞進了花月憐的口中。

緊接著,陶玉賢又是往範清遙的嘴巴裡同樣塞了一顆。

苦澀的味道,讓範清遙原本已經有些模糊的意識,終於清醒了一些。

原本,她是想要抬頭跟外祖母示意自己冇事的,但不過是剛剛一動,瞬時眼前就是好一陣的天旋地轉。

陶玉賢忙將範清遙扶著坐在了一旁的軟榻上,拿起銀針腸線,快速縫合在了已泛出了白肉的手腕上。

範清遙迷迷糊糊地靠在軟榻上,眼皮沉澱的厲害著,意識雖還是有的,但就是睜不開眼睛,更是連周圍的聲音都聽得不太清楚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範清遙纔是緩緩睜開了眼睛。

屋子裡,早就是被收拾妥當了,就連花月憐的手腕也是被縫合好了。

將嬤嬤正是抱著繈褓裡的嬰孩兒,不知跟陶玉賢說著什麼,見範清遙睜開了眼睛,忙笑著道,“老夫人,外小姐醒了!”

陶玉賢猛然回頭,在確定範清遙是真的醒了後,才重重地鬆了口氣。

將嬤嬤特意抱著懷裡的嬰孩兒,走到了範清遙的麵前,“小姐生了個姐兒,以後外小姐就要有親妹妹了。”

範清遙微微垂眸,看著繈褓裡的嬰孩兒,小小的,皺皺的,卻是睡得異常香甜。

將嬤嬤看著新生命,也是有些動容的,“今兒個範家的大奶奶還來找了小姐,儘說著一些不好聽的話,如今小姐母女平安,看那範家大奶奶還能不能笑的出來。”

範清遙心口一跳,“你說誰來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