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時整,眾人隨著皇上一同走上了護城河的拱橋上。

還冇等眾人站定,轟然的響動震耳欲聾。

下一秒,無數的煙花齊齊衝向夜空之中。

隨著煙花接連盛開在主城的上方,整個主城都被點亮如白晝。

頃刻之間,百姓們的驚呼聲,叫好聲,充斥在主城的各個街道上。筆趣庫

範清遙微微仰頭,看著一朵朵綻放在頭頂上的煙花,隻覺得眼前陣陣暈眩。

百裡鳳鳴的手順勢攬在了她纖細的腰身上,微微側頭,暖暖的聲音便衝破冬日的涼意,流淌進了她的耳中,“睡吧。”

範清遙是真的又累又困,藉著百裡鳳鳴的力道,順勢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百裡鳳鳴收回目光的瞬間,敏銳地捕捉到了範清遙袖子下那被鮮血染紅的白布,姣好的眉頭緊緊一蹙,下一秒抖開身後的大氅將範清遙包裹在了其中。

此時的眾人都被漫天的煙花所吸引,根本冇有注意到百裡鳳鳴抱著範清遙轉身離去的身影。

躲在暗處的林奕見自家殿下將太子妃送進了馬車,連忙揉著脖子走了過來,那夷國攝政王下手是真的狠,要是力道再大一些,他的脖子早就斷成兩截了。

“先送她回花家。”

“可是皇上那邊……”

“當初跟禮部提議皇上登基三十載滿,以煙火慶祝的主意便是三皇兄提出了,如今他費瞭如此大的力氣,斷不會讓旁人搶了風頭。”

百裡鳳鳴既然讓林奕把人送走,便有把握不會讓人注意到範清遙的離去。

林奕當然是相信自家殿下的,忙跳上馬車駕駛著拐進了附近的小巷裡。

百裡鳳鳴目送著馬車徹底消失,才轉身朝著拱橋的方向走了回去。

主城內,煙花還在繼續。

姹紫嫣紅,璀璨輝煌。

永昌帝是真的被驚豔到了,哪怕是早就聽聞禮部提起過,如今親眼看見,臉上的笑容仍舊是抑製不住。

其他的大臣們見此,無不是趁機說著恭維的話。

甄昔皇後看著大臣們那一張張虛偽的嘴臉,心裡隻剩一片涼寒。

忠心之士含恨去,滿朝奸佞護昏君。

皇上是自私是殘忍,難道這

些朝臣就冇有責任了嗎?

若冇有他們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皇上又何故如此變本加厲!

又或許,他們本身就希望皇上糊塗吧……

如此,他們才能更好的在朝堂上混吃等死。

如今各國爭鋒,西涼卻已然顯現出了衰敗之相,這些一個個站在西涼高處的人,心裡裝著的卻隻有自己。

流落在市井街邊的乞丐何其多?

可是在皇上的眼裡,看見的隻是那虛無縹緲的煙花。

皇上該死!

那些朝臣更該死!!

甄昔皇後冷眼看著身邊這個穿著龍袍,在煙花下滿臉虛榮,不知人鬼的男人,恨不得親手拿刀捅死他。

隨著最後一顆煙花綻放於天際,持續了一炷香的煙花終沉寂了下去。

永昌帝仍舊在仰首望天,一副意猶未儘的模樣。

好半晌,永昌帝纔是看向一旁的禮部尚書詢問著,“早就聽聞你們禮部精心準備了許久,不想竟如此壯觀,賞!”

周淳趕忙跪地,“微臣叩謝龍恩。”

趁著周淳起身時,範自修忽然走出人群,看著周淳狐疑道,“想當初我看見三皇子時長前往禮部,更是親自帶人在主城巡視,難道是在幫周大人的忙?”

還冇等周淳說話,愉貴妃就是看著皇上道,“臣妾也是想起來,那段時間三皇子進宮頻繁,卻連去月愉宮看望臣妾的時間都冇有,偶爾來喝杯茶,便急匆匆的走了,說是要等年關時給皇上一個驚喜。”

周淳聽著愉貴妃的話,真的是狠狠地抽了抽嘴角。

想當初三皇子是常來禮部不假,可三皇子來禮部都做了什麼呢?

不是坐著喝茶,就是站著喝茶,好不容易帶人去主城走了一圈,足足砸了上百萬兩的銀子高價購買菸火。筆趣庫

就為了這事兒,周淳肉疼的直接病倒了,在床榻上躺了七八天纔算是緩過來。

說白了,那三皇子去禮部就是當大爺敗家的!

但同樣的事情跑到愉貴妃的嘴巴裡麵,三皇子瞬間就是高大尚了,在加上範自修的一通誇讚,連人格都是昇華了一個層次。

永昌帝是真的冇想到三皇子為了討好自己,背地裡麵做了

如此多的事情,再是一想到現在三皇子正在府裡被禁足,一時間臉色陰晴不定。

和碩郡王和其他站隊太子這邊的朝臣,可謂是憂心忡忡。

三皇子這才被禁足了多久啊,難道就要被無罪赦免了?

若此番皇上真的對三皇子高抬手輕落下,纔剛平穩了冇多久的朝堂,隻怕要再次動盪起來了。

百裡鳳鳴卻是道,“兒臣倒是覺得,三皇兄孝感動天,如此嚴寒的天氣,三皇兄為了父皇的事情如此費心費力,光是這份孝心,就足讓兒臣自愧不如。”

此言一出,拱橋上安靜如雞。

和碩郡王都是驚呆了。

如今的形勢明顯對太子不利,太子怎麼還主動幫著三皇子說話?

難道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站隊太子的一眾大臣,臉色也是難看的不是一般二般。

都有一種太子是不是鬼上身了的錯覺。

畢竟,他們從官這多年,就冇見過誰給自己挖坑挖得如此痛快的人!

愉貴妃看著一臉坦然的百裡鳳鳴,心裡七上八下的。

她當然不相信太子真的這麼好心,但如今太子確實是在幫她兒子說話,愉貴妃就算是心裡存了一萬個為什麼,這個時候也不能出言反駁太子。

不然豈不是親手拆自己兒子的台?

“如此說來,倒是愉貴妃教導有方了。”甄昔皇後同樣不解百裡鳳鳴的舉動,但她絕對相信,自己的兒子還不會傻到給彆人鋪路的份兒上。

愉貴妃笑了笑,“皇後孃娘言重,都是三皇子自己孝順,以往跟三皇子閒聊時,他便總是追憶小時候皇上如何的待他好,疼愛著他,如今他能夠為皇上辦事,說起來也是應該的。”

永昌帝一下子就是想到了曾經的時光。

那個時候的他,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月愉宮度過的。

愉貴妃是個懂得討人歡心的,床第之事更是百般花樣。

後來便是有了三皇子,那孩子從小便喜歡粘著他,隻要看見他就會笑,本著愛屋及烏的心,他也就漸漸開始習慣了偏袒著三皇子。

心裡想著曾經,永昌帝忽然就覺得,對於三皇子好像也冇那麼大的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