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帝狐疑地看著太子,“你是說,今日大皇子的事情三皇子也知情?”

百裡鳳鳴頷首道,“此番是兒臣的自作主張,並未曾與三皇兄商議過,不過想來三皇兄也是想到瞭如此。”

愉貴妃咬了咬牙就要開口。

甄昔皇後則是搶在前麵道,“臣妾倒是覺得三皇子應該跟太子想到了一處去,三皇子一直跟大皇子關係要好,如今見大皇子落魄,自是心裡難受的。”

愉貴妃直接朝著皇後瞪了去。

這是想要做什麼?

光明正大搶奪他兒子的功勞?!

甄昔皇後根本不屑愉貴妃那要吃人的眼神。

隻準許你蹦躂,還不準許本宮得瑟了?

但本宮今日心情好,偏偏就是要得瑟。

和碩郡王看著麵前的風雲變故,都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是他見識淺薄,哪個正常人能夠想得到,三皇子板上釘釘想要獨吞的功勞,就這麼被太子輕飄飄地瓜分成了讓大皇子露臉的機會?

太子殿下其實是土匪出身吧?

不然怎麼就是比土匪還強盜了?!

難怪太子殿下剛剛幫著三皇子說話,原來是在這裡等著愉貴妃一行人呢。

纔剛還質疑太子鬼上身的一眾大臣,“……”

太子殿下說得對啊!

眼看著事態已朝著百裡鳳鳴這邊偏了過來,三皇子一黨的大臣們不乾了,連忙紛紛進言,希望能夠扭轉乾坤。

和碩郡王見此,當即就是帶著太子一黨的大臣們,跟三皇子一黨打起了車輪戰,無論你們說什麼,那都是三皇子憐惜手足,無論你們做什麼,那都無法磨滅三皇子憐惜兄弟時那顆熾熱跳動的心。

兩方大臣你來我往,口水戰打得響亮,吐沫星子滿天飛。

雲月趁機走到皇上的麵前,“父皇明鑒,三皇子當真不知太子的行徑。”

甄昔皇後輕飄飄地看向雲月,笑著發問,“若三皇子的本意不是如此,那三皇子此番作為又是為何?”

雲月就算再怎麼聰明,也無法跟身經百戰的皇後相提並論。

不過就是一句話而已,直接將雲月連同所有人都給堵成了啞巴。

是啊,若三皇子此番的費心費力,不是為了幫太子給大皇子露麵的機會,難道是為了刻意討好皇上?

愉貴妃當然不能承認,“雲月年紀小,哪裡知道那些個事情,早在前些日子,三皇子便是跟臣妾說過,又是想念大皇子了,冇想到那孩子倒是個有主意的,竟是跟著太子一起弄出瞭如此大的動靜。”

三皇子一黨的大臣們見愉貴妃都是如此說了,當即就是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

愉貴妃當然也不想承認,但不承認行嗎?

若死活不承認,明擺著就是有討好皇上的嫌疑!

現在的皇上太過多疑,愉貴妃哪裡能賭得起?

雲月當然明白母妃的心思,如今事情已經被扭曲成這樣,若承認三皇子是協助太子殿下,或許還能在父皇麵前留個好,若反之,隻怕是費力不討好。

愉貴妃也是無奈,眼看著閻涵柏費勁巴拉地攙扶著大皇子跪在了皇上的麵前,隻能朝著人群裡的潘雨露看了去,試圖詢問究竟怎麼回事,眼看著潘雨露心虛的低下了頭,愉貴妃隻能暗罵一聲廢物。

潘雨露滿心的委屈不敢說。

當初大皇子失勢,是愉貴妃不停地跟她說,讓她離閻涵柏遠一點,最好就是連閻

家人都不要再接觸了,她乖乖聽話照辦了,結果現在又責怪起她來了?

三皇子一黨見大皇子跪在地上跟皇上說著話,隻能在心裡慶幸著,現在的大皇子確實是能夠跪在皇上的麵前了,但畢竟是有罪之身,皇上也不可能跟大皇子太過熱絡,至於撤回罪名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過永昌帝在看向大皇子妃那還算是平坦的肚子時,下意識的就是說了一嘴,若是有需要可以找個太醫給大皇子妃瞧瞧。

結果眾人就是聽見大皇子妃婉轉的拒絕了皇上的好意,並說自己肚子裡的孩子,一直都是太子妃在幫忙照顧著的。

太子一黨的大臣們聽著這話,眼珠子都冒出了綠光,幾乎是想都冇想,就是紛紛開口當著皇上的麵讚賞太子妃的仁義之舉。

大皇子為什麼落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可原本應該最是憎恨大皇子的人,反倒是屢屢對大皇子出手相助?

原本太子的名聲,就因為剛剛的事情上了一個高度。

結果現在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就又是因為太子妃而攀登上了一個新的巔峰。

速度之快,差點冇把三皇子一黨給飆出心梗!

還在三皇子府裡等著藉助此事免去責罰的百裡榮澤,卻冇想到等來等去等到半夜竟是這麼個結果?!

看著麵前的潘雨露,百裡榮澤氣的一腳將屋子裡的炭盆都是給踢翻了。

印象之中,他好像確實是跟太子說起過大皇子。

但那個時候百裡榮澤不過是在宮裡麵偶遇了太子,為了顯示太子不顧手足之情,才故意提起大皇子的,結果冇想到……

現在這竟然成了太子反殺他的利器!

潘雨露看著翻滾在地上的火盆,嚇得臉色發白,多一個字都是不敢說。

剛巧此時,範雪凝院子裡的丫鬟走了過來,“啟稟三殿下,範姨娘說是給您燉了您最喜歡的蹄花湯,這會子剛剛出鍋。”

百裡榮澤點了點頭,“知道了,告訴範姨娘,我一會就過去。”

丫鬟跪安,匆匆走了。

潘雨露看著丫鬟那歡快的步伐,都是要氣死了。

果然,姓範的冇一個好東西!

範清遙可不知道自己莫名的吃了個瓜落,等醒來時,三更都是敲響了。

聽著凝添講述著今日外麵發生的事情,倒真的是有些意外的。

百裡榮澤那種見縫插針的手段,她是真的見多了,也早就是見怪不怪了。

範清遙冇想到的是,百裡鳳鳴竟是一早就察覺到了百裡榮澤的心思。

若是冇記錯的話,那個時候百裡鳳鳴還在行宮?

想來,那次寫信時百裡鳳鳴說要帶她去看煙火,便已然掌握一切了吧。

也難怪三皇子一黨會崩潰,明明做的天衣無縫,結果卻是早已被遠在行宮的百裡鳳鳴打探了個心知肚明。

不過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安排好了一切,更是能夠讓大皇子才準時機的出現,強行將百裡榮澤的心血瓜分成所有人的功勞,確實是好本事。

範清遙歎了口氣,隻是可惜了,她冇有在現場,到底是冇瞧見愉貴妃被氣到跳腳時的那個畫麵。

“吱嘎……”房門被推開,陶玉賢拎著藥箱進了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