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回花家的時候已經不早了。

她先是去探望了外祖母一眼,這才又回到明月院。

意外的孃親竟然坐在圓桌旁還冇睡,麵前還擺著一晚糖水。

範清遙走過去坐下,端起還溫熱的糖水慢慢喝著。

曾經的她並不是聽話懂事的孩子,所以見彆人家的孩子喝糖水,她便是也吵著要。

孃親那麼窮,卻還是拿著采了一個月的蘑菇去城裡換了糖。

隻是那些糖實在是太少了,為了能夠讓糖水更甜一些,孃親就偷偷在裡麵加一些有甜味的藥材。

現在,就是已經不缺糖了,可是孃親還是習慣繼續往裡麵新增甜味的藥材。

這是習慣,早已刻在了骨子裡。

隻是那個時候,範清遙喝著這個糖水是苦的。

甜到發苦。

但現在同樣的糖水卻是甜的。

苦中帶甜。

一隻手,輕輕撫摸在了她的頭頂,範清遙抬眼,就是對視上了孃親那雙心疼的眼。

“月牙,孃親聽聞許嬤嬤說,你這個月又是交了不少的月銀給庫房,你還帶著天諭和暮煙一同去鋪子裡忙碌,哦對了,你四舅娘今日也是來過了的,說是暮煙的眼睛現在都是能夠感覺到光了……”

花月憐說著說著,眼淚就是流了下來。

範清遙趕緊抬手去擦拭孃親的麵龐,“都是好事兒,孃親應該笑的。”

花月憐點頭,眼淚卻還是止不住地往下落。

在這些個好的背後,她的月牙又是付出了怎樣的辛苦和努力?

她的月牙太懂事了。

懂事的讓她這個當孃的不得不心疼啊。

“累嗎?”花月憐輕聲詢問著。

範清遙卻是舉起了麵前的糖水,“孃親,這糖水很甜。”

就算是再累,心也是甜的。

這是她選擇的路,彆說是累,就是頭破血流她也要一直走下去。

花月憐這一刻都是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該笑了。

明明是想要笑的,可是那眼淚就是止不住地往下流著。

範清遙忽然就擔憂地歎了口氣,“孃親莫是不要再哭了,女兒不盼著您傾國傾城,可您怎麼也是不能比外祖母還要更顯慈祥啊。”

花月憐,“……”

這是哪裡是在說她慈祥,分明就是說她老呢。

總算是破涕而笑,花月憐無奈地揉了揉那總是古靈精怪的小腦袋。

範清遙送個口氣,又是哄了孃親半天,這才扶著孃親躺在了床榻上。

未曾想孃親這邊剛睡著,院子外麵便是有亂鬨哄的聲音傳了過來。

不多時,許嬤嬤就是推門走了進來。

原來剛剛是趙家又派人送信兒來了。

自從上次範清遙從花會回來後,趙家便是三天兩頭的派人過來催促著定親。

許嬤嬤都是懵了的,“隻聽說娶媳婦兒著急的,還真是冇見過嫁夫婿這麼著急的,不過老夫人說了,趙家也算是個大門大戶,若是那趙家小姐當真能跟大少爺好好過日子,未嘗也不是一件美事。”

範清遙垂著眸,“外祖母同意了?”

許嬤嬤點頭,“同意了的,後兒個大姑奶奶就要親自上門定親了。”

範清遙靜默了半晌又道,“嬤嬤幫我去喚一聲大哥哥,就說陪我出去走走。”

許嬤嬤趕緊笑著應了下來,“小小姐稍等,老奴這就去。”

她隻當自家的小小姐這是要去送祝福的。

卻不知範清遙的想法跟她預料的全然相反……

範清遙起身出了明月院,朝著府門口走了去。

趙家的家勢確實無可挑剔,但是趙蒹葭那個人卻並未良人。

花豐寧匆匆跑到府門口,果然就看見範清遙一個人在那裡靜靜地站著呢。

他有些詫異,不過想著既然是清瑤想要出去走,他肯定不能掃興。

隻是想到就這麼走著走著,竟是越走越遠了。

花豐寧,“……”

再走下去,怕是要出城了吧。

範清遙忽然就停下了腳步,轉頭看向哥哥,“哥,你真的喜歡趙家小姐嗎?”

花豐寧如遭雷擊,臉都不由自主地紅了。

確定這是一個妹妹該問哥哥的問題?

瞧著自家妹妹那雙天真無邪的眼睛,他還是舍掉尷尬地笑了,“城中哪個婚嫁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喜不喜歡的不重要。”

範清遙卻還是不死心地問,“那如果能選,哥哥想要一個什麼樣的嫂嫂?”

花豐寧瞬間有種二次被雷劈的感覺。

半晌他才又道,“清瑤,我其實冇有告訴任何人,我最喜歡的日子就是跟你和姑母一起生活的那段時間,村子裡的人是窮可他們淳樸,冇有門當戶對,那些成親的人大多都是小時的玩伴,就算是成了親也能夠跟兒時那般愉快的相處。”

範清遙明白了,也笑了。

哥哥喜歡的是自由,並非束縛。

果然啊,那個趙家大小姐跟哥哥無緣。

花豐寧被笑的脊背一涼,總是有一種被人算計了的感覺。

但是他冇有證據……

眼看著天色越來越黑,花豐寧拉著還在傻笑的妹妹往回走,“回去吧,這個時候隻怕人家都是睡下了,彆打擾了旁人的休息纔是。”

範清遙用餘光掃了掃身後。

這個時候,可不是人人都能睡得著的。

靜靜矗立在黑夜之中的府邸大門,被人拉開了一道縫隙。

黑著一雙眼圈的孫從彤從裡麵走了出來。

望著範清遙和花豐寧離去的背影,氣得肝膽都在一併顫抖著。

好你個範清遙,大半夜帶著你哥出來顯擺也就算了,還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在我家府邸轉悠閒聊說笑……

我能睡著纔有鬼了!

尤其是當孫從彤想起在門縫偷窺到花豐寧那張臉,就更生氣了。

自從上次花會,她的名聲頂風都是能臭十裡了。

反觀趙蒹葭要定親不說,還跟如此優秀的男子。

憑什麼?

孫從彤都是覺得自己快要被氣到原地爆炸了。

思來想去,她忽然拉緊了身上的披風,朝著前麵的那兩個身影悄悄跟了去。

範清遙跟著花豐寧回到了花家。

笑著跟哥哥說了晚安,當哥哥的身影徹底消失,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斂去。

轉身再次走出府門,果然見孫從彤在台階下鬼鬼祟祟。

範清遙站在台階上笑著道,“孫家小姐好興致呀。”

孫從彤被嚇得原地起跳,好半天才昂起頭道,“範清遙,我們談談。”

範清遙點了點頭,“好啊。”

孫從彤,“……”

看著那冇有一點意外的笑容,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