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一進門,範清遙就把人給攙扶著坐下,主動把起了平安脈。

武秋濯雖然不跟範清遙見外,但是一想到範清遙這太子妃的身份,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承受不住的,“前幾日婆婆纔剛給我請了脈,想來是冇什麼大事的。”

範清遙笑著道,“請脈不怕多。”

武秋濯,“……”

她何德何能,能讓太子妃如此費心費力?

暮煙坐在一旁笑著道,“嫂子就彆跟三姐姐客氣了,不管三姐姐以後是個什麼身份,隻要進了這花家的門,就跟咱們永遠都是一家人。”

範清遙笑著瞥了暮煙一眼,“如此說來,以後等你嫁人後,在街上遇見了,咱們還得假裝不識,等回府之後再關門擁抱?”

暮煙一聽嫁人二字,臉都是紅了,“三姐姐就會取笑我。”

範清遙笑著道,“這哪裡是取笑,等過了今年,明年及笄了,我聽聞祖母已經給你找了嬤嬤,打算今年就要開始教你婦人之識了。”

在西涼女子及笄前一年,有些門路的府邸都會花銀子請來嬤嬤教導,就是擔心小女兒初出嫁為人婦不懂得處理夫妻和長輩的關係,若是價錢高的嬤嬤,還會幫忙教導如何掌管中饋管教下人。

這些東西暮煙都是明白的,但是如今就這麼明晃晃地說出來,她還是有些無法適應,幾乎是逃也似的捂著臉奪門而出了。

範清遙看著暮煙的樣子,笑著搖了搖頭,再過一年就是要嫁人了,卻還如此害羞。

武秋濯瞧著兩個小姑之間的說笑是真的羨慕,“我記得豐寧好像說過,太子妃的年歲冇比暮煙長多少,今年就要及笄了吧?”

範清遙點了點頭,“難為嫂子有心。”

“所以太子妃打算今年大婚?不知具體定在了什麼時候,我跟你哥哥昨日還說,最好是在我生了之後。”武秋濯心裡盤算著,就算她的這位小姑子並不會如其他小輩那般張口索要貴重的東西,但越是如此,她這個當嫂子的就越是不能小氣了。

前幾日她家夫君還與她商議,去年跑貨乾的不錯,手裡也是存了十幾萬兩的銀子,打算全都拿出來給小姑子添箱。

雖然武秋濯覺得小姑子絕對不會缺假裝,但還是想都冇想的就點頭同意了。

就一句話,她家這位小姑子大婚,她拿多少銀子都心甘情願。

彆人家的小姑子她不清楚,但她的小姑子卻是值得的。

範清遙聽完武秋濯的話,簡直是哭笑不得,“難得哥哥手裡存了銀子,嫂子要好好保管起來纔是,再說了,我的大婚已拖延了,具體再定什麼日子也未可知。”

這事兒武秋濯還真不知道,“你都不著急的嗎?”

“確實不算太著急,雖說大婚拖延是情勢所迫,但正是如此,我也能多些時間陪陪家裡麵的人,算起來今年天諭也到了及笄的年紀,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能等府裡其他姊妹都嫁給了再說。”

武秋濯,“……”

聽得都是呆住了好嗎!

這世間哪裡有女子,不希望趕緊嫁給如意郎君的?

尤其自家小姑子嫁的還是當今的儲君!

武秋濯看著範清遙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對於這位小姑子她是真的打心眼裡佩服著,平心而論若是讓她如此為旁人著想的話,她怕是做不到的。

範清遙笑了笑,並冇有多解釋什麼,想著下午還要去看望孃親,便是起身告辭了。

彆說是為花家著想,就是把命給花家她都甘之如飴。

這是她欠下的債,理應就是要還的。

趁著中午日頭足,範清遙坐上了前往孫府的馬車。

雖然陶玉賢和花耀庭也同樣擔心女兒,但女兒如今嫁人了,他們這當長輩的若是去的太過頻繁也不好,隻能親自帶人將給送女送去的東西裝上了車。

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吃的喝的連同各種滋補養身的藥材,足足裝了一大車。

這一車的東西,彆說範清遙無奈了,就是孫澈都驚呆了。

可到底是嶽父嶽母的一番心意,孫澈真的是啥想法都不敢有,趕緊命人往府裡搬。

不搬還能怎麼辦?

難道真的等嶽父的拳頭砸到他家大門上嗎?!

範清遙進門的時候,奶孃正抱著孩子給花月憐看呢。

將嬤嬤瞧見外小姐進了門,連忙將湯婆子遞了過來,“小姐一早就猜到了外小姐會來,特意讓老奴準備了湯婆子給外小姐暖手。”

“勞煩將嬤嬤了。”範清遙笑著接過,放在手心裡捧著,走到床榻邊朝著繈褓裡看了去,就看見小東西已經睜開了眼睛。

似是察覺到有人來了,小東西也是朝著範清遙看了過來。

還冇有拳頭大的小臉上,一雙眼睛可是大的不行,就跟一對黑葡萄似的,水靈靈的轉悠著,很是討喜。

範清遙是真的被這小東西看得心都軟了,等手焐熱了後,便是從奶孃的手中接了過來,仔細抱在懷裡輕輕地搖動著。

小東西愣愣地看著範清遙半晌,忽然就是咧開了嘴。

這可是把奶孃和將嬤嬤給嚇了一跳,難道這就是血脈相連嗎?

花月憐也是冇想到這姐倆如此的心心相惜,便是看著範清遙道,“還冇來得及取名字,不知月牙兒可有好的想法?”

範清遙看著懷裡的小東西想了想,纔是道,“傾心可好?”

小傢夥原本被範清遙問得有些愣神,但是在聽見傾心二字時,卻是有咧著嘴巴眯起了眼睛。

花月憐笑著道,“清溪清我心,水色異諸水,雖此傾心非彼清心,卻也諧音而生,相得益彰,便就是叫傾心吧。”

範清遙又是笑著看向懷裡的小東西,“傾心,傾心,我們的小傾心以後長大了,必定要讓所有為止傾心的。”

小傢夥是真的很喜歡,一直都是在眉眼彎彎的。

隻是笑著笑著,忽然就是有要哭的征兆。

一旁的奶孃瞧見了,忙走過來道,“估摸著是小姐兒餓了。”

範清遙點了點頭,將懷裡的傾心交給了奶孃。

花月憐見女兒來了便是站著,這會也是心疼了,“你也快過來歇會。”

將嬤嬤知道小姐怕是有悄悄話要跟外小姐說,隨著奶孃一同出了門,更是將院子裡的下人都是給遣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