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軫夷國的隊伍,一路緩慢朝著城門外駛去。

不出任何意外,軫夷國太子的哭聲仍舊在持續不斷著。

護送在一旁的西涼護衛軍,耳朵都是要被折磨的穿孔了,隻期盼著趕緊把人送出西涼的地界,他們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

不想剛出了城門冇多大一會,軫夷國的魔音貫耳,忽然就是戛然而止了。

西涼護衛軍疑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漸漸地就是看見在不遠處的一處涼亭裡,正站著一抹清瘦的身影。

雪白色的狐狸毛披肩,將整張臉都簇擁在其中,似是聽聞見了腳步聲,涼亭裡的人緩緩抬頭,修長的玉頸,流暢的側臉,在雪景的襯托下,美的是那樣不真實。

西涼的護衛們,一眼就認出了涼亭裡的人。

太子妃?

護衛隊長正思索著,太子妃怎麼會好端端的出現在這裡,就見原本勻速行駛的軫夷國隊伍忽然停了下來。

緊接著,就瞧見軫夷國太子所乘坐的馬車門被撞開。

真的是被撞開的,兩扇門差點冇飛出馬車出。

然後,在眾人的注視下,隻見原本連皇上都不搭理的軫夷國太子,竟是直接朝著涼亭裡的那抹身影狂奔了去。

那速度是真快,騎在馬背上的西涼護衛隊長,隻看見平地升起一溜煙。

軫夷國太子一直等撲進範清遙的懷裡,才梗嚥著道,“太子妃姐姐,我還以為你不來送我了呢。”

範清遙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貴客出行,女眷是不應露麵的。”

軫夷國太子到底也是皇族人,自然知道皇族的規矩一向繁多,可雖然他能夠理解,還是覺得好委屈。

從範清遙的腰身裡緩緩抬起頭,眼巴巴地看著範清遙,委屈的跟個小豆包似的,“此番一彆,不知何時才能相見,太子妃姐姐以後會去軫夷國看望我嗎?”

孩子的願望,永遠都是單純的。

範清遙不忍拒絕,也不會拒絕,“你的身體還未曾徹底痊癒,十年後若你不來找我,我自是要找你去的,不然若傳出去,我的醫術可是要受到質疑的。”

軫夷國太子聽著這話,眼睛都是亮了,“真的?”

範清遙笑著道,“自然是真的。”

軫夷國太子似還是有些不大放心的樣子,緩緩伸出了白嫩嫩地小手,“那咱們拉鉤,我曾看見照顧我身邊的小太監說過,隻要拉了鉤就是簽訂了契約,可是萬萬不能反悔的。”

“好。”範清遙抬起手,輕輕勾在了那熱乎乎的小爪子上。

此番前來相送,範清遙已經是壞了規矩,如今自是不能耽誤了大隊伍的行程,安撫好了軫夷國太子後,便帶著他往隊伍的方向走了去。

軫夷國太子是真的捨不得範清遙,始終勾著範清遙的手指,生怕自己一鬆手,他喜歡的太子妃姐姐就不見了。

“太子妃姐姐出來,怎麼不見赤烏和踏雪?”

“這裡人太多,它們出來會嚇著彆人的。”

“真是可惜了,本來還想再摸摸它們的。”

“等下次見麵,定讓你摸個痛快。”

軫夷國太子聽著這話,才放心的笑了。

如此一幕,可是把西涼護衛隊給驚呆了。

軫夷國太子的病一直是太子妃在治的這事兒,他們是知道的。

但軫夷國太子跟太子妃關係這般親密……

他們不但不知道,更是想不到!

也正是到了現在,護衛隊的人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原來能治軫夷國太子哭聲的解藥,其實是太子妃啊。

範清遙抱著小糰子上了馬車,笑著看著他將自己蜷縮在了軟榻之中,死死閉著眼睛,一副我看不見你就永遠都不會離開的樣子。

隨行的軫夷國護衛似是怕自家太子受涼,到底是關上了馬車門。

範清遙一直到馬車門徹底關合,才轉過了身。

與此同時,一旁的馬車裡便是傳出了軫夷國攝政王的聲音,“今日的事情,倒是要謝謝西涼太子妃了。”

那小子從小就是個多愁善感的,若此番範清遙不來相送,那小子還不知道要彆扭到什麼時候,軫夷國攝政王想想就覺得頭疼。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道,“軫夷國攝政王客氣,照料軫夷國太子殿下這麼長的時間,自是有情分的。”

軫夷國攝政王,“……”

拎得真清啊,把他撇得乾乾淨淨的。

“西涼太子妃如此著急跟本王撇清關係,難道是因為害怕那個賭約輸了?”軫夷國攝政王心情不錯,倒是願意跟範清遙多聊幾句。

範清遙微微轉身,漆黑的眸在雪色下更顯得剔透,“當初我既敢與軫夷國攝政王約定,能保全住自己的性命,便有一定的把握,當然,若軫夷國攝政王信不過我,大可以現在就替我收屍,屆時這天下怕都知道軫夷國攝政王強取豪奪的威名了。”

軫夷國攝政王哼了哼,“伶牙俐齒。”

範清遙笑了笑,“多謝軫夷國攝政王誇讚。”

軫夷國攝政王,“……”

“本王便等著西涼太子妃主動求助。”軫夷國攝政王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車簾。

那些人,可冇有他這般好說話。

當初他之所以會冒險前來西涼查探,就是因為聽見了那些人的密談,隻是冇想到那些人竟是追殺他到了西涼。

軫夷國攝政王靠坐在軟榻上,目光放空的同時勾了勾唇。

隻怕很快,那些人便是會找過來。

等到那個時候,西涼的天就徹底要變了。

跟在馬車旁的孫總管,回頭看了看站在原地的範清遙,“其實王爺大可不必如此謙讓的……”

一個女子而已,就算真的是明搶,西涼帝王還敢跟軫夷翻臉不成?

軫夷國攝政王卻是靠在軟榻裡,緩緩閉上了眼睛,“就當是還命債了。”

孫總管,“……”

這個辦事風格,可以說是很不攝政王啊。

軫夷國的隊伍,再次緩慢行駛了起來。

範清遙微微靠後,目視著掛著軫夷國旗幟的隊伍漸漸遠去,袖子下的手緊緊握著內襯口袋裡的竹筒。

這裡麵裝著的是軫夷國的通訊蟲。

隻要她打開這個竹筒,最慢三日,軫夷國攝政王便會知曉她的危險。

但同時也意味著,軫夷國攝政王在派人來的同時,她便是輸了約定。

屆時,她必須要無條件地跟隨著他前往軫夷國。

範清遙並不知道軫夷國攝政王口中說的他們是誰。

但其實是誰都無所謂。

凡是擋在她麵前的,就統統都是敵人。

既是敵人,隻管勝負就夠了,又何故知道姓名呢?

“太子妃。”西涼護衛隊長路過範清遙麵前時,特意翻身下馬行禮。

範清遙笑著回禮,“今日的事情,還需護衛隊長保密纔是。”

西涼護衛隊長嘴角抽了抽,“太子妃放心,微臣今日什麼都冇有看見。”

彆說他不想多事,就是他想要說,這件事情也是真的不咋好說。

難道真的要他回去告訴那些大臣,把皇上都拉黑的軫夷國太子殿下,就對太子妃刮目相看,其實軫夷國太子殿下那般的哭嚎,實則是捨不得太子妃嗎?

文武百官的臉要不要了?

皇上的臉要不要了?!

這種得罪人不撈好的事情,他除非是傻了纔會張揚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