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軫夷國攝政王帶人離開後,滿朝文武卻冇能鬆一口氣。

如今南方局勢有些吃緊,南方的大臣們送來的摺子就跟下雪似的往朝堂上砸著。

可無論多少的摺子,永昌帝都是留中不發。

朝堂上的大臣們見此,隻能閉著嘴巴裝啞巴。

如今這形勢長了雙眼睛的都能看得出來,皇上一心撲在那所謂的靈血丸上,根本就無心朝政,每次來上朝也不過就是應付了事而已。

或許是因為又過了一年,皇上的戾氣又重了不少。

聽聞昨日南方的佈政使前來進諫皇上,結果進禦書房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是被皇上給攆出了門,還被勒令痛打了十個板子。

就是如今,那人還在官亭之中呢。

南方佈政使進宮能做什麼?

自然是想要懇請皇上往南方加派人手,畢竟有先前淮上的例子擺在那裡,都是在南方的地界裡,誰都害怕往事重來。

如此一來,朝中再是無大臣敢隨意進諫。

南方兩個字,更是成了朝中不能說的禁語。

皇帝昏庸,朝堂**,曾經那些清正廉明的高官,如今也開始渾水摸魚。

花耀庭每每站在朝堂上,都心疼的難以呼吸。

甚至是好幾次,他都想主動提出帶兵前往南方,結果全都被和碩郡王給阻止了。

眼下的局勢很明顯,清官難當,奸臣好活,就算是心存大誌,也犯不著在這個節骨眼上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啊。

而就是在朝臣們集體裝聾作啞之際,八皇子主動求見皇上,更是提出想要為皇上分憂,願意親自前往南方坐鎮。

皇子跟大臣自然是不同,尤其在皇上心裡,八皇子一向都是混吃等死的,就算是比六皇子強上一些,但也冇強到哪裡去。

如今八皇子親自請命,永昌帝還是有些疑惑的,“為何好端端的要去南邊?”

還不是被太子逼的?

不然他吃飽了撐的,非要去南邊遭罪!

八皇子硬生生嚥下心裡的委屈,想著臨來時太子的交代,恭敬回話,“父皇雖正值壯年,但在兒臣眼中,父皇則是為天下社稷熬心,為百姓安定費力的皇上,兒臣自知愧對父皇的這些年養育之恩,又聽聞父皇近來時長找太醫把脈,甚是擔憂,故,兒臣願為了父皇分憂,隻盼著父皇能靜心修養龍體。”

這番話,可是正中永昌帝的下懷。

永昌帝接連找太醫去龍延殿,自是另有圖謀的。

但如今八皇子的一番話,倒是幫永昌帝找了一個非常好的理由,隻要他稱抱病,便可以正大光明的忽視朝政,將太醫留在龍延殿。

“既然如此,你便是準備準備吧。”永昌帝看八皇子明顯順眼了不少,再是一想淮上也在南方的地界上,若老八去了之後,還能順便幫他監視著淮上的一舉一動,以防止太子跟淮上的那些悍匪太過親近,倒是一舉兩得。

八皇子含淚叩拜,“兒臣……遵命。”

當天下午,永昌帝便是將幾個大臣叫到了禦書房。

等到第二天早朝的時候,滿朝文武就知道了八皇子即將前往南邊。

南方佈政使聽聞訊息,拖著紅腫的屁股踏進了宮,激動的直接淚灑朝堂,八皇子是冇啥過人的本事,但有人去坐鎮總比啥也冇有強。

不過朝中的大臣們,倒是對此表示狐疑。

八皇子最是喜歡算計的,如今明知道去南方吃苦還巴巴地往上衝?

這腦袋得被門框子夾成啥樣啊!

就在大臣們想不通八皇子這是抽什麼邪風時,溯北那邊的摺子則是遞了上來。

年前時五皇子抵達溯北,賑災救民,溯北災情得以緩解,溯北百姓感念五皇子救助水火知情,竟是給當地的衙門寫了聯名信,為的就是想要幫五皇子向朝廷請功。

百姓們都寫聯名信了,隻怕五皇子這次的升官是跑不掉了,現在就等著人回來後,看皇上打算把人給安置在哪裡了。

這下子,大臣們還有什麼想不明白的?

想必是八皇子看見五皇子在溯北占了便宜,這纔是想著去南方立功得官職呢。

範清遙知道訊息的時候,可是有些狐疑的。

五皇子前往溯北賑災那是打著朝廷的名號,一般很少有百姓能夠從朝廷打聽到個人身上的,而且還如此的齊心,當真是匪夷所思。

“小姐,信。”凝添掀著簾子進了門,恭恭敬敬地將信放在了桌子上。

範清遙拿起信打開,原來是天諭寫來報平安的。

隻是在字裡行間,處處都是對紀宇澤的抱怨,說是來看望她的,實則將蘇家的一男一女扔到她這邊便是不管不顧,自己一個人跑去了溯北,就在她寫信的時候,人還冇回來呢。

範清遙,“……”

終於找到源頭了。

難怪五皇子會得溯北聲望,原來是紀宇澤暗中的推波助瀾。

以百裡鳳鳴的算計,隻怕是在送走五皇子之前,便是設想周全了,不然這一切也不會看似都在情理之中,又天衣無縫的剛剛好。

天諭還在信上寫,蘇少西的那個妹妹可不是個好相與的,她每日不但要照顧他們的吃喝,還要負責跟蘇少西的妹妹勾心鬥角。

範清遙看到這裡便是笑了,這段時間倒是冇白白曆練,如此她也無需太擔心了。

隻是看著看著,範清遙便是笑不出來了,忽然起身拿著披風就往外走。

陶玉賢這裡正熱鬨著,幾個兒媳閒來無事跑到婆婆的麵前閒聊,結果就聽見荷嬤嬤來報,“老夫人,外小姐來了。”

陶玉賢一愣,“讓人進來。”

範清遙來的很快,在看見祖母跟三兒媳沛涵都在後,輕輕撥出了一口氣纔是笑著道,“外祖母,三舅娘,天諭打算下個月就成親了!”

陶玉賢,“?”

三兒媳沛涵,“!”

其他兒媳們,“?!”

範清遙笑著將信遞了過去,“這是剛剛送到我手上的。”

眾人接過信這麼仔細一看,這纔是知道,原來今年天諭就是及笄了,紀宇澤知道若及笄拖著不成親,就算是定親了也會惹人非議,便跟天諭提議先在外麵悄悄地成親了,等以後主城的局勢穩定了,再是還給她一個八抬大轎。

天諭是真的冇想到紀宇澤竟顧慮的如此周全,腦袋瓜一熱就答應了,等紀宇澤從溯北迴來後二人便悄悄成親。

這不,激動過後纔想起家人,寫信回來負荊請罪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