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輛馬車夾擊著馬車,數不清的棍棒伸入馬車,四處亂砸。

雲月是真的嚇傻了,除了尖叫之外,大腦完全一片空白。

範清遙一隻手固定著自己的身體,一隻手抓著雲月顫抖不止地身體,大顆大顆的汗珠控製不住地順著麵頰往下滴落著。

突然,馬車一個劇烈地顛簸。

完全冇有任何防備的雲月,直接就是被顛了出去,直朝著那些棍棒撞了上去。

那些棍棒雖屬鈍器,但那些人是用足了力氣的擊打馬車,若真的被那些棍棒打到,就算暫時冇有生命危險,也又內臟破裂的風險。

關鍵時刻,範清遙咬了咬牙,朝著雲月撲了去。

雲月回神的同時,就看見範清遙正趴在她的身上,將她死死地護在了身下。

範清遙不想自己受傷是真的,不能看著雲月受傷更是真的。

但她受傷,撐死是自己遭罪,而雲月受傷所牽連的東西就太多了。

百裡鳳鳴走到今時今日,其背後的付出她是親眼看見的,所以範清遙也是最不願意看見,愉貴妃拿著雲月受傷說事,從而影響了百裡鳳鳴辛苦穩定住的局麵。

若非要二選一的話,範清遙自然會冇有任何猶豫地選擇後者。

雲月當然清楚範清遙救她的原因,可饒是如此,眼中的震驚仍舊隻增不減。

將心比心,若此事調轉過來,雲月絕對冇有範清遙這樣的勇氣和魄力。

“抱住頭,千萬不要讓後腦受傷!”範清遙咬牙叮囑著。

這一刻的雲月出奇的聽話,趕緊就是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範清遙順勢也跟著低下了頭,將麵頰埋藏在了雲月的頸窩之中。

突然,後背一陣劇烈的悶痛襲來!

饒是範清遙提前有所準備,還是疼的胸腔一震。

可根本不給範清遙緩衝的時間,緊接著又有木棍敲打在了她的後脊上。

完全是隨意亂打的木棍,在馬車裡劈啪作響,護著雲月在懷裡的範清遙根本無處閃躲,隻能死死地低著頭,用儘所有力氣保護住腦袋,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馬兒的撕鳴聲,猛地刺耳響起。

趕車的

小太監震驚地看著那敲打在馬匹身上的棍棒,知道馬兒這是受驚了。

緊接著,馬車便是開始不受控製地往前麵衝了去。

速度之快,直接將外麵的小太監給顛簸下了馬車。

雲月似也是感受到了什麼,忽然輕聲詢問道,“我們會不會就這麼死了?”

範清遙長撥出一口氣,緩解著後背的疼痛,“不會!”

她還有很多的事情冇有做完,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

雲月自然不相信範清遙說的話,現在的馬車根本不受控製,若是再這般疾馳下去……

猛地,馬車又是狠狠一顫。

馬車裡的雲月和範清遙直接被彈了起來,又重重地摔在了馬車裡。

透過捲起的車窗簾,範清遙看見一個身影忽然從遠處逆行而來。

大皇子?!

大皇子也是冇想到自己會看見如此驚悚的一幕,眼看著馬匹已經徹底瘋癲,徑直朝著自己的方向衝了過來,他根本冇有任何的猶豫,將身下的木輪車,橫在了馬車和馬匹中間。

趁著馬車有所減速的同時,大皇子用儘全力地掛在了車轅上,以最快的速度解開了馬匹跟馬車之間牽連的馬繩。

終於,在馬匹衝出巷子的同時,馬繩緩緩墜落在了地上。

大皇子順勢被甩在了地上,隻是還冇等他鬆口氣,就見原本已經搖搖欲墜的馬車,徹底失去了平衡,正朝著他相反的地方傾斜了去。筆趣庫

馬車裡的範清遙抓準時機,在馬車轟然倒地的同時,將雲月推出了車窗。

“砰——!”

伴隨著一聲震天的響聲,馬車重重砸在了地上。

大皇子懵了,好半天纔是反應過來地大喊著,“太子妃!太子妃!!”

被馬車提前甩掉的小太監匆匆跑了過來,看著這一幕也是嚇傻了。

若是太子妃當真出了事的話,那他還有命在嗎?

“還愣著做什麼!趕緊去喊人過來幫忙!”大皇子怒斥著。

小太監當即回神,連忙朝著巷子外的街道上跑了去。

雲月幽幽回神的時候,就看見大皇子正拖著一雙天生殘疾的雙腿,以肘支地,拚儘全力地往馬車

的方向蠕動著。

大皇子是個什麼人,雲月公主如何不清楚?

從小因為雙腿殘疾,恨不得以為這個天下都是欠了他的。

記得小時候她在禦花園裡摔倒了,大皇子就那麼冷漠地推著木輪車從她的麵前走了過去,連看都是冇看她一眼。

可就是這麼一個自私的人,現在卻是在做什麼?

在救範清遙!

跟其他的皇子們相比,大皇子是最養尊處優的一個,這般的苦累又是哪裡遭遇過,不過是片刻的功夫,一雙肘就是磨出了血。

可現在他卻根本顧不得疼,隻想著先將被砸在裡麵的範清遙給救出來。

隻是那馬車坍的坍,碎的碎,根本就不是他一個能夠辦到的。

回頭看見坐在原地發呆的雲月,大皇子從來冇有如現在這般硬氣過,“你想坐在那裡休息到什麼時候,還不過來搭把手?”

雲月咬了咬唇,“憑著你我二人,根本推不開那馬車。”

大皇子怒斥道,“你彆忘了是誰救了你,若非不是太子妃及時將你推出車窗,現在被砸在裡麵的不單單是太子妃,還有你!”

雲月被大皇子訓斥的麵紅耳赤,隻能不情願地站起了身。

剛好這個時候,小太監也是回來了,身後跟著的都是附近街上的商戶。

其中很多都是租憑了花家鋪子的掌櫃的,聽聞太子妃出事了,帶著自家的夥計就是跑了過來。

大皇子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就是再湊過去,也是憑空浪費時間,乾脆在一旁指揮了起來。

差不多一盞茶的功夫,碎裂的馬車終於被全部搬開。

一直沉浸在黑暗之中的範清遙,始終都是保持著一絲意識的。

察覺到光亮的襲來,她幽幽睜開眼睛,在看見雲月並冇有大礙時,才意識一鬆地昏了過去。

雲月本來都是想要藉口離開了,結果卻被範清遙這一眼給生生定在了原地。

察覺到周圍人不善的注視,雲月覺得,若是她就這麼甩手走了,這些人的吐沫都是能把她給淹死。筆趣庫

再是看了看昏迷在地上的範清遙,雲月隻能認命地將人給背在了後背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