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豐寧回到花家後就真的鬨起了拒婚。

大兒媳淩娓都是懵了,“你再說一遍?”

花豐寧一想到趙蒹葭坑害了清瑤,清瑤卻什麼都不說,心裡就難受的厲害。

同樣的,對趙蒹葭更是噁心的厲害。

“兒子還是那句話,就是出家也娶趙家小姐。”

大兒媳淩娓都是要背過氣去了,“趙家小姐哪裡就不好了?人家要家勢有家勢,要樣貌有樣貌,你隻有娶了她,娘和你妹妹才能跟著你一起飛黃騰達啊!”

花豐寧有點被震驚到了。

他知道孃親給他說親是為了他的前途,卻不想也是為了孃親和妹妹的前途。

那他又是什麼,一個利益的鈕釦嗎?

大兒媳淩娓似想到了什麼,忽然就問,“是不是那個小賤蹄子跟你說了什麼?”

花豐寧更驚了。

小什麼的……

是誰?

大兒媳淩娓以為自己是說對了,起身就要往明月院衝。

“好哇!我就知道她不會如此好心的找你出去,原來是跟你嚼舌根去了,範清遙那個小賤蹄子就是見不得咱們好,她的話你也能信?你等著,我這就去找她!”

花豐寧趕緊攔住孃親。

可無論他如何解釋,孃親都是一個字不聽。

真的是逼急了,他隻能咬牙道,“聽聞驛部現在選梁川驛丞,孃親若非要逼兒子迎娶趙家小姐,兒子明日便回驛部應了那差事。”

驛丞,每個城池均設一人,掌管其驛部事宜。

既是驛丞就必須恪守所在驛部,哪裡還有回來的餘地?

大兒媳淩娓像是被人打了一記悶棍,一下子就癱坐在了凳子上。

她是想要跟趙家結親,可是她更怕自己的兒子一去不回。

思來想去,大兒媳淩娓隻能咬牙拒了和趙家的婚事。

好在兩家還未曾定親,也不算是有損了女方的名節。

大兒媳淩娓顧忌著自己的兒子,倒是冇有去找明月院鬨過,隻是看著範清遙的眼神卻更加鋒利了,就跟淬了毒的尖刀似的。

範清遙完全無視,每日照常給外祖母請安,照看著鋪子的事宜,定期給暮煙治療著眼睛,每日忙且充實著。

各房的鋪子都是一經進入了正軌,收入也是客觀的。

就是二舅孃家的笑顏,冇事就來範清遙這裡取經。

畢竟有個啥也不知道的娘,她自然就得幫著分擔鋪子裡的事情。

範清遙自然是能幫則幫,能教則教的。

這日,剛送走了笑顏,凝涵就是匆匆進了門。

“小姐,蘇家那邊有動靜了,我特意在後門接應的,冇有驚動其他人。”說著,將一封信遞了過來。

範清遙迫不及待地打開信,目色就是沉了。

她送去幽州的那批貨出事了,而且還是大事。

就在貨物抵達幽州的當天,她的貨物被查出是朝廷的皇糧。

範清遙皺緊眉頭。

那批貨是範清遙親自監管著裝進去的,裡麵是什麼東西她再清楚不過。

怎麼就變成皇糧了?

最讓人費解的是,信上蘇紹西說他已經被摘出去了,這又怎麼可能?

盜運皇糧那可是滅九族的大罪!

就算此事尚未曾有任何的定論,可彆說是蘇紹西能夠明哲保身,隻怕就是遠在主城的她都是早早的被請去吃牢飯了。

驀地,範清遙捏著信的手狠狠地緊了緊。

百裡鳳鳴!

當初聽聞廉喜說百裡鳳鳴前往幽州的時候,她就覺得太過巧合。

現在看來,定是他在暗中摘出了蘇紹西,又是保住了她在主城的一方太平。

範清遙趕緊寫了封信,將還在睡覺的踏雪給拍醒。

踏雪既能聞到赤烏的味道找到百裡鳳鳴,就也能將這封信送到廉喜手中。

睡得都是迷糊了的踏雪,跌跌撞撞地朝著門外走去。

不多時,許嬤嬤走了進來,“小小姐,再過幾日便是小姐的生辰了,老奴想著要不要趁著這個機會,將其他房的姑奶奶們都是請過來聚聚?”

範清遙知道許嬤嬤是好心的。

隻是現在大舅娘恨她入骨髓,若是將其請過來,隻怕會給孃親和眾人添堵。

想了想她才道,“無需大費周章,那日我會帶孃親出去。”

許嬤嬤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地退了出去。

一個時辰後,踏雪神清氣爽地回來了,可見是在廉喜那吃飽了的。

範清遙從它的口中拿出信打開,就是露出了一絲苦笑。

幽州皇糧失竊,上百萬的皇糧無從查證。

更是有上奏的官員表明,此事還牽連了主城的商戶。

皇上震怒難當,派人徹查此事。

本來此事委派的是三皇子,結果一向閒散的太子卻親自請命前往。

皇上雖疑惑,卻還是準了奏。

廉喜其實知道的並不是很多,卻足夠驗證範清遙的猜測。

百裡鳳鳴應該是知道了那所謂的商戶就是她,為了出麵保她,才隻身前往幽州,甚至是連眼睛都一併拖延了。

範清遙麵色還算是平靜,心裡卻是似有千軍萬馬在咆哮。

她下意識地伸手撫摸著藏在衣襟裡的玉佩,指尖在微微顫抖著。

範清遙無論如何想,都是想不出百裡鳳鳴何以為她捨身赴險,

可此事既與她有關,她斷不能在他的身後安然自得。

“凝涵,你且過來。”一個瘋狂的想法,在範清遙的心裡油然而生,而她卻不想給自己退縮的餘地。

往後幾日,範清遙看似平常,可是在她身邊的人都察覺到了好像哪裡不大對。

她先是將鋪子進貨的事宜都是教給了暮煙天諭。

隨後又是將自己關在了房裡裡,除了給暮煙治療眼睛之外,其他的時間均是不分晝夜地趕製著下一批新貨。

如此渾渾噩噩了幾日,便是就到了農曆七月初一。

這日,範清遙倒是意外的出現了,因為今日是孃親的生辰啊。

在花月憐接下了老夫人和各房送來的禮物時,便是被自己的女兒給帶出了花家。

這是花月憐回到花家後的第一次出門。

也是她離開範家之後,第一次踏上主城的街道。

記憶中的場景早已變了模樣,是要比以前更加的繁華了。

範清遙見孃親的眼睛又是紅了,趕緊就是握緊了孃親的手。

走了,逛街去。

對於以前孃親所經曆過的她不是很清楚,好在她都是提前問過了許嬤嬤。

知道孃親喜歡吃誰家的糕點,也知道了孃親慣愛誰家的飯菜。

範清遙看著孃親臉上的笑容多了,她的臉上便是也掛起了淡淡的笑容。

花月憐看著自家女兒那亭亭玉立的模樣,就是驚得去拍她的臉,“快是彆笑了。”

她都是冇發現自己的月牙長得如此好看了。

尤其是那笑起來的樣子,更是如花般百媚。

這如今人多眼雜的,若是被哪個登徒浪子看上了去,她們母女如何抵擋?

範清遙愣了愣。

在她的記憶裡,孃親很少笑更是很少說話的。

孃親整日裡揹著一個破舊的揹簍上山挖草藥和野菜,眉宇間總是掛著解不開的哀愁,歎氣都是要比吃進肚子裡的糙米多。

範清遙有些梗地抬起手,捋順著孃親被風吹亂的碎髮,“孃親笑起來纔是最美的。”

花月憐笑著摸了摸她的麵頰,“就屬你嘴巴甜。”

周圍忽然一陣騷亂。

有人在大叫,有人在擁擠,更有人在往遠處奔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