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仁妃說著,就是示意身後的宮人將大皇子接過來。

不想,大皇子卻一巴掌抽在了劉仁妃身前最得臉的太監臉上。

“啪!”的一聲,把劉仁妃都是給打蒙了。

“你這是要做什麼!”劉仁妃壓著怒火質問著。

“我想要做什麼,難道母妃真的看不出來嗎?今日太子妃豁出命去救雲月,不管太子妃的目的是什麼,但雲月承了救命之恩是真的,如今雲月讓母妃過來攔著我,不就是想要讓我閉緊嘴巴,將太子妃救她的事情一筆勾銷麼。”

大皇子知道三皇子是個心狠的,冇想到雲月跟其完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果然是一個孃胎裡麵出來的,都是一樣的冷血自私。

劉仁妃氣的手都是哆嗦了,“你瘋了你!若是這番話傳到了愉貴妃的耳朵裡,我之前為你做的那些就都白費了!”

大皇子卻完全不在意,“難道母妃還冇看出來嗎?”

“看出什麼?”

“若三皇子當真是個重情義的,當初又怎麼會看著兒子貶為庶民而不聞不問?”

“當時皇上正在氣頭上,就算是三皇子想要幫又能如何?”

“所以,三皇子便理所應當的對我視若無睹,不管我死活?”

劉仁妃咬了咬牙,“那太子又是做了什麼,值得讓你這般拚命!”筆趣庫

大皇子苦澀一笑,其中的滋味隻有他自己清楚,“若當初冇有太子妃,現在的我怕是早就死了吧。”

他冇想到,在他自暴自棄的時候,是範清遙拉了他一把。

他永遠都記得,站在窗外看著站在裡麵的範清遙,是那麼冇有任何算計的保護著他未出世的孩子。

或許真的是有了希望,如今的他就連跟閻涵柏的關係都緩和了不少。

如他這樣的殘疾,就算是怎麼爭都跟那把椅子無緣了,他拚了命的算計也不過是希望以後等新帝登基時,自己的日子能好過一些。

當初是他瞎了眼,聽信了三皇子的謊言,好在他醒來的也不算太晚,如今他也算是一

隻腳踩在了太子船上的人,若想要讓以後自己包括孩子過得舒坦,現在自然是要義無反顧地往前衝的。

“經曆過這麼多,難道母妃還看不出來,誰才更靠得住嗎?”大皇子不願再跟母妃糾纏下去,他還留著更多的情緒去麵見父皇。

劉仁妃一把抓住大皇子的手腕,壓低聲音道,“愉貴妃得寵這麼多年,哪怕是現在還是時有恩寵,三皇子又是一直被皇上偏袒著的,那個太子又有什麼!”

大皇子,“……”

以前他也是如此想的,但現實卻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臉上。

“在旁人看來,太子確實什麼都冇有,但就是這樣平平無奇的太子,卻是這些年誰也冇有動搖過的存在,就連皇後孃娘亦是如此,愉貴妃再怎麼得寵,坐在後位的還是皇後孃娘,太子的母妃!”

大皇子想著曾經發生的種種,忽然就是笑了。

“再說得直白些,太子麵前,三皇弟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劉仁妃雙眸瞬間瞪大,明顯被刺激得不輕。

她兒子這是瘋了?

大皇子卻懶得再糾纏,示意侍衛繼續前行。

究竟是誰瘋,很快就會有答案的。

隨著大皇子進入了禦書房,很快,皇宮就是傳開了太子妃遇險的事情。

鳳儀宮裡,甄昔皇後起身就要往外走。

百合嚇得連忙跟了上去,“皇後孃娘您這是要做什麼啊。”

“做什麼?自然是去皇上麵前哭訴了。”甄昔皇後腳下的步子不停,正所謂會哭的孩子有奶喝,總是要哭上一哭,纔會讓皇上把這件事情給重視起來。

“皇後孃娘您息怒,此事皇上必定會追查的。”

“真以為她是三歲好糊弄了?主城之中,天子腳下,有哪個匪盜活的不耐煩了,敢來這裡鬨事當靶子!”

“皇後孃孃的意思是……”

甄昔皇後冷冷一笑,“不管是誰,隻要是傷了本宮的人就不行!”

如今風頭正盛,那做了虧心事的自是要把頭給縮起來,等到風聲平穩了後,

隻怕第一時間就會想辦法讓皇上平息此事。

甄昔皇後豈能給那些人這個機會?

你們想要等風聲平息,本宮就非要趕在你們前麵讓皇上下令嚴查!

禦書房裡麵,永昌帝剛剛送走了太子和大皇子,就見白荼又是匆匆跑了進來,“皇上,皇後孃娘到了,這會子正在門外哭呢。”

永昌帝,“……”

大白天的哭哭啼啼,真是不不吉利!

“讓她進來吧。”

“是,皇上。”

甄昔皇後是真的哭,哪怕都是站在了禦書房裡,眼淚還不停地往下落呢。

永昌帝被皇後哭的頭都是疼了,“不是說人還冇死麼,皇後現在這般會不會太過小題大做了一些。”

甄昔皇後佯裝聽不出皇後口中的不耐煩,梗嚥著道,“臣妾知道,皇上這是心疼臣妾,怕臣妾哭壞了身體不能再繼續於後宮主持公道,可如今本宮這兒媳還冇過門,那些賊子就如此猖狂,若此事真的傳了出去,以後怕是誰都能在臣妾的頭上踩上幾腳了。”

永昌帝梗了下,倒是並不否認皇後的這番話。

再是稍微仔細一想,若範清遙真的落下了什麼病根,他又能找誰無時無刻監視著太子的舉動呢?而且皇後有句話說的冇錯,範清遙是皇家的兒媳,雖還冇過門,那也是皇家看中的,如今若真的草草了之,丟人的豈是皇後一人?

就是他這個皇上乃至整個皇家,怕都是顏麵無存!

“皇後以為,此事讓誰嚴查更為合適?”永昌帝不露神色地詢問著。

老渣男,到了現在還不忘給她挖坑!

甄昔皇後眼角還紅的厲害,聽著這話似乎有些為難,“臣妾並不懂朝中的安排,皇上如此詢問,豈不是難為臣妾。”

永昌帝看似不經意地道,“那便是交由太子吧。”

甄昔皇後卻皺了皺眉,“臣妾以為太子插手並不合適。”

永昌帝的黑眸,瞬間就是盯在了皇後的臉上,探究的道,“剛剛不是皇後還說,不懂得朝堂上的安排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