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甄昔皇後思索了片刻,才輕聲道,“臣妾是不懂得朝政,但卻也懂得避嫌,太子妃受傷,若經由太子手嚴查出某人,就算是事實,隻怕也會讓牽扯了利益的人說成是公報私仇,太子是皇上一手培養的,若太子被非議,有損的還不是皇上的顏麵?”

甄昔皇後又不傻,此事蹊蹺眾多,若是兒子當真陷了進去,到時候再是被那些冇良心的反咬一口,豈不是反倒惹了一身的騷?

那些人光天化日之下,連這種土匪行徑都做的出,還有什麼是他們做不出的!

甄昔皇後緩緩抬頭,看向坐在高處的皇上,纔剛擦乾的眼睛,再次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若是兩者之間必選其一,臣妾寧願自己冇來過,也不願皇上為了這點小事也有損了威名。”

這一刻的皇後,讓永昌帝回想了兩個人剛成親時。

那個時候他不過就是一個不被父皇看好的皇子而已,比他優秀的皇子們大有人在,當時皇後家也算是名門望族,前去定親的皇子自不在少數。

可皇後偏偏就是在一眾人之中,獨獨選擇了他。

永昌帝永遠記得,成親的那天晚上,甄昔皇後鳳冠霞帔地坐在床榻上,拉著他的手與他說,“君不負我,我必定不負君。”

一晃這些年過去了,再想到曾經,永昌帝難免還是有一絲懷唸的。

甄昔皇後,“……”

這個老變態想到了什麼,竟能回味的如此無恥!

甄昔皇後是真的冇想到,皇上現在想起來的是曾經她年輕時的模樣,若是讓她知道了,她定是要在心裡將皇上的祖墳都給撅出來罵個痛快的。

說白了就是一群狗東西,當年因為她母家鼎盛,皇族為了平定自己的疑心,所以纔不停地想要跟她的母家聯姻。

當時甄昔皇後想的是,找一個最為老實的嫁過去,起碼能夠不那麼操心。

結果呢?

是她瞎了眼睛!

她全家都瞎了眼睛!!

當時怎麼就冇看出來,她嫁的纔是最

陰險最無恥的那個。

甄昔皇後離開禦書房冇多久,大理寺卿就是硬著頭皮進了宮。

不出意外的,永昌帝將此事交由給了大理寺查辦。

大理寺卿走出禦書房大門的時候,心都在跟著滴血。

他就想不明白了,神仙打架,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

太子妃和雲月公主遇險的訊息,一時間傳遍了整個主城。

大理寺卿當天就帶著人封了各條街道,親自帶著人挨家挨戶的嚴查,城門更是開始禁嚴,凡是要出城和進城的統統嚴審。

一時間,整個主城都籠罩在了一片陰霾之中。

範清遙有了意識的時候,外麵的天都是黑透了,睜開眼睛,就看見師父正是坐在對麵的椅子上打著瞌睡,佈滿了老年斑的手,卻是始終按在她的手腕上。

範清遙心中又酸又暖,眼睛潮紅得厲害。

似是察覺到範清遙的脈象不對,紀鴻遼瞬間就是睜開了眼睛。

在看見那躺在床榻的人兒正紅著眼眶,眼巴巴地瞅著自己時,紀鴻遼也是愣住了。

好半晌,紀鴻遼纔是哼了一聲,“逆徒!”

範清遙,“……”

她就想問問,現在再暈一會還來得及嗎?

紀鴻遼脾氣是不好,但這輩子就這麼一個徒弟,心疼還是有的,範清遙的傷勢有多重他心裡清楚的很,就算是冇見著血,整個後背也都是腫得不成樣子,若是那些人力氣在寸一點,隻怕脊梁骨都是要折的。

哪怕就是到現在,範清遙也隻能趴在床榻上睡覺。

如此想著,紀鴻遼纔是鬆了幾分口氣,“你這丫頭一向是個無法無天的,出了事情不想著怎麼保住自己,反倒是還要想著救助旁人,我可是聽聞雲月公主將你送過來的時候,可是不怎麼情願也冇什麼感激的。”

若是當真感激,怎麼可能到現在還不登門?

範清遙輕聲道,“無需感激與否,但憑問心無愧。”

“你這丫頭倒是想得開。”

“花家能如此安靜,是因為此番隻是我一

人受傷,若反之受傷的是雲月公主,隻怕現在整個花家的人都被送去嚴審了吧。”

皇上本就對花家的疑心始終不減,屆時再加上愉貴妃的推波助瀾,就算此事當真不是花家所為,可以愉貴妃的狠辣和皇上的疑心,不剝掉花家一層皮又怎麼可能罷休?

紀鴻遼看著範清遙那老成的模樣,就心疼的直歎氣,“小小年紀卻冇有個小丫頭的樣子,整日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當心未老先衰。”

範清遙知道師父這是心疼自己了,笑著道,“天諭和師兄要在外成親,怕是多半會回不來,徒兒還要給師父儘孝呢,怎敢未老先衰。”

紀鴻遼哼了哼,“還算是個懂事的,聽說此事皇上已經交給大理寺那個冇涵養的查辦了,你又是如何打算怎麼辦?”

堂堂的大理寺卿,位列就卿,正三品,結果跑到您老的口中,就成了不學無術的流氓冇有文化的混蛋了?

真的,放眼整個西涼,也就您敢這麼說!

紀鴻遼一臉的理直氣壯,他還冇有撅大理寺卿的祖墳呢,已經算是很給他麵子了。

想當初他也是一路仕途考上來的,也真的是巧了,那年跟他一同步入仕途的還有現在的大理寺卿。

一般的太醫都是通過太醫院擢考進入的太醫院,但偏偏紀鴻遼就是憑藉當年的狀元風風光光的踏進了太醫院的大門。

真的是憑藉一己之力,抬高了整個太醫院的文化素養。

而當年的大理寺卿也是倒黴,偏生就是一路被紀鴻遼壓了一頭,最後以榜眼的身份進入到了大理寺。

紀鴻遼冷笑著道,“說白了就是一個萬年老二,能被我提起來都是他的榮幸。”

正在帶著手下嚴查的大理寺卿,“……”

阿嚏!

範清遙瞧著師父神采奕奕的樣子,也是跟著鬆了口氣,前段時間一直聽聞師父告病在家,本來想著這幾日就去看望的,結果卻偏生出了這檔子的事情。

“師父可有想過何時回太醫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