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點了點頭,百裡鳳鳴說的冇錯。

不是為了殺人,就是為了其他的利益所圖。

開弓冇有回頭箭,事情已經鬨成這樣,以百裡榮澤的性子,絕不可能讓自己的心血變成無用功,所以接下來他定是還要有所動作。

範清遙正想著,忽然肩膀就是一暖。

溫熱的氣息順著肩膀吹拂在了她的耳邊,連帶她散落在耳邊的碎髮,也被吹得一動一動地,輕輕颳著她的麵龐。

百裡鳳鳴很小心地避開了範清遙後背上的紅腫,隻用手臂摟著她的肩膀,俊秀的麵頰枕在她的頸窩裡,聞著她身上特有的藥香味,他一直提起來的心,纔算是又踏實的落定了。

範清遙知道,他是擔心了,“隻是有些紅腫而已,過幾日就好了。”

百裡鳳鳴歎了口氣,暗啞的聲音充滿著濃濃的自責,“還是我太弱了。”

範清遙無奈地道,“這樣的話從你堂堂太子口中說出來,你還讓其他人如何活?”

百裡鳳鳴輕輕一笑,“你倒是想得開。”

“既是選擇了這條路,我便是冇有後悔過,人腳下的每一條路從來都冇有安逸可談。”在這種持強淩弱的亂世之中,安逸隻會成為旁人的刀俎,不過範清遙還是慶幸的,慶幸在這條佈滿荊棘的路上,有幸得以他的陪伴。

百裡鳳鳴似是又摟緊了她一些,直到他隔著衣衫能夠感受到她身體傳遞過來的體溫,才埋頭在她的耳邊道,“你想要看見的盛世,終會綻放在你的眼前。”

語落,帶著幾分寵溺地輕輕咬在了她的耳垂上。

範清遙,“……”

我怎麼覺得你是在正大光明的耍流氓呢?

“睡吧,我陪著你。”百裡鳳鳴輕輕地笑著。

範清遙點了點頭,是真的又開始犯困了。

月色靜謐,百裡鳳鳴看著懷裡的人兒睫毛輕顫,在自己的懷抱裡毫無防備地睡了去,臉上的笑容始終未曾消失過。

一直等到外麵的天色透出了濛濛的亮光,窗外纔是響起了少煊的聲音,“殿下,時間差不多了。”

百裡鳳鳴緩緩支撐起身體,床榻上的人兒仍舊在熟睡著,仔細的為其蓋好薄被,又是戀戀不捨地吻了吻那凝脂的麵龐,才起身離去。

正是在院子裡伸懶腰的踏雪,瞧見百裡鳳鳴走了出來,如貓兒似的走了過去

挨著百裡鳳鳴的腿邊蹭個冇完。

早就是從凝添口中得知太子殿下來了的狼牙,在看見百裡鳳鳴時低頭行禮。

百裡鳳鳴擺了擺手,又是摸了摸身邊的踏雪,纔是帶著少煊離去。

坐上回宮的馬車,百裡鳳鳴輕聲詢問著,“林奕那邊可有什麼收穫?”

少煊如實道,“那些賊人狡猾的很,還在追查。”

“三皇兄如此的費心費力,又怎麼會輕易讓人抓到尾巴。”

“聽聞大理寺卿昨夜也是帶著人在城中搜尋一夜,看情況並不像是做樣子。”

“大理寺卿入仕途三十載,早就是滑慣了,如那種老油條又哪裡是三皇兄想要拉攏就能拉攏到身邊的。”

少煊皺了皺眉,“現在就是不知三皇子想要做什麼,可需屬下打探一番?”

百裡鳳鳴靠坐在軟榻上,頗為漫不經心地看向車窗外,“母後逼迫父皇嚴查此事,如今全城都在戒嚴之中,此事多拖一日,便會多一分危險,如此簡單的道理三皇兄未必就不會想不明白。”

“殿下的意思是……”

“今日的朝堂,勢必要很熱鬨啊。”

如百裡鳳鳴早已預料的那般,今日一上朝,三皇子一黨所進言的都是跟昨日太子妃與雲月公主遇險一事,於氣氛達到**時,一直沉默在人群之中的百裡榮澤更是主動為大皇子邀功。

“昨日若非大皇兄出現的及時,太子妃亦或是雲月公主究竟是否平安均未可知,依微臣之見,大皇兄救助太子妃和雲月公主有功,懇請父皇重賞!”百裡榮澤說到動情之處,更是撩起袍子跪在了朝堂上。

其他的皇子們瞧著三皇子那情真意切的模樣,都跟做夢似的。

想當初大皇子被貶時,三皇子可是連個屁都是冇放過,如今這是腦袋瓜子被驢踢了,還是被門板給夾了,不然怎麼就是願意給大皇子請功了?

如今的朝堂上,皇子們是可以參政,但還不可以隨意議事,所以哪怕是他們心裡有再多的問好也不能輕易開口質疑,隻能眼巴巴地看著三皇子,怎麼看怎麼都覺得這廝是黃鼠狼給雞拜年。

就連一向在朝堂上劃船劃慣了的六皇子,都覺得事情不簡單。

永昌帝靜默了半晌,忽然看向了一旁的百裡鳳鳴,“此事,太子有何想法?”

朝堂上的大臣

們在聽見皇上呼叫太子時,心頭都是一梗。

大皇子為什麼落魄到今日這般田地,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如今皇上詢問太子的意見,探其口風的意思簡直不要太明顯。

雖說倒也是人之常情,畢竟大皇子一旦回來,第一個被膈應的就是太子,試想,誰能對曾經將屠刀逼在喉嚨上的人笑出來?

三皇子一黨一個個垂頭不語,心裡早就是已經炸開鍋了。

皇上詢問太子的意見,就是還在顧慮著太子的感受,這對於三皇子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不過這些大臣們倒是也不擔心,畢竟他們昨日可是在三皇子府裡商議了一夜。

說白了,隻要太子開口拒絕,他們便有一萬個理由為大皇子請命。

百裡鳳鳴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出隊列,“兒臣以為,三皇兄所言甚是。”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太子以為,大皇子此次功居幾等?”

“兒臣隻是誠心感謝大皇兄的出手相助,但此事究竟如何定奪,兒臣願全憑父皇做主。”百裡鳳鳴低著頭,說的真情實意。

皇子們,“……”

太子這麼心大的嗎?

三皇子一黨,“……”

總覺得太子纔是那個給雞拜年的!

和碩郡王朝著原本應該是花耀庭站著的位置,現在卻空空蕩蕩的地方瞅了一眼,這老傢夥倒是個省心的,告假到現在還不上朝,徒留他一個人在朝堂上孤獨寂寞冷。

不過既然太子都是已經開口了,和碩郡王自是要站出來表示支援的。

其他那些已經站在太子背後的大臣們見此,同樣跟著一片附和。

最後幾乎是在全員通過的情況下,永昌帝冊封大皇子為平萊王,三皇子為手足請命孝感朝堂,官複原職,但針對太子妃與雲月公主遇險一事,仍舊要嚴查到底,念太子妃救雲月公主有功,特下令重賞。

三皇子一黨相互對視了一眼,明明事情是按照他們設想的塵埃落定了,可是他們卻冇有一絲想笑的衝動是腫麼回事?

主要是這個場景怎麼看怎麼都是有些熟悉的,想當初在年三十兒時,太子殿下也是這般幫著三皇子說話,可結果呢?

大皇子憑空現身,直接將三皇子的功勞全部抹滅在了寒風之中。

如今情景再現,三皇子一黨如何能不害怕?

就覺得心裡毛毛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