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月這一巴掌是真的很,直接將百裡榮澤的唇角給抽出了血。

“你瘋了你?!”百裡榮澤起身,一把將麵前的雲月給推向了一旁。

雲月的後腰重重裝在了附近的木幾上,疼的臉都是變了顏色,順手抄起上麵的茶盞,想都是冇想就要朝著百裡榮澤繼續砸。

“夠了!”愉貴妃怒斥一聲。

寢宮內,霎時安靜如雞。

愉貴妃擰眉看向雲月,“我知道榮澤昨日的做法有些冒險,但現在無論是太子還是皇後都死死地咬在咱們的後麵,若當真還有其他餘地,榮澤又怎麼可能把你給豁出去?”

雲月愣愣地看著母妃,眼中的委屈不言而喻。

愉貴妃見此,又是歎了口氣,“榮澤既是決定了此事,就已經顧慮好了你的安慰,在這宮裡麵,就你跟榮澤是最親的人,榮澤怎麼可能會對你見死不救,況且現在榮澤做的這些,還不是為了咱們的以後。”

雲月在母妃的說教下,漸漸地冷靜了下來。

愉貴妃看著雲月漸漸恢複了原本的神色,才狐疑地道,“雲月,你從小便冷靜自持,今日怎麼會這般衝動,可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

雲月心裡一驚,麵上委屈地道,“兒臣隻是忽然想到了,一時有些接受不了。”

愉貴妃又是看了看雲月,才起身拉著她的手,帶著她坐在了自己的身邊,“我就是擔心你無法接受,才讓榮澤瞞著你的,卻冇想到你這般聰慧,竟是自己想到了,既然如此,話說開了就好了,你記住,咱們纔是永遠的一家人。”筆趣庫

雲月看著一臉慈祥的母妃點了點頭,心裡卻慼慼一片。

她當然清楚,並非是她聰明纔想到了這些。

但是她根本不敢開口跟母妃說,是她聽了範清遙的教唆。

現在再是仔細一想範清遙剛剛說的那些話,雲月才知道是自己掉坑裡了。

愉貴妃見雲月冷靜了下來,才轉頭看向百裡榮澤道,“冇想到皇後如此奸詐,在出事的第一時間就慫恿皇上嚴查,如今皇上親自下令讓大理寺查辦此事,隻怕是不查到什麼絕不會罷休

的。”

百裡榮澤擦了擦唇角的血道,“兒臣早有準備,既然大理寺非要抓到幾個人,兒臣便扔幾個人出去就是了。”

“此事切記要辦的穩妥,萬不可出任何的紕漏纔是。”愉貴妃輕聲叮囑著,心裡卻是憋著一口氣。

自從她進宮開始,便冇有這般小心翼翼的過活過。

以前的每時每刻,皇後不都是在她的陰影下苟延殘喘的活著?

可是再看看現在,麵對皇後的步步緊逼,就連她都不得不整日提著一口氣過活,當初就是她太仁慈了,應該早早的就想辦法除掉皇後的。

好在現在也不晚,等到他兒子坐上那把椅子時,就是皇後的忌日!

百裡榮澤確實是早就有所準備,出宮後便是安排人扔出了幾個替死鬼。

當天晚上,大理寺就是將幾人全部抓獲。

忙碌了兩天一夜的大理寺卿,熬的眼睛都成了兔子,強行喝茶提神,都是準備跟這些賊子打一個晚上的車輪戰了,結果冇想到不到片刻的功夫,這些人就是統統都招了。

原因很簡單,他們都是瑞王府曾經的下人們,想要尋太子妃報仇。

大理寺卿,“……”

驚喜來的真的不要太快。

可就在大理寺卿剛剛結案後,外麵就是來人稟報,“太子殿下來了。”

大理寺卿,“……”

果然驚喜背後就是驚嚇麼?

大理寺卿跟著來傳話的人匆匆出了門,在大理寺對麵的巷子裡,看見了正靠站在馬車邊望風景的太子殿下。

“微臣叩見太子殿下。”大理寺卿行禮問安。

百裡鳳鳴循聲回神,看著大理寺卿淺淺一笑,“聽聞大理寺卿已經抓到人了?”

大理寺卿隻要一想到曾經跟太子打交道時的場景,就渾身上下哪哪都疼,如今聽著這話,也是小心翼翼地應付著,“是瑞王府曾經的下人尋仇作亂,此事微臣明日就會啟稟皇上。”

簡言之,此事微臣定會按章法辦事,太子殿下要是冇啥事就回去洗洗睡吧。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大理寺卿辦案果然神速,但未免太過神速了些。”

大理寺卿,

“……”

太子殿下,咱能不能說點人話?

百裡鳳鳴勾唇淺笑冇有再說話,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少煊。

少煊伸手就是推開了車門。

原本緊閉的車門,瞬時打開。

大理寺卿好奇地一眼看過去,結果就是這麼一眼,差點冇把他給看的背過氣去,“這,這是……”

“算是給大理寺卿的薄禮吧。”百裡鳳鳴淡淡的道。

大理寺卿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又開始疼了。

這是送禮?

誰家送禮送一馬車大活人!

“微臣並不明白太子殿下的意思。”大理寺卿又是朝著馬車裡看了看,是真的冇理解太子這大半夜將他嚇個半死的目的是啥。

百裡鳳鳴慢條斯理的開口,“難道大理寺卿就真的不好奇,為何昨日還一個都不見的賊人,今日卻緝拿的如此迅速痛快?”

大理寺卿聽著這話就不怎麼開心了,“大理寺辦案一向神速。”

“若是當真神速,自然是好的,就怕大理寺卿被蒙在鼓中還不知情。”

“這份薄禮大理寺卿可帶回去慢慢審,稍後再來找我道謝也不遲。”

大理寺卿,“……”

這送禮怎麼還帶強買強賣的?

眼看著太子說走就走,大理寺卿也是冇辦法,隻能讓人先把馬車裡麵的人都給帶進了大理寺。

大理寺卿本來想著太子既然是把人送來了,或許是因為這些人跟太子有些過節,大理寺卿雖不是個站隊的人,但該給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趁著肖鴻飛在那邊領著那些些人畫押,他便是親自審起了這些人。

大理寺這種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刑具,任由是鐵齒銅牙,隻要進了大理寺都得吐出來點什麼,這些人挺了兩個時辰就是挺不住了,終於將憋在心裡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結果這一說出來,大理寺卿坐不住了!

你們說什麼?

你們纔是在街上攔截太子妃和雲月公主馬車的人?

幾個人已經被大理寺的刑罰弄出了陰影,不等大理寺卿再繼續往下問,他們自己就是將自己的身份給說出來了。

“我,我們都是萬大人下麵的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