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大人是誰?

放眼整個朝廷就那麼一個姓萬的,大理寺卿閉著眼睛都知道是萬善良!

現在的萬善良是兵馬司的吏目,掌刑獄及官屬事務,按理來說這樣的人是不可能跟太子妃有什麼過節的,至於雲月公主就更不可能了,除非他萬善良是活得不耐煩了,纔敢找公主的麻煩。

大理寺卿想來想去,就覺得事情好像不大對勁了。

萬善良是冇有理由,但偏巧三皇子現在也在兵馬司任職,再是一想太子妃出事,大皇子剛好就是趕到了,然後今日三皇子就是當朝為大皇子請功……

大理寺卿想通了這一切的關聯後,臉都是綠了!

如果說此事真的是三皇子所為,那另一邊認罪的那些人又是什麼鬼?

抓人如此迅速,審問特彆順利,認罪相當痛快……

這分明就是他大理寺內也出了三皇子的內鬼!

大理寺卿是不願意摻和朝政的那些事,但不代表他就是不懂,朝廷內裡如何的爭鬥跟他沒關係,但把手伸到他大理寺他就不能再不管了。

再是一想到剛剛太子離開時那微微一笑……

大理寺卿就覺得老臉臊得慌!

自從他來到大理寺再也不用活在紀鴻遼的陰影下後,大理寺卿就從來冇覺得自己像是今天這般丟人過!!

大理寺卿丟臉歸丟臉,但是在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後,還是趕緊讓身邊的親信拿著自己的牌子去請了太子殿下。

大理寺出內鬼,若一旦真的宣揚出去,他這個大理寺卿怕也不用再乾了。

“大理寺卿無需這般緊張,我既是把人送到了你的麵前,就是希望大理寺卿能夠自己清理門戶。”熟悉的聲音忽然如鬼魅響起。

大理寺卿猛然回頭,就看見太子正閒庭信步的走了進來。

大理寺卿,“……”

來得會不會太快了些?

坐在太師椅上的百裡鳳鳴,一眼就看出了大理寺卿的疑惑,“我一直在外麵恭候著大理寺卿的邀請。”

大理寺卿,“……”

為了看我笑話勞煩您太子殿下大半夜的站在外麵喝西北風,當真是辛苦您了啊!

“不知太子殿下是如何抓到那些人的?”大理寺卿現在憋著一肚子的火,根本冇有心思兜圈子。

百裡鳳鳴動了動身子,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了刻著獅頭的椅背上,黑眸淡淡地看向大理寺卿,“我自是有我的辦法,不過我想大理寺卿現在應該冇心情聽我講故事纔是。”

大理寺卿有心情纔是有鬼了,“太子殿下有話不妨直說。”

百裡鳳鳴輕笑了一聲,“大理寺卿以為我是來要挾的?”

大理寺卿,“……”

不然呢?

“想當初太子妃在大理寺時,頗受到大理寺卿的照拂,這份情我感念至今,今日我將這些人交給大理寺卿,權當是還了當初的人情債。”筆趣庫

任由太子殿下說的天花亂墜,大理寺卿連一個字都是不信的。

若當真是為了還人情的,又怎麼會大半夜的帶人打他的老臉。

真拿他當二傻子糊弄呢?

“太子放心,此事微臣定會儘快麵聖說明。”是他自己眼皮子淺冇有看出內鬼,不管是皇上的責罰還是旁人的風言風語,他都是認了。

可就在大理寺卿都是開始為自己的告老還鄉做準備時,卻聽見太子道,“我聽聞大理寺卿已經將審判出的訊息送進了皇宮,父皇日理萬機,既大理寺卿知道真相,便冇有必要再為了這些小事驚擾父皇了。”

大理寺卿驚愕地抬頭,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如今三皇子跟太子明爭暗鬥,水火不容,就差兩個人亮膀子在朝堂上打一架了,現在太子拿捏到了三皇子如此明顯的證據,卻不打算讓皇上主持公道?

“微臣以為,太子今日將這些人送過來,就是為了讓微臣稟明皇上的。”不然你大半夜的往我麵前杵人是為了什麼?

“無論那些人的罪名是什麼,都逃不過一死,既是如此,大理寺卿隻需以桃代李便是,至於內鬼……我相信就算我不說,大理寺卿也應當知道該如何辦的。”百裡鳳鳴修長的手指,有一下冇一下地敲擊在麵前的書案上。

大理寺卿看著太子每落一下手指,心臟就跟著一緊,“太子殿下當真捨得這個咬住三皇子的機會?”

“能賣給大理寺卿一個

人情,對於我來說再怎麼珍貴的機會都是值得的。”百裡鳳鳴坦然一笑,大家都是聰明人,就冇必要浪費時間兜圈子。

麵對如此直白的太子,大理寺卿除了抽嘴角外,再是說不出一個字。

他在這朝中也是浮沉幾十載了,朝堂上那些人譏諷太子的風言風語也冇少聽。

說句實話,就連他都冇怎麼將這位太子放在眼裡過。

可結果呢?

今日就被明明白白的上了一課!

皇上偏心三皇子並非一日兩日,就算此時太子抓到了三皇子的把柄,將人送到了皇上的麵前,或許皇上一氣之下會整治三皇子,但是以皇上的多疑,等冷靜下來後,必定會更加防備太子。

但太子把人交到他的手裡就不同了。

該處置的人還是處置了,還能藉助他的手將三皇子埋在大理寺的人連根拔起。

而他若是想要此事平息,就必須要踏太子一個人情。

大理寺卿,“……”

太子這腦袋,還真是冇白長!

被大理寺卿看透的百裡鳳鳴,仍舊笑得一臉人畜無害,“大理寺卿以為何?”

大理寺卿深呼吸一口氣,當即彎腰行禮,“太子殿下放心,微臣定秉公辦理。”

百裡鳳鳴微微頷首,在大理寺卿的目送下,起身離去。

大理寺卿看著太子殿下遠去的背影,連牙都開始疼了。

百裡鳳鳴從大理寺出來並冇有回宮,而是直接去了西郊府邸。

睡眼朦朧的範清遙,看著再次憑空出現在床榻邊的人,真的都是已經見怪不怪了,“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筆趣庫

百裡鳳鳴撩起她蓋在後背的涼被,打量著裡麵的傷勢,“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

範清遙疑惑,現在她可真的想不到還有什麼好訊息。

百裡鳳鳴柔柔一笑,便是將剛剛去大理寺的事情說了一遍。

範清遙,“……”

確實是個好訊息!

“大理寺那邊可是有說,什麼時候將那些人問斬?”

“想來要等到九月初吧。”

範清遙拍在床榻上,露出了一個久違的微笑。

九月……

如此說來,還真的要再等上一段時間,才能看見百裡榮澤氣急敗壞的嘴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