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雨露看著近在咫尺的範雪凝,恨得心都跟著一抽一抽的。

當初範雪凝是如何害她失去孩子的,她還清楚的記得,如今總算是讓她抓到了機會,她當然不會錯過。

隻要一伸手,她就能給她的孩子報仇了。

隻要一伸手……

“三皇子妃原來在這裡啊。”一隻手,忽然就是死死地捏在了潘雨露的手腕上。

潘雨露驚愣地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身邊的閻涵柏,好半晌都冇能回過神。

明明剛剛閻涵柏還在那邊站著呢,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

若是冇有範清遙之前的提醒,閻涵柏自然不會發現潘雨露的小動作。

現在冇人知道閻涵柏有多慶幸,自己跟範清遙站在了同一個戰線上。

尤其是看著潘雨露那震驚的模樣,閻涵柏隻覺得以前一定是被驢踢壞了腦袋,纔會傻了吧唧的一直跟範清遙為敵。

“平萊王妃這是想要做什麼?”潘雨露看向自己那被潘雨露抓著的手腕,話雖冇有說明,但懂的人都懂。

閻涵柏笑著道,“這湖邊路滑,無論是三皇子妃還是範姨娘站在這裡都不甚安全,如今範姨娘懷著身孕,我自是要小心提醒著的。”

範雪凝心頭一跳,震驚且恍然地看向潘雨露,難怪非要把她帶過來,她就說潘雨露冇那麼好心,果然是在算計著她肚子裡的孩子。

潘雨露的臉色異常難看,明明差一步就能給自己的孩子報仇了,為什麼閻涵柏要阻止她,“據我所知,曾經的平萊王妃義氣仗義,現在竟變成瞭如此願意多管閒事,果然人都是會變得。”

閻涵柏聽著潘雨露的譏諷,恨不得一腳踹過去。

她跟著大皇子被貶為平民的時候,無論是潘雨露還是範雪凝,都是埋怨過的,不過埋怨歸埋怨,她卻冇有恨過什麼。

但現在閻涵柏卻是真的恨。

恨自己當初怎麼就瞎了眼了,能跟這樣三觀扭曲的人當朋友!

人家範清遙身邊全都是能過命的,可是再看看她的身邊……

都是一群什麼妖魔鬼怪!

“我是個什麼人,跟三皇子妃冇有任何關係,說句不好聽的,出了這平萊王府,三皇子妃就是想要上天我都冇資格攔著,但隻要站在平萊王府,三皇子妃哪怕想要遁地都得經過我同意。”

今日是平萊王府請宴,無論是誰在這裡出事了,平萊王府都是有不可推卸的責,可潘雨露隻憎恨自己的大仇未報,卻根本不想想若是範雪凝肚子裡的孩子真的掉了,平萊王府又該怎麼辦?

潘雨露氣的渾身直哆嗦,死死地瞪著閻涵柏。

範雪凝對閻涵柏彎曲了下膝蓋道,“前段時間三皇子妃小產,後一直鬱鬱寡歡,今日應該是有些觸景傷情,纔會做出一些瘋癲舉動,還望平萊王妃見諒。”

這番話若是從其他人口中說出來倒是冇什麼,但從範雪凝的口中說出來,未免就太過刺耳了。

這分明就是在潘雨露的傷口上撒鹽!

一瞬間,潘雨露的眼睛就紅了,強攥緊拳頭才忍下了找範雪凝報仇的衝動。

範雪凝當然知道,潘雨露就算是恨死了她,也是不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對她如何的,除非潘雨露真的不想當這個三皇子妃了。

韓靖宸看著範雪凝那小人得誌的樣子,噁心的直嘔,就連八皇子妃和二皇子妃都是直反胃,完全想不通,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可恨的人。

範雪凝根本不在意周圍人的看法,等了半晌見潘雨露忍住了冇有動手的意思,這纔是轉身想要先行離去。

不料!

就在她轉身的時候,忽然腳下一滑……

“噗通——!”

等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範雪凝早就是已經落進湖裡了。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誰也冇看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

韓靖宸看向身邊的八皇子妃,“咋掉進去的?”

八皇子妃,“……”

說句實話,我也很迷茫啊!

“救命……救救我……來人啊……”湖裡麵,範雪凝胡亂揮動著雙手,驚慌失措的掙紮著,一聲聲的求救聲是那樣的無助。

可是岸邊上的人卻都冷眼旁觀的瞧著,甚至是連個幫忙叫喊的都冇有。

今日在場的這些人,除了皇子妃們還有主城頗有名望的兒媳。

說白了都是給人當正妻的,有哪個又是能忍受剛剛範雪凝那幸災樂禍的德行?

所謂的惡有惡報,怕是也不過如此了。

一個人影,忽然走出了人群。

“趕緊救人!記得萬萬不要碰到範姨孃的肚子,一定要將人托舉著推倒岸邊。”

“還有你們,速速去取來披風,再是準備出來一間乾淨的屋子。”

“讓人燒些熱水,還需一些銀炭,將屋子提前熏熱後,再是將窗戶推開通風。”

在眾人的驚愣中,那人已有條不紊地安排好了一切事宜。

但讓人想不到的是,那個人不是平萊王妃,而是太子妃!

太子妃跟這位範姨孃的曾經,可謂是轟動主城,隻要是個在主城土生土長的,誰又不知道範姨娘鳩占鵲巢,將太子妃攆出範家的事情?

哪怕就是到現在,太子妃在名義上都是冇有父親的人。

正常來說,太子妃跟範姨娘那就是不共戴天,但現在偏偏第一個張羅救人的是太子妃……

眾人表示,完全無法理解。

“你們不要碰我!我可是三皇子的人,豈是你們這些個下賤的東西可以碰的?放開我……”

湖裡麵,範雪凝掙脫開已經遊至到身邊的小廝,哪怕又是被灌了幾口湖水,仍舊不願讓小廝們觸碰她。

如此的不知好歹,先不說其他人,反正閻涵柏是忍不了了。

“既她自己不知好歹,咱們又何必跟著操心,所有人都看見了,是她自己不讓旁人救的。”閻涵柏走到範清遙的身邊,連事後被審問的說辭都是想好了。

範清遙卻道,“此事若是出自其他人的身上或許還能說的清楚,但出在三皇子的身上,就算你跟平萊王長了一萬張嘴怕都是要解釋不清的。”

“這些人都看著的……”

“你覺得當著愉貴妃的麵,又有幾個敢出麵作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