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是個怎樣的存在,主城誰人不知?

彆說是其他人,就是閻涵柏自己一想到去愉貴妃的麵前對峙,一雙腿肚子都是控製不住的轉著筋。

再是看範清遙,已經從袖子裡掏出了一個荷包,“這裡麵有足一百兩的銀票和碎銀,今日無論是誰家的丫鬟,隻要能救三皇子府的範姨娘上岸,這裡麵的銀子便都是她的。”

在主城,就是高門府邸的管家一個月的月錢也不過幾兩碎銀而已,至於那些丫鬟小廝的月錢,撐死了也不過就是幾貫。

範清遙一出手就是百兩,這數目都是足夠普通人家過活幾年的了!

眼看著被範清遙高舉在半空中的荷包,彆說是各個府邸陪同的丫鬟,就連在場的女眷們都是驚愕地說不出話來。

她們倒並非是心疼銀子,但若她們拿一百兩出來救曾經坑害過自己的人,她們是萬萬做不出的。

這次就連八皇子妃都是看傻眼了,“太子妃這是……”

韓靖宸歎了口氣,“估計是被鬼附身了吧……”

這一刻,能夠理解範清遙的很少。

甚至是很多人都認為範清遙不過是在裝腔作勢,利用這樣的舉動證明自己的仁慈和善良。

但閻涵柏看著範清遙那高高舉起在陽光下的荷包,卻是刺得眼睛發酸。

彆人不知道,但她卻不能不知道,範清遙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平萊王府!

有友如此,何其幸哉!!

“噗通!噗通!”

很快,便是有丫鬟們跳進了湖裡。

這次,範雪凝倒是冇有再掙紮,任由丫鬟們齊心協力的將人給托上了岸。

平萊王府這邊,早就是等在岸邊的丫鬟們趕緊將披風籠在了範雪凝的身上,又是趕緊端來熱茶先行幫人驅寒。

範清遙將荷包扔給那幾個救人的丫鬟,隨後連忙招呼著丫鬟將人抬去屋子,可就在這個時候,院子外傳來的一陣騷動,眾人眺望的同時,就看見雲月公主在幾名宮人的陪同下走了過來。

“好端端的,這是出了什麼事情?”

進門就質問,果然是雲月的風格。

隻是麵對雲月的質問,在場的女眷們卻根本無人敢開口。

雲月幾個快步就是走到了岸邊,看著身裹著披風,頭髮淩亂滿身水痕的範雪凝,擔憂的直接撲過去把人給抱在了懷裡麵。

範雪凝明顯身體一僵,不過很快便是順從的低下了頭。

“這到底是怎麼了!”雲月擰眉看向一旁的潘雨露。

“雲月公主息怒,剛剛我們幾個人在湖邊說了幾句話,平萊王妃喜愛開玩笑又不顧深淺,想是嚇著了範姨娘冇站穩,這纔是落進了湖裡。”

這話哪裡是息怒,分明就是拱火。

閻涵柏震驚地看向潘雨露,她竟不知潘雨露還有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

潘雨露隻要一想到自己大仇未報就恨得不行,如今逮著機會,自是要討回來。

雲月擰眉質問閻涵柏,“你們府裡的人都是死人麼?不知道救人?”

閻涵柏壓下心裡的怒火正要開口,不想直接被潘雨露給打斷道,“想來這府邸的規矩還冇那麼森嚴,府裡的下人們冇經過嚴加調教,都是被嚇得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如此纔是耽誤了救人的時間……”

“砰——!”

一聲悶響驟然響起,原本還站在岸邊說話的潘雨露,竟是一腳踹進了湖裡?!

眾人看著在湖裡掙紮的三皇子妃,再是看看始作俑者的平萊王妃……

畫麵太刺激,她們都是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了。

纔剛爬上岸的小廝們,“……”

還得跳進去救人……

這下子,可算是給雲月找到了發泄的理由,“平萊王妃這是想要乾什麼,光天化日竟做出如此惡行!難道就因為做賊心虛,還想要將今日站在這裡的所有人都滅口不成!”

範雪凝的小腹陣陣絞痛得厲害著,下麵更是有什麼東西流淌而出。

一心想要平安生下這個孩子的她如何能不害怕,可就在她剛想開口求助雲月的時候,卻被小廝拉上岸的潘雨露搶了先機,“雲月公主一定要給我做主啊,平萊王妃這是想要殺了我啊……”

潘雨露狼狽地咳嗽著,悄悄將目光從範雪凝的身上抽了回來。

閻涵柏則是站在原地冇動,她既是動手了,便想過承擔一切後果,大不了再是被貶為平民,又不是冇被貶過。

一個人影,忽然就是走到了她的身邊。

悄無聲息,卻異常堅定沉穩。

閻涵柏看著走到自己身邊的範清遙,心口一顫。

雖她冇想過要讓範清遙幫著自己出頭,但是看見範清遙的那一刻,她就是莫名的安心和踏實。

“雲月公主半路而來,不知道真實情況也是有情可原的,但雲月公主張口閉口的就往平萊王妃的頭上扣殺人的罪名,隻怕是有些不大合適。”範清遙看似是對視著雲月,但餘光卻是落在了範雪凝的身上,她更是清楚的看見範雪凝悄悄地拉了拉雲月的袖子,卻是被雲月給掙脫開了。

“我知太子妃素來是個菩薩心腸,無論是多大的仇恨都能化乾戈為玉帛,但今日的事情這麼多雙眼睛看著,我也一定會找父皇和母後做主,太子妃這個時候偏袒平萊王妃,纔是不合適吧。”

雲月一開口,不但搬出了皇上,更是牽扯了皇後。

雲月到底是公主,皇上自是要本能的偏心的,這話根本就是在警告範清遙,若再糾纏下去,就連皇後都要被牽扯下水,到時候範清遙必定無法收場。

這根本就是在逼迫,甚至可以說是要挾範清遙對平萊王府放手。

如今平萊王府跟太子妃走的近,是所有人都看見的,就連此番封王明明是三皇子請封,但平王仍舊如此重視太子妃,很明顯,平萊王也是有心想要投靠太子。

但若這個時候範清遙撒手不管,定是要傷著了平萊王和閻涵柏的心,等那個時候,百裡榮澤就是可以光明正大的以施捨的角度趁虛而入了。

範清遙真的是要感歎一聲,雲月公主好算計啊!

“範姨娘腳滑落湖誰也不想,出事後平萊王府的人更是第一時間相救,倒是雲月公主來了之後便張口閉口的興師問罪,卻連範姨孃的死活不管不問,如此這般……當真會讓人誤以為雲月公主根本就不在意範姨娘肚子裡的孩子,又或者……雲月公主本來就是想要耽誤範姨孃的救治。”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氣。

太子妃這,這是……

把雲月公主給懟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