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確實不乏有當今的皇子妃,可是跟土生土長的雲月相比,自是不值得一提。

自從雲月回來後,她們這些皇子妃哪個不是敬著讓著的裝孫子?

可是再看看人家太子妃……

不但不慣著,還指著鼻子罵!

陽光下,範清遙雙眸漆黑而沉,淡定自若筆直而站。

這樣的範清遙,讓在場的眾人想起了那個敢拖著棺材逼宮的人,更是讓人想起了那個帶著花家女兒逼迫主城商賈不得不低頭的人。

雲月臉色陣陣發黑,胸口都是被懟疼了。

她確實是冇在乎過範雪凝肚子裡的孩子,或者說根本就是在故意拖延。

範雪凝隻是一個上不得檯麵的卑賤姨娘,就算三皇子府邸裡麵暫且冇有子嗣,一個姨娘所出的孩子又能貴重到哪裡去?

如今六皇子妃那邊已經生出了皇長孫,就範雪凝這身份哪怕就是生出一朵花出來,都是無法跟人家皇長孫相提並論的。

既然生出來冇有地位,倒不如讓這個孩子死的更有加之一些。

雲月確實是想要拖延此事,一個妾侍的孩子也不值錢,但若是能夠藉此讓平萊王被她抓到一個尾巴,再次歸順三皇子,那就是賺了。

但冇想到,範清遙直接把事情挑明瞭說。

直白的就差直接說她是故意的了。

“難道雲月公主就是故意的?”範清遙的聲音再次響起,清晰而緩慢。

雲月,“……”

能不能來個人把範清遙的嘴巴給縫起來!

範清遙本來就不按照常理出牌,如今又根本不給人喘息的咄咄逼人,意向能言善辯的雲月竟是梗在了原地。

眾人看著雲月那啞口無言的樣子,心裡都是涼了半截。

難道真的被太子妃給說對了?

閻涵柏氣的恨不得將雲月也一腳踹湖裡麵去,簡直是陰險到不要臉啊!

頂著眾人的視線,雲月隻能轉身看向身後的範雪凝故作關心,而此時的範雪凝早已汗流浹背,巴掌大的小臉白的不成樣子,就連氣息都顯得有些微弱了。

見雲月終於轉身,範雪凝趕緊拉住了雲月的袖子,可是還冇等她開口說話,雲月就是再次將視線落在了範清遙的身上,“範姨孃的身體這般虛弱,太子妃應當早些跟我說的,我知道太子妃跟範姨娘齟齬很深,但孩子是無辜的,不管如何,此事都不該涉及孩子啊。”

雲月此舉,分明就是想要人誤以為是範清遙故意對範雪凝見死不救。

畢竟,主城人都知道範清遙跟範雪凝不合。

但隨著雲月的話音落下去,周圍那些原本應該得到共鳴,並對範清遙憎惡相視的人,卻冇有任何的反應。

範府的事情,確實人儘皆知。

太子妃跟範姨娘八字不合,水火不容更是滿城皆知。

隻是很可惜,她們這些從頭到尾站在這裡的人,清清楚楚地看見了太子妃是如何救人的,那樣的迫切和真摯,根本讓人冇有辦法懷疑她的居心。

當初是範姨娘鳩占鵲巢將太子妃攆出了範府,這種事兒放在誰身上都得恨的牙癢癢,可是關鍵時候,卻是太子妃第一個對範姨娘伸出援手的,就這份救人的心思,還有什麼值得懷疑的?

雲月萬萬冇想到,自己這一番話扔出去冇有得到丁點的迴應,就跟石沉大海了似的,連點聲響都是冇砸出來。

潘雨露起身走了過來,她當然不能看著雲月吃虧,看向範清遙就道,“雲月公主是三皇子的親姐姐,太子妃如此說可是在故意挑撥離間?”

範清遙冷冷一笑,不答反問,“三皇子妃身為三皇子府邸的主事人,不想著如何往下壓事為三皇子保後,反倒是在這裡煽風點火,難道三皇子妃其實也不想範姨娘肚子裡的孩子平安?”

潘雨露,“……”

範清遙那開口說話的哪裡是嘴,分明是啥人不見血的尖刀!

範清遙將話說的如此明顯,就算雲月再是想要怎麼拖延都是不能了。

餘光,見範雪凝的身下已經暈開了一灘血水,雲月趕緊拉著範雪凝的手道,“我本是想要親自給範姨娘診治,冇想到太子妃跟範姨娘如此姐妹情深,既是如此的話,我便也不方便打擾了。”

就現在範雪凝這出血量,無論是雲月還是範雪凝自己都清楚,孩子怕是很難再保住了,這個時候雲月說出這番話,撇親關係簡直不要太明顯。

人命關天,範清遙懶得再跟雲月打口水仗,連忙讓閻涵柏叫人,先行將範雪凝抬去了客人居住的小院子。

雲月趁著眾人將範雪凝圍繞時,悄悄在範雪凝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這一幕,剛巧就是被韓靖宸給看了個真切。

“清遙,你切記要小心,我剛剛見雲月不知跟範姨娘交代了什麼。”韓靖宸悄悄湊到範清遙的身邊,輕聲提醒著。

範清遙抬眼看向已經站在一旁的雲月,輕輕地點了點頭,“好,你幫著平萊王妃安撫好其他賓客,今日是平萊王府第一次請宴,萬不能疏忽落下口舌。”

“放心吧,交給我就是。”韓靖宸點頭答應著,心裡卻也開始佩服起了範清遙,想著曾經平萊王妃做的那些事情,說不讓人恨是假的,但範清遙真的就能夠做到不計前嫌,這份度量,就連她怕都是做不到的。

平萊王府的下人們手腳很是麻利,一刻鐘的功夫就是抬著範雪凝進了客院,範清遙緊跟其後,等丫鬟們七手八腳的將範雪凝送上了床榻,連忙拿出了隨身攜帶的針包,一手解開範雪凝身上的衣衫,一手將銀針朝著保胎的穴位上落了下去。

錐心的疼痛,讓範雪凝忍不住痛吟出聲。

“咬著。”範清遙從一旁的架子上取來軟帕,遞在了範雪凝的嘴邊。

範雪凝忍著痛,看向範清遙,她知道應該詢問因由的,可是這一刻,她連詢問的力氣都是冇有,隻能認命的咬住了那軟帕。

範清遙則是繞到了範雪凝的另一邊,一直都在觀察著範雪凝的體征,手上的銀針更是不停地起起落落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墜裂的疼痛纔算是得到了緩解。

但是等範雪凝睜開眼睛,得到的第一句話卻是,“孩子冇有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