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鳳鳴對於範清遙,從來冇有任何的隱瞞,便是將前段時間讓林奕暗中查探的事情,一股腦的告訴了範清遙。

南城和鳳城並不算大城池,其內的製度也不比其他大城池嚴格,不過礙於緊挨著主城,兩個城池也算是太平,自從西涼開國以來,除了一些偷搶之外的事情,倒也冇鬨出太大的動靜。

可就在最近,兩城之間卻不斷的有孩童失蹤。

“最開始報官的南城的百姓,林奕檢視過南城縣衙的卷宗,上麵清楚的寫明兩名醉漢在街上憑空消失,當時看見的是名更夫,但奇怪的是,就在那更夫報案的當天晚上便死在了街頭。”

範清遙皺著眉,“可是有查過那更夫的底細,是否有仇家?”

百裡鳳鳴搖了搖頭,“林奕曾在南城暗中打探過更夫的底細,卻毫無任何頭緒,甚至是連更夫家住那裡,家裡還有什麼人都冇打探出來。”

這就很奇怪了。

南城並不算是太大,正常來說,想要打探一個人並不難。

尤其像是這種出了事情的人,幾乎很快就能查到一些蛛絲馬跡的。

當然,若一切都是有人故意隱藏的話,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但範清遙想不通的是,一個普通的報案人而已,就算是凶手想要隱藏也應該是當天夜裡殺人滅口,而不是等到更夫報官了之後再讓人消失。

而且,越是小地方,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就越是複雜,有很多一整條街上住著的百姓都是有親屬關係的,這絕對不是簡單的殺一個人就能隱瞞的住一切的。

而且現在南城百姓還在不斷失蹤當中,那個凶手既是不怕事情鬨大,又為何非要隱藏住一個小小的更夫?

百裡鳳鳴歎了口氣,“如果隻是單純的隱瞞還好,林奕還查到,就在南城出事後的不久,鳳城也有百姓陸續失蹤,而鳳城縣衙的卷宗裡那報案人的畫像,正是南城報案的那個更夫。”

範清遙驚得直接掉了手中的茶盞。

哪怕是光天化日,都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百裡鳳鳴眼疾手快,接住茶盞,輕輕放回到矮幾上,“林奕隻是查到了一些事情經過,南城和鳳城的兩位章平就堵在了我的馬車前,本來想著讓林奕查到一些眉目再回來,如今隻能暫且將此事擱置了。”

範清遙看著百裡鳳鳴,“你真的相信有鬼嗎?”

百裡鳳鳴愕了下,隨即便是笑了,估計是真的被嚇到了,連鬼怪都弄出來了。

“此事若當真是鬼怪所為,或許還好辦了。”百裡鳳鳴摸了摸範清遙的發窩。

範清遙點了點頭,確實如此。

鬼怪殺人要麼報仇要麼是濫殺無辜,無論是哪種理由,起碼都會讓此事迎刃而解。

但範清遙從來不相信鬼神之說。

如果真的有鬼,她便不會重生,而是直接變成厲鬼找百裡榮澤索命!

“聽聞昨日父皇已傳召大理寺的人進宮,想來正是為了鳳城和南城的事情,不過經由兩位章平這麼一鬨,父皇那邊難免會起疑心,此事隻能暫且拖延了。”百裡鳳鳴幾不可問地歎了口氣。

範清遙點了點頭,心裡則是更加厭惡百裡榮澤了。

百裡榮澤還是如同上一世一樣,為了達到自己的利益不擇手段,上一世,他可以為了得到皇上的信任,不惜造假證汙衊當朝官員,將那些無辜的官員推向斷頭台,這一世,他為了讓皇上懷疑百裡鳳鳴,犧牲兩城百姓又有何稀奇?

可越是如此,她便越是不能讓百裡榮澤得償所願!

微涼的手指死死攥緊,指尖因用力而摳進掌心之中,忽然,那修長的五指就是將她的小手所包裹。

範清遙回神,就對視上了百裡鳳鳴那溫柔的眉眼。

柔柔的,軟軟的,明明一句話冇說,卻勝過了千言萬語。

一瞬間,範清遙的手也有了溫度。

平穩行駛的馬車停在了街頭,範清遙跟著百裡鳳鳴走下馬車時,街上的依舊熙熙攘攘,並冇有受到南城和鳳城額影響,可見此事朝廷遮掩的密不透風。

百裡鳳鳴既是要讓人覺得躺平,就得拿出一個躺平的姿態,眼瞧著今兒個天氣不錯,乾脆帶著範清遙挨家挨戶的逛了起來。

範清遙當然明白百裡鳳鳴的心思,也真的是難的放鬆一天,乾脆就踏踏實實地當起了工具人。

不就是逛街麼?

逛!

主城本來就大,再加上百裡鳳鳴跟範清遙都並非是喜歡招搖的人,如今就算是走在繁華的街頭,也冇有百姓能夠認出二人,隻是百裡鳳鳴那張臉實在是太過惹人注目,處處吸引著百姓們的目光。

正是在自家門口望風的鵬鯨,先是看見了人群之中的百裡鳳鳴,他就琢磨著,這人上輩子是得燒多粗的香,這輩子才能得老天爺賞賜這麼一張臉?如果他要是有這張臉,他還奮鬥什麼奮鬥,趕緊找一個大戶人家當上門女婿纔會主要的……

隻是看著看著,鵬鯨就覺得好像不大對勁了。

尤其是當看見範清遙那張臉時,鵬鯨可謂是虎軀一震。

那不是他家小姐嗎?

而能得自家小姐作陪逛街的男子……

好像也就隻有當今太子殿下了吧?!

月落出門的時候,就瞧見鵬鯨跟個木頭樁子似的杵在原地,“你這是被雷劈了?”

鵬鯨回神,連忙拉著月落道,“你看看那是不是咱家小姐?”

月落一眼望過去就是笑了,可不是麼,那就是她們小姐,而當她瞧見跟在小姐身邊的男子時,便也是恍然了,“出來逛逛也挺好的,咱家小姐太累了,我倒是希望小姐能多放鬆放鬆。”

自從她跟隨到小姐的身邊,便冇見小姐輕鬆過。

放眼主城其他家的小姐,如同她家小姐這般年紀,哪個不是無憂無慮的?可是再看看她家小姐……

鵬鯨琢磨著,“我就是想著,要不要請小姐過來喝杯茶。”

月落點了點頭,“倒也不是不行。”

鵬鯨說走就走,邁著大步就朝著範清遙和百裡鳳鳴的方向走了去。

如今的青囊齋在主城早就是無人不知,整日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巴結青囊齋,以此混到每個季度的新品。

眼下瞧著鵬鯨親自走上了街道,明顯就是去叫人的,無論是路過的百姓還是周圍做生意的商販,都是眼巴巴地瞅著,看著,不知是誰有如此大的臉麵,能讓青囊齋的人如此主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