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了臘月,家家戶戶已經開始提前準備起了年貨。

花家自也是要跟著早早準備著,而就在這最忙的時候,武秋濯的肚子有了反應。

範清遙抵達院子的時候,就看見哥哥和外祖父都是站在了院子裡。

在西涼,女子生孩子這種事情,男子是絕不能進去的。

範清遙心裡惦念著嫂子,也是不便跟哥哥和外祖多說什麼,點頭示意了一下,便是拎著藥箱子匆匆進了門。

此時的屋子裡,武秋濯正在荷嬤嬤的攙扶下,來回的走動著。

陶玉賢則是命人準備著熱水,更換好床單被褥,見範清遙進了門,連忙將人叫了過來,“你嫂子這一胎有些歪,我提前就已經給他矯正過,但剛剛摸了摸效果並不算是太好,一會還需你幫忙照應一二。”

“外祖母放心,嫂子那邊交給我就是。”範清遙是冇生產過,但兩世學醫,這些書本上的東西早就是滾瓜爛熟了。

武秋濯那邊胎動的並不是很厲害,一兩個時辰纔會疼上一次。

陶玉賢不放心府裡做的吃食,親自出去監督了,不多時,荷嬤嬤便是親自端著一個托盤進了門,上麵擺放著的都是武秋濯平日裡愛吃的。

等武秋濯吃完了,便是要繼續在地上走動。

一直持續到了晚上,武秋濯已經是疼得站不起來了。

範清遙知道差不多了,便是讓人將武秋濯扶去了床榻上,擼著袖子將早已準備好的藥油抹在在高高隆起的肚子上,以銀針先行將胎兒的位置固定出來,再是尋著胎兒的頭輕輕地往下推動著。

陶玉賢這邊也是不敢耽擱,一直都在檢視著武秋濯下麵的情況。

子時剛過,一聲嘹亮的啼哭終於響徹在了西郊府邸。

“嗚啊啊啊……嗚啊啊啊……!”

都是在外麵凍到身體發麻的花豐寧,直接就是愣住了。

荷嬤嬤從裡麵探出了頭,看著花豐寧笑著道,“恭喜大少爺,是個哥兒。”

花豐寧聽著這話漸漸回神,臉上卻是冇有半分初為人父的笑容。

花耀庭一眼就是看出了自家孫子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母子平安就是大喜事,其他的事情你無需多想……”

話還冇說完,花豐寧忽然邁著大步就往屋子裡麵衝了去。

產房裡的熱氣和血氣,順勢就是被花豐寧身上的涼氣給衝散了,範清遙和陶玉賢看著忽然進門的花豐寧都是一愣。

就在這個時候,花豐寧一把搶過擺在武秋濯臉邊的兒子,看著那繈褓裡的小東西,咬了咬牙就是舉起手,作勢就要往地上摔!

原本臉上還帶著笑容的武秋濯都是懵了,“相公,你這是要做什麼?”

花豐寧滿眼虧欠的看著妻子,“秋濯,就當是我花豐寧欠了你的,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罷,這個孩子絕對不能要。”

武秋濯震驚地看著花豐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若是彆人家有了後,還不知要如何的欣喜,可為什麼她的孩子剛出生就要被自己的親生父親給摔死?

本來生產就是虛弱,再經由這麼一嚇,武秋濯直接昏死了過去。

“老,老夫人,大奶奶出了好多血!”一旁的丫鬟嚇傻了。

原本想要去阻攔花豐寧的陶玉賢,隻得轉身去檢視武秋濯。

“花豐寧!你瘋了?”在外麵聽見動靜的花耀庭大步進了產房,看著被高舉在半空中的重孫子,怒不可遏,一巴掌打在了花豐寧的臉上。

“啪——!”

原本鬧鬨哄的產房,瞬時安靜了下來。

屋子裡麵的丫鬟紛紛退了出去,連頭都是不敢抬。

花豐寧的半張臉瞬間腫脹不堪,可饒是如此,那高高舉起的手臂仍舊冇有落下。

這是他自己的骨肉,他如何不心疼?

可就算再怎麼疼,這個孩子也絕不能留下,不然花家必定引來大禍!

花耀庭見此,一把將孩子搶了過來,看向花豐寧道,“你跟我去書房。”

花豐寧看著祖父的背影,咬了咬牙沉默地跟了上去。

範清遙看向外祖母,“嫂子交給我就是。”

陶玉賢點了點頭,連淨手都是來不及,就這麼滿手鮮血的出了門。

範清遙仔細給武秋濯止了血,再是讓外麵的丫鬟去燉了蔘湯。

屋子裡的血氣還未曾散去,一下下充斥著鼻息。

在西涼,甚至是在皇宮裡麵,冇有大夫敢辨彆男女,一旦查出,是要砍頭的死罪。

陶家醫術,涉及之廣,卻唯獨不交人辨彆孩兒性彆之法。

外祖母不會,但範清遙卻懂。

上一世,範清遙一心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更是希望能一舉得男為百裡榮澤傳宗接代,纔會學了這陶家的禁術。

所以若是範清遙想,早就會知道孩子的性彆為何。

她冇有如此做,就是想要一切順從天意,而她其實早就是想好了所謂的退路。

差不多一刻鐘後,武秋濯才幽幽睜開眼睛。

意識清醒的瞬間,她掙紮著就要起身,“孩子,我的孩子……”

範清遙一把將人按住,輕聲道,“嫂子彆擔心,孩子被外祖父帶走了,哥哥被叫去書房了,外祖母也是在的。”

武秋濯的心其實還是放心不下的,但她下麵的血纔剛止住,這樣的她連地都是下不去,又何談出門?

重重地倒回到了床榻上,武秋濯隻能無聲地流著淚。

自從她嫁進了花家後,家裡麵的人待她都是極好的,相公對她也是恩愛有加,哪怕在她懷胎十月這段日子,也是始終陪在她的身邊,從來冇有過納妾的心思。

不過武秋濯倒是記得,隨著她的肚子愈發漸大,有好幾次深夜醒來,她都看見夫君坐在一旁發呆,當時的她隻當他是歡喜的,可現在看來,根本就是她想錯了。

“嫂子委屈是應該的,若換成是我,我也會極力保住我的孩子。”範清遙拿出手帕,輕輕擦拭著武秋濯臉上的淚珠。

“清遙,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武秋濯無助地看向範清遙。

範清遙搖了搖頭,“嫂子冇有做過,哥哥也冇有做錯,錯的是那個永遠高高在上,卻從來都不承認自己有錯的那個人。”

武秋濯心臟一緊,這話說的難道是……

當今聖上?!

“想來嫂子也知道以前的花家經曆過什麼,那麼就應該明白,皇上對花家的猜忌有多深,如今花家能夠平穩度日,那是因為哥哥雖是花家之後,卻與朝政無關。”

“這樣難道不好嗎?”武秋濯當然聽過花家的事情,但她以為早就是塵埃落定了,而且她嫁給花豐寧,圖的是他這個人,從來冇想過要他飛黃騰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