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時辰後,花耀庭就是換上朝服坐上了馬車。

昨日花家實在是鬨騰的太晚了,府裡的下人也都是剛剛睡著,範昭也懶得再去找車伕過來,乾脆就是自己駕著馬車送花耀庭進宮去了。

如今朝堂上都是在推舉究竟誰去鳳城和南城查辦更為合適,大臣們意見不統一,皇上也始終沉默不語,花耀庭原本想著想要毛遂自薦來著,但是現在卻低著頭地站在一旁,任由大臣們吵到不可開交。

朝堂上,吐沫星子滿天飛。

皇上是黑著臉退朝的。

花耀庭下了朝便是留在了禦前等著進諫,結果就被告知皇上已經去了鳳儀宮。

花耀庭周了皺眉,“如此,我便是等著下午再進諫。”

白荼見人這麼執拗,頭都是疼死了,可想著到底是太子殿下未來的嶽丈,隻能再次開口勸說著,“花老將軍,皇上這幾日為了兩城的事情過度操勞,本來心情就是不順,您又何必這個時候找不快呢?”

想要進宮麵聖,那肯定是有求於皇上。

既是如此,皇上的心情當然很重要了。

白荼是真的為了花耀庭考慮,纔多嘴勸說的。

花耀庭在朝堂上起起伏伏了幾十年,善意和虛偽的眼神還是能夠分辨出的,見白荼是真心勸說,纔是又道,“既是如此的話,那我就先出宮了,勞煩白總管了。”

白荼鬆了口氣,說實話,就花老將軍那一身征戰沙場的殺氣,就是他瞧見了腿肚子都跟著轉筋,想著自己還要去鳳儀宮fushi皇上,便是找來了新被提攜到禦前的孫德福去送花耀庭。

花耀庭跟著孫德福一路朝著宮門的方向走了去,總是放不下心裡的事情。

等站到宮門口時,他便是看向了孫德福道,“今日我想要進諫皇上的心意,還希望孫公公能夠跟白總管說一聲,務必讓白總管將話遞到皇上的麵前纔是。”

孫德福看著花耀庭就是笑了,“真是僅是不同往日了,花家有了後就是不同,花老將軍都是能在宮裡麵隨意吩咐禦前的人了。”

花耀庭一身戰功顯赫,在這個宮裡麵除了皇上之外,還看過誰的臉色?

可現在卻是不同,花耀庭有求於人,哪怕再是一身的傲骨,這個時候也必須要放一放了,“孫公公這話就嚴重了,我家孫子確實昨日得了一子,繈褓之中的孩兒能不能養大尚且不提,我為官數十載,該懂的規矩還是懂的,今日我之所以想要進諫,就是想要主動辭官告老還鄉,還希望孫公公幫忙傳句話纔是。”

一個宮裡麵當差的太監,都知道了花家有後的事,可見這訊息傳的有多快。

花耀庭甚至不得不懷疑,皇上根本就是拖延著不想見他,以此來暗中觀察,花家究竟存了怎樣的心思。

越是這樣,花耀庭就越是要表明來意。

孫德福卻似笑非笑地道,“花老將軍不虧是在朝堂上風生水起了幾十年的老人,說話辦事簡直是滴水不漏,不過想想也是,正是花家老將軍懂的裝模作樣,今日才能夠讓花家添丁進口,如此說來,當真是讓人好生佩服。”

這分明是再罵花耀庭故意在朝堂上裝孫子,以此得了真的重孫子!

這孫德福以前就是禦前的人,但卻挨不到皇上的身邊,花耀庭跟禦前的人素來冇有什麼過往,但卻能實打實感受道孫德福的惡意。

如今被一個奴才指著鼻子罵,花耀庭袖子下的拳頭都是攥緊了!

可是見不到皇上,花耀庭現在也不能真的把事情鬨起來,不然隻怕是要再給彆有居心的人拿去大做文章。

“既是如此,就不勞煩孫公公了。”花耀庭挺起胸膛,既這人無心幫他,他也冇必要繼續浪費自己的時間。

花耀庭身上的殺氣,是多年征戰所得來的,如今一旦直起胸膛,那股子無形的壓迫感瞬間就是籠罩在了孫德福的頭頂上。

孫德福的冷汗都是落了下來。

花耀庭又是重重地掃了孫德福一眼,這纔是出了宮門。

等外宮門外的範昭早就是瞧見了宮門前的一幕,見老爺出了門,忙走過來道,“老爺犯不著跟一個狗奴才置氣,狗眼看人低的東西早晚有人整治。”

範昭本就是踩在刀尖上舔血上過日子的人,如今就算跟著花家從良了,但骨子裡那生性勁兒卻仍舊是還在的,如今這話雖是跟花耀庭說的,但完全冇有壓低的音量,也同樣讓宮門前的侍衛連同孫德福聽得清楚。

孫德福氣的臉色發黑,好,好,好一個花家,給他等著!

此時的西郊府邸裡,範清遙早就是已經收拾妥當,就等著吃了午飯後進宮,再是想辦法去禦前進諫,結果就聽見府門口的方向鬧鬨哄的。

凝涵是個麻利的,趕忙就是跑出院子打探,冇過多久就是氣喘籲籲的回來道,“小姐不好了,您趕緊去正院看看吧,好像是老爺被打了!”

範清遙隻覺得腦袋轟一下,連忙提著裙子出了門。

正院裡,陶玉賢正在給花耀庭包紮著,人冇有大事,都是一些皮外傷,可饒是如此肉眼看著還是陣陣讓人心裡發慌,尤其是那順著眉毛往下流淌著的鮮血,把幾個兒媳給嚇得臉都白了。

“這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啊!”

“就是的,好端端的怎麼會被打?”

“咱們要不要去報官啊!”

麵對兒媳婦們的七嘴八舌,花耀庭就是掃了一眼門口的範清遙,隨即收回目光道,“到了年底下,總是會有一些不要命的攔路搶劫,好在隻是輕傷,如今咱們花家不能再鬨出太大的動靜,此事你們也就當不知道。”

花耀庭的話,在花家就是命令,花家的幾個兒媳雖不甘心,卻也不敢再多言。

花耀庭這纔是看向範清遙道,“冇事了,你也回你的院子去吧,年底下主城亂糟糟的,你也少出門纔是。”

範清遙點了點頭,跟著舅娘們一同出了正院。

陶玉賢看著範清遙離去的背影,重重地歎了一聲,“小清遙那孩子一向聰明,老爺確定真的能瞞得住?”

花耀庭也是歎了口氣,到底什麼都冇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